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分外
    ,精彩小说免费!

    雪雁听了笑问道,“喜儿又惹周妈妈您生气了啊?”

    雪雁眸底流露几分羡慕,虽然喜儿常惹周妈妈生气,甚至气的跳脚,拿扫把撵她,但菡萏苑上下,周妈妈最喜欢的还是喜儿。

    周妈妈虽然生气,但更多的还是担心,她望着明妧道,“早上我出府买东西,喜儿非要和我一起去,我就依着她了,谁想到东西才买了一半,这丫头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走之前也不知道跟我打声招呼,我在街上找了一圈也没瞧见她就先回来了,到这儿她都还没回来……”

    雪雁心一提,担忧道,“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府里不是没出过丫鬟上街就没回来的的事,有些找到时是尸体,有些压根就没找到,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像她们这样的丫鬟,孤身一人在街上,要是碰到拍花子,心狠手辣之徒,哪里逃的掉,喜儿在丫鬟中算有几分姿色了,万一被卖到青楼,雪雁都不敢想。

    周妈妈正担心呢,雪雁这么说,她呸呸道,“她和姑娘坠崖都能大难不死,哪那么容易出事,指不定跑哪儿玩忘了时辰,回来我非剥她一层皮不可。”

    明妧也担心,她和喜儿相处那么久,她不是那么不懂分寸的人,肯定是有事,便道,“还是派两个人出去找找吧。”

    周妈妈应下,让明妧回屋歇着,她亲自带人出去找。

    这边明妧进屋,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那边丫鬟高呼声就传来了,“喜儿姐姐回来了。”

    再然后,明妧就听到喜儿叫疼声,不用说又是被周妈妈揪了耳朵,边揪边骂,“你去玩,我不拦着,不知道和我说一声吗,害我担心半天!”

    喜儿疼的龇牙咧嘴,“疼疼疼,我知道错了,周妈妈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没下回了!以后你别想再跟我出府了!”周妈妈气道。

    “周妈妈,你先放手啊,我有急事和姑娘说,你待会儿再揪我耳朵行不行?”喜儿整个人都恨不得扑周妈妈身上了。

    周妈妈松了手,嘴里还骂咧咧,“晚上,不许你吃饭!”

    说完,就转身走了,却是松了一口气。

    喜儿揉着耳朵进了屋,刚打帘子进来,雪雁就道,“你也太没分寸了,看把周妈妈担心的。”

    喜儿撅了嘴道,“我也不想啊,我是没时间跟她说。”

    说着,喜儿望着明妧道,“姑娘,我看到之前赶马车的车夫了!”

    明妧怔住,问道,“你确定没有看错?”

    喜儿连连点头,“他就是化成灰,奴婢也认得他,一看到他,奴婢就认出他来了。”

    害她们坠崖,差点死在崖底,这口气,就是肚子里能撑船的宰相也咽不下啊,这仇一定要报。

    只是喜儿孤身一人,别说制服那车夫,不被车夫发现再祸害一次就算不错了,喜儿想看车夫落脚之地,是谁府上的人,然后再回来告诉明妧,把车夫抓了审问,然后顺藤摸瓜查出是谁要害她们。

    喜儿想的很好,做的也对,可是车夫是个赌徒,一头扎进赌坊,喜儿就在外面等着,一等一个时辰,就是不见车夫出来。

    赌坊三教九流之地,那些赌徒都是不要命的,喜儿不敢进去找人,就一直等一直等,等的耐心全无,这才想起周妈妈,叫了一声坏了,赶紧跑了回来。

    雪雁听了就道,“如果车夫常去赌坊,肯定有人认得他,姑娘要不告诉侯爷抓人?”

    明妧摇头,“先别轻举妄动,好不容易才找到车夫,绝不能让他被人灭口了。”

    她怀疑是二太太和卫明柔联手算计她的,惊动侯爷抓人,她们肯定会知道,她想顺藤摸瓜,她们把藤斩断,这案子就查不下去了。

    这事,要么拜托苏家去查,要么托楚墨尘去查。

    喜儿禀告完,口渴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喝了一半,她想起一件事来,笑道,“还有一件事,说出来姑娘肯定高兴。”

    明妧笑道,“什么事?”

