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凑巧
    ,精彩小说免费!

    不会……

    不会卫明柔才是二太太亲生的吧?!

    这个想法,把明妧震的七荤八素,不可能,肯定是她想歪了。

    二太太喜欢卫明柔,是因为卫明柔救过她,再加上她嘴甜会哄人。

    云嬷嬷朝卫明蕙下跪,开口就是问她娘,应该是跪小主人,如果苏氏是卫明蕙亲娘,这解释不通。

    苏氏是定北侯夫人,肯定去过穆王府,云嬷嬷不可能没见过她,不过云嬷嬷也认得二太太,不也照样登门求证……

    一路走,明妧都在走神,要不是喜儿盯着,她都能崴脚,喜儿扶着她,一脸无奈道,“姑娘,走路你就不要想事情了,仔细崴脚。”

    这会儿,明妧已经到二门了,她转身欲回头,想看看苏氏胳膊上有没有莲子大小的胎记。

    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她脚步又停了,转身往前,跨过垂花门。

    喜儿都被她一来一回都给弄晕了。

    姑娘,你到底还去不去苏家了?

    明妧不止要去,而且心底最大的疑惑,只有苏家能解。

    ……

    在马车内,颠簸了近半个时辰,才到苏家门前停下。

    喜儿扶着明妧下马车,那边苏家小厮一脸阳光灿烂的迎上来,恭敬行礼,道,“表姑娘来的巧,四皇子妃刚进府。”

    明妧一听,好心情就没了一大半,这哪里是来的巧,是来的太不凑巧了。

    不过都到苏家门前了,肯定不能为了避开卫明柔就掉头走人,她没做亏心事,卫明柔也不是洪水猛兽。

    带着喜儿,明妧迈步进内院,直奔苏老夫人的住处秋水院。

    等进了屋,明妧就默默的把之前的话收了回来,暗自庆幸自己来的巧了,而且还没有让丫鬟通传耽误时间,她刚走到屏风处,就听卫明柔嘴甜如蜜似的道,“外祖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身子骨一天好过一天,瞧着比几个月前还要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一点都不像大病一场的样子。”

    苏老夫人拍着卫明柔的手,笑道,“哪有什么灵丹妙药,多亏了你……”

    明妧一听,心咯噔一下跳了,赶紧喊道,“外祖母!”

    因为急切,声音都大了几分,屋子里不少丫鬟都吓了一跳,卫明柔挨着苏老夫人坐着,一手揽着她的胳膊,脸上甜美的笑容,瞧着比亲孙女还要亲昵几分,苏老夫人一脸慈爱,这两个外孙女,她是打心眼里疼的。

    看到明妧来,苏梨忙起身,笑容淡雅如菊,欢快道,“大表姐也来了,你们是约好了一起来的吗?”

    明妧摇头,笑道,“只是碰巧一起来了。”

    是她疏忽了,忘了叮嘱苏家,她会医术的事不要告诉卫明柔,在苏家眼里,卫明柔和她一样,都是苏家最疼的外孙女,是她最亲的同胞姐妹,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可偏偏,卫明柔是她最要瞒着的那一个。

    卫明柔望着明妧,拍着胸口道,“还没瞧见人,就叫那么大声,吓了我一跳,外祖母大病初愈,也不怕惊着外祖母?”

    苏老夫人一把年纪了,自然明白明妧那么大声,是为了打断她的话,只是她不明白,卫明柔是明妧最亲近的妹妹,她会医术的事,为什么要瞒着卫明柔。

    明妧方才声音确实大了些,她认错道,“明妧见到外祖母高兴,声音大了些,惊扰到外祖母了。”

    苏老夫人朝明妧招手,明妧坐到她身边,苏老夫人笑道,“外祖母又不是泥捏的,哪那么容易受惊,你们两姐妹能常来看我,外祖母高兴还来不及呢。”

    明妧就道,“好在上回苏家请的大夫医术还不错,外祖母气色渐好,前几天娘亲还想把江湖郎中请来给您瞧瞧,我陪娘亲等了半天,可惜江湖郎中神出鬼没,还没进府,人就跑没影了。”

    这屋子里,除了卫明柔,谁都知道苏老夫人的病是怎么痊愈的。

    如果说之前苏梨她们没回过神来,这会儿都听出味来了,三姐妹你看着我,我看着她,眸底都一个意思。

    大表姐和三表妹生分了。

    因为四皇子,亲姐妹闹成这样,这是何必呢?

