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落水
    ,精彩小说免费!

    徐娇落水,丫鬟吓的直叫救命,很快就来了丫鬟婆子把徐娇从水里捞起来,那话怎么说的,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尤其这边池水浅,泥巴多,沾在身上,哪怕是神女也去了几分神采,何况是徐娇。

    而且,今儿阳光灿烂,身上衣着单薄,这一沾水,衣裳贴着皮肤,曼妙身姿一览无余,风一吹,冷的人直打哆嗦,穆王府的丫鬟赶紧拿了件衣裳给她搭上,然后……

    徐娇在打喷嚏,她的丫鬟指责明妧道,“我家姑娘已经跟你赔礼道歉了,你也说了原谅她无心之失,你怎么能推她……!”

    丫鬟还没说完,徐娇出声打断她,柔弱的声音带了几分哭泣,听了人心都像是被揉碎了,“是我对不起她在先……”

    成国公府大姑娘落水,穆王妃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了来,正好听到丫鬟和徐娇的指责。

    徐娇湿成落汤鸡,明妧站在那里,阳光打在她身上,光彩夺目,怎么看都是她占了上风,人都是向着弱者的,一时间大家对徐娇和丫鬟的话深信不疑,都用一种谴责的眼神看着明妧。

    人家成国公府大姑娘是不小心说错了话,但人家是无心之失,跟她赔礼道歉了,她嘴上说没事,却把人推莲池里去,心未免也太狠了些,清宜郡主居然和这样的人交好。

    “我家姑娘没有……”

    雪雁替明妧申辩,被明妧打断,都已经认定是她推徐娇下水的,没有人证,只凭她说是徐娇先伸脚绊她的,没人会信的,要是徐娇反咬一口,她们的解释就成了倒打一耙,只会让人更厌恶她。

    但什么也不说,任由人误会,也不是明妧的风格,她道,“我无愧于心。”

    清宜郡主担忧的看着明妧,后悔邀请她来,让她卷进流言蜚语中,惹祸上身,她走过来,还没说完呢,身后萧小少爷和九皇子一脸的不耐烦的,“这是谁修的王府,一点都不好,把路一挡,我和九皇子都没法走了,还杵在这里,不知道让让啊?”

    明妧稍稍侧身,萧小少爷和九皇子从一旁小心翼翼的走了。

    清宜郡主见了,就道,“你们两怎么在这里?”

    萧小少爷两眼一翻,“岂止是在这里,她们两庞然大物站在路口聊天,我和九皇子不好打扰,在一旁等了半天了。”

    庞然大物……

    这个形容词叫人嘴角抽搐。

    穆王妃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哪有这样形容人家娇滴滴的姑娘的。

    清宜郡主就问道,“那你看到成国公府大姑娘怎么落水的?”

    萧小少爷点头,“看到了。”

    徐娇脸一白,抓着丫鬟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掐进肉里,疼的丫鬟死咬唇瓣,才忍着没有叫出声。

    然后,徐娇接二连三的打喷嚏,穆王妃什么人没见过,心知是怎么回事,便道,“扶徐大姑娘去换身衣裳,喝碗姜汤,仔细着凉。”

    丫鬟赶紧扶着徐娇离开,哪还有方才和丫鬟联手指责明妧推她们下水时咄咄逼人的气势?

    萧小少爷见她们头也不回的走,撅了小嘴,不明白道,“怎么就走了,我话都还没说呢。”

    穆王妃嗔了他一眼,道,“好了,你和九皇子去玩吧。”

    萧小少爷便把这事抛开,和九皇子玩去了。

    清宜郡主望着明妧,歉意道,“让你受委屈了。”

    明妧笑笑,眼睛往之前指责她的那些大家闺秀脸上望去,一个个目光躲闪,不敢看明妧。

    其实这样闹一回也好,有萧小少爷和九皇子替她作证,徐娇是故意算计她,那徐娇之前说街上那些画是她画的,大家也会质疑是否可信,已经被徐娇误导,误会她一次了,稍微懂礼数的大家闺秀都不会再提。

    再说徐娇,丫鬟扶着她去更衣,来个眼不见为净,可是心底对萧小少爷还有九皇子会不会把看到的说出来,她心里也不敢打包票,后悔不该太冲动,又担心闺誉受损。

    丫鬟拿衣裳来给她换,徐娇喝了姜汤,问道,“可有人说我什么?”

