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祸害
    ,精彩小说免费!

    这话说的,明显有坑啊,别看九皇子人小,挖起坑来,一点都不含糊,她绝不能掉以轻心,明妧道,“萧小少爷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不妨直说。”

    萧小少爷乌溜溜的眼珠就像是两颗黑珍珠,他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偷看,然后才望着明妧,道,“我知道你和我姐姐是好朋友,我告诉你,你不能告诉她,她一知道,母妃就知道,父王会挨揍,然后我就更倒霉了。”

    小少年,你这是在泄露你们家的食物链你知道么?

    明妧有点同情生活在食物链底端的萧小少爷,点头道,“我保证不告诉她。”

    萧小少爷这才放心道,“父王有脚痒的毛病,太医用了不少办法都没效果,那天他带我去泡了回温泉,然后就把我给祸祸了,他怕挨母妃骂,不让我说,可我实在痒的没办法了,九皇子说你身边有深藏不露的杏林高手,你可能有办法。”

    一边说,萧小少爷一脸痛苦的想挠脚丫子,又挠不了的抓狂表情,脸都皱成一肉包子了。

    现在还好,之前才叫折磨呢,又是牙疼,又是脚痒,对娇生惯养的萧小少爷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现在看到他亲爹,他都恨不得扑过去咬了,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爹,坑了一回不够,还要再坑他一回。

    穆王爷见儿子难受,可是脚痒治不好啊,虽然难受了点,但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忍忍就习惯了,为了哄儿子高兴,就让人给他买他最爱吃的糖葫芦,然后,萧小少爷就牙疼了。

    萧小少爷是穆王妃的眼珠子,只是这几天穆王府要办宴会,因为是和几位贵夫人约好的,不能随便取消,穆王妃无暇顾着他,为了哄儿子高兴,特地让人进宫把九皇子请到穆王府来陪他玩。

    九皇子难得出宫,再加上和萧小少爷玩的还不错,就投桃报李,给他指了明妧这条路。

    至于明妧这条路,走不走的通,九皇子也不知道,死马当成活马医吧,萧小少爷的话吓人啊,好兄弟要抵足而眠,这不是要祸祸他吗?

    九皇子知道明妧手里有毒药,但不知道她会医术,而且治脚病而已,也不需要把脉,明妧就望着萧小少爷道,“明儿我让雪雁送药膏来给你。”

    萧小少爷将雪雁的容貌记住,然后望着明妧道,“金葫芦你真的不喜欢吗?”

    明妧摇头一笑。

    身后,之前跑远的丫鬟又跑了回来,萧小少爷连忙把手往后背藏,虎着小脸道,“你又来做什么?”

    虽然年纪小,但气势不输人,丫鬟有些胆怯,忙道,“是郡主让奴婢来找卫大姑娘的,宴会快要开始了。”

    “那好吧,”萧小少爷老气横秋道。

    丫鬟福身,领着明妧等转身离开。

    等人走远了,萧小少爷看着手里的金葫芦,咕噜道,“没眼光,明明金葫芦更好看。”

    ……

    再说明妧,丫鬟领着她们往前,远远的就看到一穿着孔雀绿云锦裙裳的姑娘站在那里,裙摆上绣着郁金香,高雅纯厚,清风吹来,衣袂翻飞,美不胜收。

    美则美矣,可惜生了一副歹毒心肠,这会儿站着那里,希望不是在等她。

    明妧这样想,然而事与愿违,她们走过去,那姑娘往前迎了几步,丫鬟福身道,“见过成国公府大姑娘。”

    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要明妧命未遂的徐娇。

    徐娇面带柔笑,道,“我有几句话单独和卫大姑娘说,你先带卫二姑娘去宴会处吧。”

    丫鬟就对卫明蕙道,“卫二姑娘请随我来。”

    等卫明蕙和丫鬟先走了,明妧就望着徐娇,道,“徐大姑娘有什么话要与我说?”

    徐娇脸上带了几分歉意,扭着手中绣着空谷幽兰的绣帕,这样子看的明妧心咯噔一下跳了,就听徐娇低声道歉道,“方才我,我不小心……说漏了你画画蹂躏镇南王世子的事。”

    不小心?

    明妧心下冷笑,处心积虑的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一句不小心就想将她打发了,那天留在她书房的蜡烛,也是不小心落下的?

    可偏偏,人家知道错了,为了赔礼道歉,专程来这里等她,诚意十足呢,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总是在所难免,重要的是知错能改,她要再责怪她,反倒是她的不是了。

    明妧把玩着手中绣帕道,“画作满天飞的时候,大家就猜到是我了,你说与不说,结果都一样。”

    虽然大家猜可能是她,但毕竟是猜啊,她一句亲眼所见,可就是证实了大家猜测,也给她摁上了心肠歹毒,巴不得未婚夫不治身亡的破落名声,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要是明妧愤怒的骂人,徐娇还能接受,她这样反应平淡,仿佛是在说别人事,徐娇有些接受不了,这不是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吗,她不死心,问道,“你都不生气吗?”

    明妧嘴角闪过一抹玩味的笑,道,“怎么可能不生气呢,不过祸福相依,镇南王和王妃一直以为我如传闻那般木讷寡言,看到画作后,觉得我心思玲珑,清宜郡主还亲自登门向我讨教画作,成为知己好友,这对我来说是好事不是吗?”

    徐娇的脸一阵红一阵绿,硬是挤出一抹笑来,道,“是好事。”

    眼角余光瞥到莲池,里面还有锦鲤游的欢快,徐娇眸光闪了闪,笑道,“先去宴会吧,咱们边走边聊。”

    两人并肩下台阶,徐娇道,“我在这里等你,除了道歉,再就是替我表妹向你和二姑娘赔声不是。”

    明妧挑眉,“你表妹?”

    徐娇点头,“就是先前崴脚的姑娘,她是我表妹,因家中娇惯,性子蛮横了些,没什么坏心眼,冲撞了你们,别放在心上。”

    一口一个哑巴,还要卫明蕙跪下道歉,这还叫没有坏心眼?

    不过明妧还真没把她放在心上,要是什么人都往心里塞,她还不得炸裂开,为了不必要的人和事生气,影响心情不值得。

    明妧只笑不语,径直往前走,徐娇的脚伸了过来,明妧先前看到她闪烁的眸光,心里防备着,她脚一抬,明妧脚也抬了起来,迅速的踢了过去……

    本来做坏事,心里就慌的很,明妧直接伸脚踢,徐娇一惊之下,重心不稳,身子往后一仰,丫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扑腾一声落水声传来。

    假意道歉,她接着,一边道歉,一边给她使绊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池水凉快,还是进去好好反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