    把话题岔开,大家聊些高兴的,屋子里热热闹闹,欢声笑语一片。

    外面,进来一穿着粉红色裙裳的丫鬟,道,“四皇子妃,老太爷回来了。”

    卫明柔就望着苏老夫人道,“外祖母,我先去给外祖父请安,再来陪您说话。”

    说着,她起了身,没有邀请明妧一起去的意思,明妧也没有要跟去的想法,但直觉告诉她,卫明柔来苏家应该不只是探望苏老夫人这么简单,应该是找苏老太爷有事,而且不想让她知道。

    正巧,她找苏老太爷也不想她知道。

    苏梨起身陪卫明柔一起去,卫明柔笑道,“不用,你们陪大姐姐说话就成了,我去去就来。”

    明妧给苏梨使眼色,苏梨笑道,“大表姐有三妹妹她们陪着呢,我陪你。”

    卫明柔没法拒绝,便点了点头。

    等她们一走,苏老夫人就望着明妧道,“怎么两姐妹这么生分了?”

    是不是两姐妹还不一定呢,再说了,卫明柔对卫明妧做的那些事,也不配称之为姐妹。

    怕苏老夫人不知内情,到时候和苏氏似的懵懂的劝她们和好,明妧让丫鬟婆子退下去,才望着苏老夫人道,“外祖母,我会医术的事,不是故意瞒着三妹妹,而是不能告诉她。”

    苏瑶不理解,“为什么?”

    没道理表姐妹都告诉,亲姐妹却瞒着的。

    明妧苦笑一声道,“我在四皇子和镇南王世子之间,选择了镇南王世子,孙贵妃在我喝的茶里下毒,我一时生气,然后就……”

    明妧没有说的太直白,但苏瑶捂住了嘴巴,才没让自己惊叫出声,显然她们都没想过孙贵妃毁容和明妧有关。

    而且,孙贵妃还给明妧下毒,那明妧会医术的事肯定不能告诉卫明柔,万一卫明柔不小心在孙贵妃面前说漏嘴,明妧就大祸临头了。

    苏老夫人后怕连连,“幸好你阻拦的及时,不然外祖母……”

    看着苏老夫人自责的眼神,明妧宽慰她道,“是明妧太谨慎了,就算您告诉三妹妹,她也不是一定就会告诉孙贵妃,只是少一个人知道,少一份风险,我和孙贵妃敌对,她处在中间,知道的越少,对她越好。”

    苏老夫人觉得明妧说的有理,她和卫明柔不是生分,而是处处为卫明柔着想,只是这样容易叫人误会,姐妹之间生嫌隙。

    明妧没有多说,将怀里藏着的纸拿出来,递给苏老夫人道,“外祖母,这个明妧不能收。”

    荷包和股份是苏蔓转交给她的,苏家上下肯定都知道,那交给苏老夫人,还是苏老太爷都一样。

    但苏老夫人没收,把明妧递到跟前的纸推了回去道,“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如果不是你聪慧,你几位舅舅这会儿辞官在家给外祖母守孝,清雅轩被状元坊逼的关门歇业,给你两成股份都算委屈你了,你还不收,哪有你这么傻的孩子。”

    喜儿在一旁,两眼望天花板,看吧,谁听了不说她家姑娘傻,可她家姑娘不止傻,她还固执啊。

    明妧道,“可我并未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