    喜儿把茶盏放下,眉飞色舞道,“就是成国公府大姑娘啊,方才在街上,奴婢回来的时候,她在马车里吓的尖叫,还直接从马车上滚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坏,在她马车里放了条毒蛇,把丫鬟活活咬死了……”

    想起来,喜儿都觉得身子哆嗦,不过成国公府大姑娘不是什么好人,胆敢下毒害她家姑娘,她倒霉,那是老天爷长眼睛。

    明妧心底闪过一抹异样,怎么会那么巧,便问道,“那蛇是藏在什么地方的?”

    喜儿就道,“听说是藏在放糕点茶水的抽屉里,丫鬟一打开,那条蛇就扑过来咬上了她。”

    雪雁望着明妧,只见明妧脸色阴沉,之前想不通的事,这会儿都明白了。

    如果她没有猜测的话,应该是成国公府大姑娘让人在她们马车里放了蛇,顺手牵羊把卫明依的首饰偷走了,帮她的人把蛇拿走,蛇有毒,怕她们不知情,所以连着糕点和盘子一起带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放进了成国公府大姑娘坐的马车内。

    这个帮她的人,会是楚墨尘吗?

    能及时发现有人要害她,说明一直在暗处,心中一动,明妧起身走到窗户处,将窗户推开,东张西望道,“有人吗?”

    雪雁和喜儿面面相觑,姑娘是疯了吗,又没人敲窗户,怎么会有人?

    刚这样想,就见身影一闪,一面生的男子站在窗前,道,“属下赵成,奉世子爷之命,守护卫大姑娘,直到出嫁为止。”

    果然……

    “蛇是你换的?”明妧问道。

    赵成点头,“是属下所为。”

    明妧向他道谢,赵成忙道,“这是属下分内之事。”

    明妧轻咳一声,道,“那分外的事呢,能不能帮忙?”

    赵成就道,“卫姑娘是指车夫的事?”

    这听的也太清楚了吧,以后还敢随便说话吗?

    不过暗卫倒是很爽快,问道,“那车夫长什么模样?”

    明妧不知道,喜儿道,“车夫眼角有块伤疤,右手小拇指缺了一小节。”

    这两特征很明显,难怪喜儿笃定不会认错人了。

    赵成点头,“属下的责任是看护卫姑娘,车夫的事,属下让其他暗卫去办,一有消息,就会禀告卫姑娘。”

    “有劳了。”

    明妧这么客气,暗卫颇有些不适应。

    不过有了暗卫帮忙,喜儿高兴道,“有世子爷的暗卫帮忙,晾那车夫也插翅难逃。”

    喜儿办事有功,明妧赏了她二两银子,喜儿收了赏赐,眉开眼笑,又苦恼道,“姑娘能不能帮奴婢和周妈妈说说,让她别生气了?”

    明妧摇头,“这可不行,我不能以权压人。”

    喜儿苦着张脸去向周妈妈请罪。

    明妧打哈欠,想着要不眯会儿,晚上还要调制药膏,得一气呵成,雪雁提醒她道,“姑娘不看看苏老太爷给了您什么好东西?”

    亏得姑娘忍得住,要换做是她,早看了。

    不是明妧够能忍,而是她把这事给忘记了,当下把荷包掏出来,从荷包里拿了张纸出来。

    明妧知道荷包里装的是纸,能捏出来,她以为是信,谁想到竟然是清雅轩两成股份。

    雪雁见了惊叹,“苏老太爷是真疼姑娘。”

    明妧也觉得苏家够疼她,也够厚道,一群清老爷,清雅轩一关门,个个愁眉苦脸,现在清雅轩重新开张,她帮点忙,就匀两成股给她。

    苏家疼她,她也得为苏家着想啊,她想挣钱,有的是办法,怎么能要苏家那点东西。

    明儿还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