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崴脚
    ,精彩小说免费!

    清宜郡主朝明妧一笑,就快步去找她那牙疼的弟弟。

    周宜舒领着明妧和卫明依去花园,一路上有说有笑,几句话一聊,周宜舒就觉得清宜郡主看人的眼光不错,卫大姑娘谈吐幽默风趣,不卑不亢,犹如寒梅傲骨的风骨,绝非一般大家闺秀可比。

    和她一比,其他两位卫家姑娘就落了下乘。

    迈步穿过月形拱门,迎头和一嬷嬷碰上,嬷嬷年约五十左右,模样白净,看着一团和气。

    周宜舒见了,亲昵的唤一声,“云嬷嬷。”

    这一唤,就知云嬷嬷在穆王府的地位不低。

    云嬷嬷笑着福身见礼,抬头时,卫明蕙正好从一旁走过来,云嬷嬷看见她,那熟悉的容貌,让她心头狠狠一震。

    这世上怎么会有长的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云嬷嬷的震惊,不止在心底,还从心底爬上了脸颊,周宜舒看着她,又看看卫明蕙,唤道,“云嬷嬷?”

    云嬷嬷回过神来,笑道,“这位姑娘面生的很,似乎是第一次来王府?郡主新交的朋友?”

    周宜舒笑道,“嬷嬷猜准了,这两位是定北侯府姑娘,是清宜新交的朋友。”

    云嬷嬷退后两步,把路让开。

    周宜舒迈步往前,卫明蕙走远了,还回头看了一眼,这嬷嬷真奇怪,她脸上也没有脏东西,为什么那么吃惊?

    不过很快,她就把这疑惑抛诸脑后,花园内,百花绽放,花红柳绿。

    但更惹眼的还是那些从花丛中穿梭的大家闺秀,人比花娇,精致的容貌,硬是将一园子的花给压了下去。

    欢笑声,传的很远。

    有的在扑蝶,有的在投壶,有的在放纸鸢,还有的在蒙眼抓人。

    “来啊,过来抓我啊。”

    有姑娘故意从那蒙着眼睛的姑娘跟前穿过去,娇笑连连。

    卫明蕙看的入神,谁想那蒙眼姑娘扑过来,她躲闪不及,被抓住了云袖,那姑娘高兴坏了,“可算抓住了一个。”

    她一把将蒙着眼睛的纱锻摘下,递给卫明蕙道,“轮到你了。”

    卫明蕙惶恐的望着明妧,明妧知道她想玩,便笑道,“那你玩会儿吧,我在那边看着你。”

    四儿接过纱锻,帮卫明蕙蒙住眼睛。

    那些姑娘也不认得谁是谁,但不妨碍她们玩到一起去,这抓人的游戏就得人多才好玩。

    卫明依对抓人的游戏不感兴趣,她叮嘱明妧道,“人是你要带来的,你可得看好了,出了事,你负责,我去玩了。”

    丢下一句,她转身就走。

    明妧懒得理会她,她走到凉亭处,往这边看过来,好几次卫明蕙都差点抓到人,但都被躲开了。

    这蒙眼睛的,想抓住人,哪那么容易,不过卫明蕙倒是乐在其中。

    “姑娘,请喝茶,”丫鬟将茶端到明妧跟前,明妧下意识的道了一声谢谢。

    那丫鬟怔了一下,呐呐道,“姑娘客气了。”

    明妧有些口渴,端起茶,正打算喝一口,雪雁就喊道,“姑娘,姑娘,你快看!”

    明妧抬头,就看到一姑娘推攘卫明蕙,她蒙着眼睛,身子往后一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明妧眉头一皱,赶紧把茶盏放下,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

    四儿把卫明蕙扶起来,主仆两都是一脸的不知所措。

    那姑娘脚一动,就一阵呲疼,“我的脚崴了!”

    想到高高兴兴的来玩,宴会都还没开始,脚就崴了,那姑娘气道,“你给我过来!”

    卫明蕙也不知道她做什么,但还是走了过去。

    那姑娘脾气很大,手一抬,就要扇过来,要碰到卫明蕙脸的时候,正好被明妧抓住了。

    明妧把她的手甩开,将卫明蕙拉后一步。

    那姑娘脸色冰冷,丫鬟扶着她,她脚悬空,咬牙切齿道,“害我崴了脚,一句道歉都没有吗?!”

    明妧将卫明蕙挡在身前,道,“我替她向你赔礼。”

    虽然这样的赔礼,在明妧看来完全没必要,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明妧的退让,那姑娘越发觉得自己没错,不依不饶道,“你道歉没用,我要她给我道歉!”

    她手指着卫明蕙,卫明蕙脸色苍白,胆怯的往明妧身后躲。

    明妧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别害怕,然后道,“舍妹从小失语,姑娘让她开口道歉,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哑巴?”那姑娘声音拔高了几分。

    四下不少人都面面相觑,方才听说定北侯府哑巴的二姑娘也来了,莫非就是她?

    方才一起玩了半天,竟然都没察觉她是个哑巴。

    那姑娘冷笑一声,望着明妧道,“原来你就是定北侯府卫大姑娘,是哑巴,撞了人就不用道歉吗,不会说话,难道下跪也不会?”

    这是要卫明蕙下跪道歉。

    她要一句对不起,明妧可以满足她,但要下跪,那是绝无可能。

    明妧冷冷一笑,丢下六个字,“玩不起,就别玩。”

    那姑娘炸毛了,指着明妧的鼻子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明妧不介意解释的更详细一点,“我二妹妹蒙着眼睛,听声抓人,你一双眼睁的这么大,却躲不开,还把脚给崴了,换个人都觉得羞愧,你却反过来怪舍妹不该抓你,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那边,周宜舒走过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不止她,连清宜郡主也快步走了过来,听丫鬟说了经过,烟眉微拢,这么刁钻骄纵的性情,她母妃都不会多看一眼,留下来也是枉然,便道,“既然崴脚了,赵二姑娘就先回忠勇侯府医治吧。”

    那姑娘一张脸就像是打翻了颜料盘,五颜六色的,尤其在清宜郡主唤了明妧一声姐姐后,那张脸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明妧朝清宜郡主投去一记感激的笑容,她这一声姐姐,一园子的姑娘都不敢小瞧她了。

    四儿帮卫明蕙拍裙裳,怎么拍都拍不干净,不由得望着明妧道,“姑娘要换身裙裳。”

    她拿了备用的,但是在马车里。

    明妧就望着清宜郡主道,“我陪她去换衣裳。”

    清宜郡主笑道,“你就别去了,我让胭脂陪她们过去,有胭脂陪着,你只管放心就是。”

    卫明蕙想着她给明妧添麻烦,这么多好玩的,她只能坐在那里看着她,便点点头,做了一堆手势,四儿道,“姑娘说让大姑娘你好好玩,她换了衣裳就来,你不用担心她。”

    清宜郡主都这么说了,她要不答应,就是不放心胭脂。

    周宜舒望着清宜郡主,问道,“易哥儿可好些了?”

    清宜郡主点头,“似乎好了不少,至少他没再哭了,今儿府里忙,实在顾不上他,我就先过来了,明儿再哄他。”

    说着,她嘟嘴抱怨道,“都怪大哥,挑肥拣瘦,回头一定狠狠敲他一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