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痛恨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笑道,“三婶好眼力,这是前两天苏家表妹来看我,送我的,是朝霞锦做嫁衣时剪掉来的边角料做的。”

    “难怪这么漂亮,”三太太笑道,“怕是这一小荷包,都要比你身上这一套蜀锦的裙裳要贵重几分。”

    明妧一笑回应。

    卫明依坐不住道,“时辰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明妧眼睛望了一圈,没瞧见谢婉华,就道,“表妹还没来呢,不等她了?”

    卫明依起身道,“表姐去不了了,早上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把脚给崴了。”

    这么倒霉……

    明妧有些同情正在屋子里捶被子泄愤的谢婉华。

    既然去不了,那肯定不用等她了,明妧正要起身,外面二太太进来,望着她道,“这是要出府了?”

    明妧应了一声,二太太就道,“你执意要带明蕙出府,她也想去,我这才同意,她不会说话,也没怎么出去过,你可要照顾好她。”

    明妧还没应下,二太太又叮嘱卫明蕙道,“到了穆王府,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大姐姐,出了什么事,可就没有下回了。”

    卫明蕙点头如小鸡啄米。

    一通叮嘱完,才放她们离开。

    侯府门前停了两辆奢华的马车,卫明依见了就道,“大姐姐,我和你们挤挤吧,我一个人多闷啊。”

    定北侯府距离穆王府有些远,穿了三条闹街,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到穆王府所在的街,来穆王府参加宴会的人不少,明妧很荣幸的感受到了古代的堵车。

    穆王府前,是两座威武的石狮子,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璀璨无比。

    门前,丫鬟和小厮迎客,络绎不绝。

    明妧的请帖是独一份的,看到请帖后,小厮道,“是卫大姑娘到了,郡主方才还派人来问,快里面请。”

    一个模样标志的丫鬟上前见礼,然后前头带路。

    不少人都望过来,窃窃私语,“她就是定北侯府嫡女,和四皇子妃之位失之交臂,即将嫁给镇南王世子冲喜的卫大姑娘?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又有人道,“不是说今儿邀请的都是没有定亲的姑娘和世家少爷吗,怎么她也来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卫大姑娘是出嫁冲喜,但保不齐一年之后,就是自由之身,到时候以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出嫁,夫君变兄长……”

    “定北侯救过皇上,镇南王手握重兵,权倾朝野,往后还有谁敢小瞧了她去?”

    ……

    这些话,明妧听了几耳朵,过了二门,走了没几步,就看到清宜郡主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走过来,笑容堆砌,人比花娇。

    “明妧姐姐,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她亲昵的拉着她的手道。

    明妧则道,“我还想着我是不是不应该来,我方才听说今儿来的都是没有定亲的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

    有这条限定,一个名词呼之欲出,相亲。

    姥姥的,她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相亲了。

    她要早知道是相亲,说什么也不来。

    清宜郡主见明妧问起,就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一个月前,我母妃和其他几位贵夫人在一起闲聊,聊到大哥的亲事,都想找些大家闺秀进府相看,这不一拍即合,决定热热闹闹的办个宴会,她们一起相看,然后就有了赏荷宴,我母妃等荷花开都等的着急上火了。”

    卫明依在一旁,激动紧张的握紧了手,要是知道是穆王世子挑选世子妃,她说什么也要打扮的再隆重几分。

    明妧则一脸黑线,“那你还邀请我来……”

    清宜郡主捂嘴笑道,“不少人都猜到母妃的意图,母妃怕那些大家闺秀故意装出贤良淑德的模样,为了打破她们的猜测,然后我就把你请来了。”

    嗯,她来参加别人的相亲宴,并且肩负重任。

    有她这个定了亲的和卫明蕙哑巴的在,穆王府要借赏荷宴挑选世子妃的流言不攻自破。

    往前走着,身后跑过来一眼道,“郡主,表姑娘来了。”

    清宜郡主回头,就看到两位姑娘走过来,为首的姑娘一袭碧色裙裳,肤白貌美,稍微一点的姑娘年龄稍小一岁,还有些婴儿肥。

    清宜郡主迎上两步,道,“护国公府离王府这么近,你们还来的这么晚,看我一会儿怎么罚你们。”

    那碧色裙裳的姑娘求饶道,“这一回,可不能怪我们来晚了,我们早早的就出了门,谁想到今儿苏家清雅轩开张,门前围了不少人,我们等了一刻钟,道路才畅通。”

    清宜郡主啊了一声,“把路都给堵了,清雅轩开张,有那么多人围观吗?”

    另外一姑娘点头道,“可不是人多,要不是急着来,我都想去瞧瞧呢,清雅轩在绸缎上写了字,没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还有什么买贵包退,噱头这么响,人当然多了。”

    明妧走过去,护国公府两位姑娘都望着明妧,“清宜,这位是……?”

    清宜郡主笑着介绍道,“这位就是刚刚把你们堵在路上一刻钟的苏家外孙女,定北侯府嫡女卫大姑娘,未来的镇南王世子妃。”

    说完,还俏皮的小声加了一句,“还有可能是未来的镇南王府郡主。”

    两位姑娘怔了下,清宜郡主已经向明妧介绍她两位表姐妹了。

    年长的是护国公府大姑娘周宜舒,稍小一岁的是四姑娘周宜桐。

    明妧和她们相互见礼,少不了说几句传闻不可尽信之类的话。

    寒暄完,清宜郡主道,“我们去那边玩吧,那边花园还有不少大家闺秀在,你们正好帮我招呼下。”

    只有自己人,信得过的人才会帮忙招呼客人。

    周宜舒多看了明妧几眼,清宜郡主竟这般信任她,一般人可入不了她的眼,不知道卫大姑娘有什么过人之处。

    往前走了十几步,那边又跑过来一丫鬟,道,“郡主,王妃让你去看看小少爷。”

    清宜郡主头大,“母妃就会给我出难题,弟弟牙疼,我去也没办法叫他别哭了啊。”

    周宜舒就问道,“易哥儿怎么突然牙疼了?”

    清宜郡主叹息,“这些天,母妃和我都忙着准备赏荷宴,一时疏忽,让他多吃了两串糖葫芦,吃完牙就开始疼,大夫和太医都进府了,就是不管用,这会儿正闹呢,我还是去看看他吧。”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找不到好办法,疼上十天半个月都有可能。

    见清宜郡主一脸头疼,明妧道,“切片生姜放在牙疼处,咬上一两刻钟,会有所缓和。”

    丫鬟听了就道,“奴婢去厨房拿生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