    丫鬟支支吾吾,徐娇急道,“听到什么,如实告诉我!”

    丫鬟忙道,“奴婢拿衣裳回来,不少丫鬟都望着奴婢,奴婢凑近想听听她们背后说什么,她们就走远了。”

    徐娇气的咬牙,刚要骂人,一个喷嚏打了,她冰冷的眸底涌出一簇火焰。

    丫鬟伺候她换衣裳,想到什么,示意丫鬟附耳过来,徐娇低语了几句。

    丫鬟惶恐道,“姑娘,你要三思啊……”

    “让你去,你就去!”

    不要怪她心狠,要怪只能怪她眼瞎,放着四肢健全的四皇子不嫁,偏要嫁给断腿眼瞎的镇南王世子!

    杀兄之仇,不共戴天!

    穆王府赏荷宴,赏荷是其次,名副其实的相亲宴,倾慕穆王府世子,亦或者其他几位世家少爷的,都使出浑身解数,积极表现。

    来的大家闺秀,有一大半都上台表演,或作画、或抚琴、或轻歌曼舞……

    明妧和卫明蕙坐在那里,认真的欣赏歌舞,虽然明妧现在也才十五岁,但她穿越前毕竟是被催嫁的大龄剩女,这些大家闺秀在她眼里那都是小姑娘,而且是多才多艺的小姑娘。

    只是这样积极展示才艺,将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然后等着穆王妃她们货比三家,东挑西选,是不是太掉价了?

    还好,她不是其中一员。

    不过向明妧这么想的大家闺秀并不多,连苏家姐妹都没有脱俗,苏蔓作画,苏瑶填词,画的正是穆王府盛开的莲花,画技之高,引的穆王妃赞叹连连。

    卫明依跳了支舞,在明妧看来,她的跳的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和其他大家闺秀比就显得差强人意,从台上下来,直到宴会结束,卫明依脸上都没有笑容,后悔之前没有认真学跳舞,这么多人看着,她怎么就跳错了步伐呢。

    穆王府世子妃肯定是没希望了。

    宴会散后,清宜郡主送大家出府,看着富丽堂皇的穆王府,卫明依心拔凉的,要是能嫁进来,那就有一辈子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同清宜郡主告辞后,明妧朝马车处走去,身后苏蔓唤她,明妧回头,就看见苏瑶和苏蔓走过来,她手里拿着一荷包,递给明妧道,“给你的。”

    明妧就道,“之前送我荷包,我都还没有回礼,怎么还送?”

    苏蔓笑道,“荷包是其次,重要的是里头的东西,祖父让我们带给你的。”

    苏老太爷让她们转交的,明妧就不能不收了,她笑道,“什么东西?”

    “你回去再看,时辰不早,我们就先回去了,”苏蔓笑道。

    明妧将荷包贴身藏好,互相福了福身,就各自坐马车离开。

    马车内,明妧闭目养神,卫明蕙精神奕奕,掀开车帘一角往外看,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那些小摊子上的东西,她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等她能开口说话了,她也能上街,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卫明依摸着瘪瘪的肚子,之前在穆王府,光顾着后悔,什么都没吃,这会儿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想着马车里一般都会备些小点心和茶水,便将抽屉打开,看着空荡荡的抽屉,她恼了,“糕点呢,谁吃光了?”

    明妧没睡,就算睡着了,卫明依这么大声叫唤,也会被她给吵醒,明妧眼未睁,淡声道,“我没吃。”

    卫明蕙也摇头,她也没吃。

    卫明依生气道,“都没吃,糕点自己长脚跑了吗?!”

    明妧也觉得不大对劲,虽然之前卫明蕙衣裳脏了,回马车拿了衣裳,但有清宜郡主的丫鬟胭脂陪同,她没有时间吃糕点,便道,“看看其他东西丢没丢。”

    卫明依掀开坐凳下的帘子,见包袱还在,然后去开抽屉,把她的首饰盒抱出来。

    一拿出首饰盒,卫明依脸色就变了,她急忙把首饰盒打开。

    首饰盒里就只剩下一只珍珠耳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