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哄骗
    ,精彩小说免费!

    一夜忙活,第二天起的稍晚,用了早饭后,明妧安排雪雁去穆王府送药膏,她带喜儿去苏家。

    明妧把纸张收进荷包,贴身放好,喜儿见了,就道,“那是苏家给姑娘的,姑娘还带去苏家做什么,怕丢的话,藏柜子里,把钥匙带身上就成了,这要是丢了怎么办?”

    喜儿喋喋不休,明妧打断她道,“我没打算要。”

    然后,喜儿就炸了。

    姑娘怎么能这样呢,三姑娘出嫁了,二太太还不忘记教她从夫人那里划拉东西,回来一趟,至少哄走几千两,姑娘倒好,到手的还往外推,哪有这么傻的,清雅轩现在生意好,两成股不少钱了啊,这要给别人,只有嫌给少了的,绝没有不收的。

    喜儿开口劝明妧,明妧不听,喜儿知道说服不了她,就去找周妈妈劝明妧。

    周妈妈也觉得明妧够傻,便道,“既然是苏家给姑娘的,是苏老太爷对姑娘的一番心意,姑娘就收着吧。”

    明妧头大,只能敷衍道,“周妈妈,我心里有数。”

    就是怕她心里没数啊,苏家的不要就算了,但夫人手里的一定要争。

    这么懂事的姑娘,怎么能不让夫人知道,明妧前脚走,后脚周妈妈就去告诉苏氏了。

    再说明妧,带着喜儿去长晖院给老太太请安,刚走到屏风处,就听卫明良说书院里的事给老太太听,哄的老太太笑的合不拢嘴。

    卫明依听了道,“我都想进岳麓书院读书了。”

    老太太嗔道,“胡闹!书院怎么会收女学生,真让你去,你也未必耐的住性子。”

    卫明依俏皮的吐舌头,那边卫明良眸光围着明妧打转,又去看她身后的喜儿。

    二太太见了,就道,“良儿怎么这么看你大姐姐?”

    卫明良就道,“上回,苏三少爷领着一少年去书院,我远远的瞧着就觉得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当时也没多想,方才越看越觉得像是大姐姐,身后跟的小厮不就是这小丫鬟……”

    明妧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老太太眉头拧紧,二太太就问道,“你真的女扮男装去过岳麓书院?”

    认出了她,还认出了喜儿,还有女扮男装的事在前,哪有她否认的余地,明妧坦白道,“我去过岳麓书院。”

    “你去岳麓书院做什么?”二太太脱口问道。

    明妧望着老太太道,“这事,我只能告诉祖母一人。”

    不顾二太太不快的眼神,明妧走到老太太身边,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老太太一脸黑线,嗔了明妧好几眼。

    卫明良就道,“你可不能哄骗祖母,我可是亲眼看见苏三少爷领着你去见了孟老先生。”

    不说这话,老太太还怀疑明妧是不是骗她,卫明良这一句正好证明明妧说的都是真的。

    明妧半真半假的说她在苏家写了一句诗,无意被孟老先生看中,惊为天才,要收为学生,可惜她是女儿身,怎么能求学呢,可是孟老先生固执,连苏大老爷劝说都不行,苏阳没辄,才让她去找孟老先生解释清楚。

    明妧看了苏明良一眼,道,“祖母吃过的盐都比我们吃过的饭多,岂是我们小辈能糊弄的过去的?”

    卫明良没再说话。

    明妧则趁机向老太太禀告,她一会儿要去苏家的事,二太太皱眉道,“你要去苏家?”

    明妧道,“不能去吗?”

    二太太摇头,“倒不是不能去,昨儿明蕙在穆王府玩抓人游戏,虽不是故意,但赵尚书府二姑娘崴了脚,后你和成国公府大姑娘起争执,她落了水,虽然都没错,但毕竟闹出不愉快来,你和明蕙不先登门,往后关系好不了,连带着侯府和赵尚书府还有成国公府都关系僵硬。”

    明妧心里涌起一抹怒气来,知道她们没错,还要她和卫明蕙去什么赵尚书府和成国公府缓和关系,她可知道要不是有镇南王世子派暗卫护着,昨天死的不知道是谁!

    女儿被人欺负,不替她撑腰,还要捉贱她,有这样为了权势富贵能委曲求全的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明妧冷冷一笑道,“赵家姑娘一口一个哑巴,还要二妹妹跪下来给她赔礼道歉,她登门给二妹妹赔不是,我都不一定会原谅她,二婶倒好,还要二妹妹先去和赵家姑娘缓和关系,二婶执意要这么做,我拦不住,但我不会去,不怕被人笑话骨头软,您和二叔还是亲自带二妹妹登门吧。”

    明妧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人了,窝里横,内王外圣,委屈至亲,去成全她温婉贤良,教女有方的美名。

    去她姥姥的温婉贤良!

    这样的人,多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羞与为伍。

    外面,正好进来一丫鬟,福身道,“老太太,穆王府派人来了。”

    老太太怔了下,道,“快请。”

    然后,老太太才望着二太太道,“你真觉得有这个必要,你就带着明蕙去。”

    二太太脸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她只打算使唤明妧,没打算亲自跑这一趟。

    这事,没人再接话,也就不了了之了。

    很快,丫鬟领着穆王府的人进来,来的还是明妧认识的,正是云嬷嬷。

    她上前,福身给老太太见礼,然后道,“郡主特意邀请府上姑娘去穆王府参加赏荷宴,却不想让两位姑娘受了委屈,王妃特意让我送了礼来赔罪。”

    明妧觉得讽刺,人家穆王府都觉得她们受了委屈,要安抚,二太太却要她们去安抚别人。

    二太太要说话,老太太斜眼过来,二太太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老太太笑道,“给府上添乱了,没有惹穆王妃不快才好。”

    云嬷嬷摇头道,“几位姑娘聪明伶俐,王妃都很喜欢呢。”

    说完,云嬷嬷望着二太太道,“来之前,王妃有件事叮嘱我问问二太太,不知道二太太可有时间?”

    这是要单独聊的意思,看来云嬷嬷来送赔罪是假,想看看二太太胳膊上有没有胎记是真。

    而且,云嬷嬷的眼睛一直打转,似乎在找卫明蕙。

    云嬷嬷和二太太走后,明妧也带着喜儿离开,出了门,喜儿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在,她低声道,“姑娘,二姑娘会不会不是二太太亲生的?”

    喜儿和雪雁无话不谈,云嬷嬷给卫明蕙下跪的事,雪雁也告诉了喜儿。

    两丫鬟昨晚八卦了半宿,越想越觉得卫明蕙不是二太太所生,因为二太太一点都不疼卫明蕙,相反,二老爷对二姑娘还要好一点。

    丫鬟都喜欢八卦,然后喜儿脑补卫明蕙是二老爷养的外室生的,因为喜欢极了,所以抱回来给二太太,和四少爷一起当做龙凤胎给她一个嫡女的身份,将来好挑个好人家,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卫明蕙没有哑巴,她是后来哑巴的。

    别说喜儿,就是明妧都觉得有可能。

    二太太不敢忤逆二老爷,但心怀怨恨,暗戳戳将卫明蕙毒哑,将她关在侯府里,不许她出侯府一步。

    这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但别忘了,还有朝霞锦,虽然云嬷嬷叫她天香锦。

    那是苏氏的陪嫁。

    显然,云嬷嬷认得那块绸缎,为了看的仔细,穆王妃甚至纡尊降贵的讨了去。

    再想到二太太对卫明柔的疼爱,百般维护,和对待卫明蕙简直天差地别,本末倒置,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明妧脑子里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