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别致
    ,精彩小说免费!

    往前走了会儿,就听到银铃般的欢笑声。

    那边,胭脂走过来,笑道,“卫大姑娘在这儿呢,郡主让奴婢来找您和卫二姑娘过去说话。”

    明妧朝她一笑,就跟着丫鬟往前走。

    眼尖的明妧看到云嬷嬷朝一六角飞檐的凉亭走去,那里坐了好几位贵夫人,雍容华贵,端庄大方。

    很快,云嬷嬷就扶着一贵夫人的手出了凉亭。

    能这么近的扶着穆王府,足见云嬷嬷在穆王府身份不低,却给卫明蕙下跪,还真耐人寻味。

    那边,清宜郡主轻快着脚步走过来,道,“明妧姐姐,我可得好好谢谢你。”

    “谢我什么?”明妧轻笑,眸光潋滟。

    清宜郡主一时间看怔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眼睛,清澈、明净、舒服,如一池幽静的潭水,倒映着山河明月。

    明妧手在眼前晃了晃,清宜郡主为自己走神脸颊微红道,“你教我用生姜止牙疼,真的管用,我弟弟的牙已经不疼了。”

    这对明妧来说,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她笑道,“这点小事,也用得着郡主和我道谢?”

    清宜郡主俏皮一笑,揽过明妧的胳膊,拉她去那边玩投壶。

    只是刚走了几步,后面快步走过来一丫鬟,道,“郡主,王妃让您带卫家两位姑娘去凉亭。”

    清宜郡主朝那边凉亭看了一眼,然后朝明妧笑道,“母妃肯定是向你道谢,那我们先去见了我母妃,再玩投壶。”

    明妧倒觉得道谢是其次,这会儿见她们应该和云嬷嬷有关。

    什么也没说,明妧和卫明蕙随着清宜郡主去凉亭给穆王妃见礼。

    几位贵夫人喝茶闲聊,看到明妧进来,眸光不着痕迹的将明妧从上到下扫视了遍,尽管掩藏的很好,还是能看出来那是相看儿媳妇的眼神。

    明妧很坦然,没有大家闺秀该有的羞涩,谁让她已经是别人家二十万两高价预定的儿媳妇呢。

    其中一位贵夫人露出赞赏的眼神,还朝穆王妃看了一眼,仿佛在夸她有眼光。

    穆王妃哭笑不得,清宜郡主福身见礼后,道,“母妃,这位就是定北侯府大姑娘。”

    介绍完明妧,再就是介绍卫明蕙。

    穆王妃夸赞道,“清宜极少夸人,那天从定北侯府回来,对你是赞不绝口,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明妧谦虚道,“郡主天真烂漫,性子洒脱,能和郡主结识,是明妧的荣幸。”

    清宜郡主在一旁,一脸我就是这么天真,这么烂漫,这么洒脱,明妧姐姐生了一双明珠慧眼,母妃你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呢。

    那小模样,穆王妃忍不住赏了她两记眼刀,随后眸光落到卫明蕙身上。

    如果说穆王妃看到明妧时带了几分惊艳,看卫明蕙的眼神就复杂的多,明妧自诩擅长察言观色,都难从穆王妃复杂眸光里将各种情绪剥离出来。

    她没有夸卫明蕙什么,朝明妧招手,明妧走上前,穆王妃握着她纤纤柔夷,将手腕上戴的玉镯褪到明妧手腕上,明妧忙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

    穆王妃笑道,“都说你有福气,冲喜能将镇南王世子冲痊愈,果然不假,镇南王世子还没沾到你的福气,倒叫我家那野小子先沾了几分,往后出嫁了,可要常来我王府坐坐。”

    玉镯稳稳的戴着明妧的手腕上,明妧也不好摘下来还她,只能道谢。

    穆王府又将手腕上另外一只玉镯摘下,朝卫明蕙招手,卫明蕙摇头如拨浪鼓。

    她虽然说不了话,但是她会听,穆王妃是谢大姐姐帮了小少爷才赏她玉镯的,她无功不受禄。

    “快过来,”穆王妃笑容温婉,像是寒冬照耀雪地的阳光。

    穆王妃坚持,再加上明妧朝她点头,卫明蕙这才上前,穆王妃将镯子戴她手腕上。

    卫明蕙高兴的露出一排扇贝般的牙齿。

    一旁坐着的贵夫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今儿来穆王府的大家闺秀可不少,穆王妃唯独赏了定北侯府两姐妹镯子,其他人都没有,卫大姑娘是圣旨赐婚,虽然一年后有可能再嫁,但也不至于这么早就挖镇南王世子的墙角吧?

    卫二姑娘是个哑巴,娶她做世子妃,便是后娘都怕落人口实,被人戳脊梁骨,穆王妃可是穆王世子的亲娘。

    正疑惑呢,就听穆王妃看着明妧腰间荷包道,“这荷包绣的真别致。”

    明妧眸光一动,将荷包取下,双手送到穆王妃跟前道,“方才在路上掉了一回,万幸找了回来,王妃不嫌弃,就收下吧。”

    在几位贵夫人诧异眸光中,穆王妃还真的伸手接了荷包,然后看向清宜郡主道,“你替母妃绣一个漂亮荷包当做回礼送给卫大姑娘。”

    清宜郡主一脸活见鬼的表情,母妃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找明妧姐姐要荷包,她承认明妧姐姐的荷包很漂亮,但要开口要,她都不好意思,何况是母妃了,总觉得母妃今儿怪怪的。

    出了凉亭,稍稍走远了,清宜郡主欲言又止,明妧笑道,“郡主有话不妨直说。”

    清宜郡主一脸豁出去的模样,临开口声音又弱了下去,左右张望,生怕被人偷听了去,她小声道,“我不会做针线活,平常都是丫鬟帮我绣了哄母妃的……”

    与人相交,贵在真诚,丫鬟绣的荷包,明妧不缺,拿丫鬟的糊弄她,这是羞辱人,但是要她绣荷包,清宜郡主表示做不到啊。

    与清宜郡主的真诚相比,一个荷包算的了什么,明妧笑道,“郡主不用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会绣,不然我就说重绣一个送给你母妃了。”

    清宜郡主咧嘴一笑,笑容比阳光还有灿烂几分,“知己果然没有认错的。”

    走到投壶处,丫鬟捧了托盘站在那里,托盘里摆了不少箭。

    清宜郡主拿了只箭走过去,往壶口一丢,可惜没有投进去。

    明妧还没玩过投壶的游戏,她也试了试,可惜,连瓶都没挨到。

    她之后,就是卫明蕙了。

    只见她手轻轻往前一丢,箭就丢了进去。

    明妧拍手道,“漂亮!”

    清宜郡主诧异道,“没想到二姑娘还是投壶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