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家丑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半时辰后,卫明绮腹疼不止的消息就传到了褚玉苑,四儿听后,脸拉的老长。

    难怪雪雁要把二姑娘和四姑娘的茶调换了,原来四姑娘在她们家姑娘的茶里下了泻药!

    要不是大姑娘赶来,二姑娘就中招了!

    四儿把这事和卫明蕙一说,卫明蕙气的吭哧哼哧。

    再说卫明绮,虽然只喝了一小口茶,但她下的分量重,不比喜儿轻松。

    她肚子一疼,春兰吓的赶紧请大夫进府。

    等大夫拎着药箱子来,卫明绮娇弱的身子骨只剩半条命了,大夫一说吃了泻药,她脱口一句,“怎么可能?!”

    大夫有些不大高兴,“姑娘的确是误食了泻药。”

    三太太在一旁,替卫明绮赔礼道,“大夫医术高超,断不会诊错,小女的意思是希望大夫能保密,家丑不可外扬。”

    大夫点头,道,“是我没领会姑娘的意思,我这就开药方,不出三天,姑娘就活蹦乱跳了。”

    丫鬟领着大夫过去开药方,然后送上诊金,再送大夫出府。

    老太太得知卫明绮腹疼的消息,派了玳瑁来探望,三太太道,“中午小憩,着了凉,大夫瞧过了,没什么大碍,让老太太担忧了。”

    玳瑁点头道,“四姑娘没事就好,奴婢这就去回了老太太。”

    等玳瑁一走,三太太就望着卫明绮道,“到底怎么回事?”

    她给人下泻药,怎么被下药的没事,她这个下药的反倒肚子疼了。

    卫明绮也想不明白呢,“娘,我是亲眼看到二姐姐把那杯茶喝下去的……”

    三太太就道,“怕是你下药被人看见,趁你不注意,把茶调换了,只是褚玉苑里怎么会有这么精明的丫鬟?”

    要真这么精明,就不会得罪她们了,而是悄无声息的禀告二太太。

    卫明绮仔细回想了下当时的情况,想到什么,她猛然抬头,咬牙切齿道,“是大姐姐!”

    听完事情的经过,三太太脸色阴沉,觉得以前太小瞧了明妧,难怪二太太接连栽她手里,她叮嘱卫明绮道,“这事就当做没有发生,待会儿你大姐姐来探望你,什么都不要提。”

    卫明绮心底把明妧恨个半死,但她知道怎么做对她好,事情闹大,头一个倒霉的就是她,偷鸡不成蚀把米,会笑掉人大牙的。

    卫明绮腹疼不止的消息传开,连老太太都派了大丫鬟来过问,明妧这些姐妹自然要来关怀一二。

    明妧只是走个过场,说几句场面话,谢婉华的话就扎心了,她道,“四表妹莫不是为了不让我愧疚,才病这一遭的吧,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去穆王府参加赏荷宴的机会让给你……”

    言外之意,现在好了,就是让给你,你也去不了。

    卫明绮脸一阵红一阵紫,要不是她和她争,她至于想着去算计卫明蕙,最后祸及己身吗?!

    得了便宜还卖乖!

    本来吃了药,肚子好受几分,被谢婉华一气,又开始疼了。

    谢婉华是故意说的,她一直维持温婉大方的表姑娘形象,因为她和卫明绮她们没有利益之争,这两天为了争那一个名额,好东西接连往外送,她也心疼啊。

    卫明绮要是早点放弃,最后那镯子她不用再送了。

    丫鬟扶着卫明绮起身,明妧她们就告辞了。

    等她们走到屏风处时,卫明绮转身望来,眸底一抹寒芒一闪而逝。

    ……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明妧就被雪雁叫醒,睡眼惺忪的站在那里,任由雪雁伺候她穿衣。

    出去参加宴会,丫鬟比她还要兴奋,尤其是雪雁,喜儿肚子疼虽然好了,但气色欠佳,只能由雪雁跟她去了。

    喜儿肠子悔青,坐在床上狠狠的拍自己的嘴,叫你贪吃!

    一袭蓝色蜀锦裙裳,裙摆上绣着杜鹃花,纤腰不盈一握,胭脂淡抹,如同两朵琼花绽放腮边,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流盼生辉的眸子,如清泉映月,引人入胜,又令人陶醉。

    雪雁拿出明妧珍藏的一对血玉簪,替明妧插于发髻上,左右看看,又将明妧腰间佩戴好的荷包取下,把苏梨她们送来的荷包戴上,正好和血玉簪遥相呼应,忍不住惊艳道,“姑娘真美,今儿一定能艳压群芳。”

    “我就是去看热闹的,”明妧笑道。

    外面,丫鬟端了饭菜进来,明妧和往常一样吃七分饱,雪雁道,“姑娘再吃一点吧,在宴会上多吃,会被人笑话的。”

    至于吗?

    明妧两眼一翻,手中筷子却伸了出去,夹了个金灿灿的蛋饺塞嘴里,蛋的鲜美和肉的香嫩在唇舌间溢开,齿颊留香,明妧毫不犹豫的又夹了一个。

    如果说她和卫明妧有什么想通之处,就是都喜欢吃蛋饺了。

    九分饱后,明妧歇了筷子,擦拭嘴角,又净了手,就带着雪雁去长晖院。

    刚出菡萏苑,就看到卫明蕙带着四儿走过来,她一袭桃红色裙裳,额心坠着链子,远远看去,上面的红宝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她完全可以等明妧可过去,可她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比朝霞还要美。

    四儿最更甜,福身请安,“见过大姑娘。”

    明妧夸卫明蕙的打扮好看,卫明蕙被夸的脸红,四儿则道,“都是喜儿的功劳。”

    就是她和姑娘把喜儿给坑惨了,一串糖葫芦害的喜儿跑了十几趟茅厕,她都怕见喜儿了,回头她多买些好吃的向喜儿赔罪。

    明妧以为她和卫明蕙算早的了,没想到卫明依早就到了,正陪老太太说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哄的老太太直笑,“就数你嘴甜,今儿怕是吃了不少的蜜吧?”

    卫明依靠着老太太撒娇,“哪有……”

    见明妧和卫明蕙上前见礼,卫明依坐正了身子,将两人的打扮收于眼底,不得不说,她们两个可真漂亮,她还想着力压群芳,光彩夺目,连自家姐妹都比不过,顿时高昂的兴致消了三分。

    老太太眸光在卫明蕙脸上多逗留了几秒,眸底闪过一抹惋惜。

    可惜了这张漂亮脸蛋,说不了话,没有人会登门求亲。

    四太太坐在一旁,道,“我怎么瞧着明蕙比之前变了不少,不仅更漂亮了,而且眉间也神采了几分?”

    老太太还以为是她的错觉呢,原来不止她一个人看出来了。

    明妧望向卫明蕙,因为知道自己过不多久能开口说话,不再觉得低人一等,人自信了,自然神采飞扬。

    三太太则对明妧腰间的荷包更感兴趣,“这荷包倒是别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