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泻药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咬牙,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她道,“肯定是四姑娘,奴婢去之前,四姑娘去褚玉苑找二姑娘玩,府里的主子,除了姑娘,谁还理会二姑娘,更别提四姑娘还给二姑娘带了两盘子糕点,还有一串糖葫芦,二姑娘知道我爱吃,就把糖葫芦赏给奴婢了。”

    卫明绮给卫明蕙下泻药,再正常不过了,这一拉肚子,都虚弱的都不动路,明天一天好转不了,自然就没法去穆王府参加赏荷宴。

    卫明蕙去不了,这名额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卫明绮头上。

    卫明柔为了四皇子妃的位置都狠心对胞姐下手,卫明绮为了参加宴会,给卫明蕙下点泻药,明妧一点都不大惊小怪。

    可出乎明妧意料的是雪雁从褚玉苑回来,告诉她道,“二姑娘和四儿都没事,两人因为能出府,正兴奋的睡不着,她们没事,奴婢也就没把止泻药给她们了。”

    大晚上的,提着灯笼给人送止泻药,不惹人起疑才怪。

    雪雁做的对,但喜儿就哭了,“她们都没事,那我怎么就被人下了泻药?四姑娘送的糕点我吃了两块,那串糖葫芦,也是我和四儿分着吃完的。”

    如果真是卫明绮下的泻药,没道理就她倒霉,四儿安然无恙,是她冤枉了卫明绮吗?

    这泻药的价格可不便宜,府里的丫鬟为了挣钱,熬夜绣荷包帕子卖,应该没有丫鬟为了惩罚喜儿,下这么大的本钱吧?

    喜儿肚子疼,“不行,肚子好疼……”

    话音未落,人已经捂着肚子跑出去了。

    暂时洗刷了卫明绮的嫌疑,但明妧没有就此放下戒备之心,如果卫明绮真的是冲着穆王府赏荷宴去的,这一次是喜儿替卫明蕙中招,她一定还会再出手。

    她派人盯着,瓮中捉鳖就是。

    翌日,卫明绮起床,就问丫鬟道,“褚玉苑那边怎么样了?”

    丫鬟摇头道,“还没有消息传来。”

    卫明绮醒来的好心情,听了这句话后,带了几分阴霾,那么猛的泻药,一头牛都能泄的站不起来,一小包,全吃下去能要人命,她和卫明蕙无冤无仇,她只是想去参加宴会,遂只在第一颗糖葫芦上沾了一点泻药粉。

    虽然少,但药性强,怎么可能吃下去没事呢,就算二太太不喜欢卫明蕙,也不至于她拉一晚上肚子,不给她请大夫看看,难不成,舍不得糖葫芦,一直没吃?

    想到这种可能,卫明绮脸就拉的老长,好歹也是定北侯府的女儿,至于一串糖葫芦也舍不得吃吗?!

    “把药粉拿给我。”

    穿好衣裳后,卫明蕙吩咐丫鬟道。

    和往常一样,明妧吃了早饭,就去长晖院给老太太请安,陪着她说会儿话,就福身告退。

    天气好,明妧在花园里逛了会儿,正打算回菡萏苑,一小丫鬟跑过来道,“姑娘,四姑娘去西院了。”

    时辰还这么早,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既然是去抓人的,明妧没有耽搁,直接迈步朝西院走去。

    刚迈过西院的月形拱门,就听到一旁扫落叶的丫鬟在碎嘴,“真是奇怪了,什么时候咱们二姑娘也成香饽饽了,大姑娘来就算了,四姑娘连着两天往褚玉苑跑,实在是奇怪。”

    另外一丫鬟则道,“我听说表姑娘给五姑娘送了一只玉镯,把五姑娘哄高兴了,带她去穆王府参加宴会,四姑娘就去不了了,她肯定是来说服咱们二姑娘把机会让给她的。”

    “难怪……”

    明妧迈步朝褚玉苑走去,刚走到院子,就听丫鬟欢快的喊到,“姑娘,大姑娘来看你了!”

    至于这么激动吗?

    明妧迈步往前,那边卫明蕙从屋子里出来,本来急切的脚步,在看到明妧后,反倒停了下来。

    见卫明蕙眸光躲闪,似乎怕见到她,明妧猜可能是因为误会她,觉得自己没心没肺,怕她责怪。

    明妧笑着走上前,身后卫明绮走出来,笑道,“一听丫鬟禀告,二姐姐腾身而起就跑了出来,我来,二姐姐可没这么激动,她喜欢大姐姐你,你往后可要多来陪她说说话。”

    明妧笑道,“四妹妹常和二妹妹玩,她也会这么欢迎你。”

    卫明绮脸有一抹尴尬,卫明蕙见明妧朝她笑,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大着胆子牵过明妧的手,让她进屋坐。

    四儿则去给明妧倒茶。

    花梨木桌子上,摆了两盏茶,一盏是卫明蕙的,一盏是卫明绮的。

    明妧眼尖,看到卫明蕙茶盏边有一点点粉末,应该是方才卫明蕙跑出去迎接她,她趁机给下了药。

    明妧望着卫明绮道,“四妹妹怎么有空来褚玉苑,还不带丫鬟。”

    卫明绮笑道,“春兰在院子里帮我找耳坠,昨晚临睡前,才发现掉了一只耳坠,丫鬟找了一圈,也没瞧见,想着白日里来过褚玉苑,还转了一圈,可能丢在褚玉苑了,就过来瞧瞧。”

    那边四儿端了茶进来,明妧眼睛不着痕迹的在屋子里扫了一圈,见临窗处有一只鹦鹉,她就起了身,走过去道,“这只鹦鹉可真漂亮。”

    卫明蕙跟着起了身,拿食物来,让明妧喂鹦鹉吃。

    “好吃!”

    “好吃!”

    鹦鹉叫的很欢快。

    卫明蕙笑容灿烂。

    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卫明绮都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高兴,连只鸟都会说话,她什么都不会说,还能笑的出来。

    明妧喂她吃,鹦鹉叫道,“大姑娘漂亮!大姑娘漂亮!”

    “它还认得我呢?”明妧觉得新奇。

    卫明绮两眼一翻,走过来,道,“大姐姐,你忘了,这是你苏家三表哥送你的鹦鹉,二姐姐喜欢,你就送给她解闷了。”

    她和卫明依都喜欢,可她只给不会说话的卫明蕙。

    明妧,“……”

    把手里的食物喂完,明妧拍拍手,回头看了眼雪雁,雪雁点点头,明妧就笑道,“喝茶吧。”

    三人坐下。

    明妧端起茶,用茶盏盖轻轻拨弄了下,然后呷了一口。

    茶,味道一般。

    她不擅品茶,可喝惯了好茶,这么劣质的茶,一喝就喝出来了。

    卫明绮也只意思了一口,把茶盏放下时,还和明妧交换了一眼神,二太太对女儿太不上心了,今年新茶都送进府了,还给二姐姐喝去年的剩茶。

    卫明蕙大概是喝习惯了,觉得口渴,一盏茶,她喝了一半。

    卫明绮见了,眼底的笑意更深。

    小坐了会儿,卫明绮就起身告辞,“我就不留下来妨碍你们说体己话了,改日我再来陪二姐姐你逛园子。”

    她一走,卫明蕙就拉着明妧去看花园看她新种的兰花。

    四儿跟在后头,望着雪雁,要将疑惑问出来,雪雁笑道,“不要问,很快你就知道了。”

    四儿心里跟猫挠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