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补救
    ,精彩小说免费!

    苏蔓道,“在表姐看来,你没有做什么,可对苏家来说,却是雪中送炭,这是你该得的,要不是不好分,外祖父要给你三成股份呢。”

    苏家有三房,都是嫡出,每房两成股,明妧两成,苏老太爷手里留两成。

    将来苏老太爷过世后,他手里的两成由苏家长房继承,这么分,苏家上下都没有异议。

    如果明妧执意不收,苏老夫人会接,但苏老太爷会添一成,再亲自给她送去。

    明妧能怎么办,她只能收下啊。

    这会儿没人,明妧想着旁敲侧击下苏氏的身世,看看她是不是苏老夫人亲生的,可是她刚要开口,苏蔓就道,“表姐,你的画别具一格,你能不能帮我们和祖母画一张?”

    这么点小事,明妧能拒绝么,肯定不能啊,她欣然答应。

    丫鬟端了笔墨纸砚来,明妧提笔沾墨画画,刚画完,外面苏梨走进来,她身后跟着一丫鬟,卫明柔不在。

    苏蔓左右看看,道,“四皇子妃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进来?”

    苏梨就道,“许是宫里有事吧,有公公来找她,她就先走了,说改日再来看望祖母。”

    明妧望着她,苏梨就道,“四皇子妃送了幅画给祖父,是前朝大师之作,本来四皇子要和她一起来的,临时有事耽搁了,她就先来了。”

    “没别的事了?”明妧挑眉道。

    四皇子有心争储君之位,肯定要拉拢朝臣,苏老太爷官阶不高,但桃李满天下,又喜欢字画,四皇子投其所好很正常。

    苏梨摇摇头,正要说没别的事了,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她道,“她还问起清雅轩开张的事,之前清雅轩被状元坊逼的关门歇业,怎么短时间内就重新开张,而且书还卖的那么便宜,她来的时候从状元坊跟前路过,门可罗雀,祖父一门心思都在字画上,和祖母似的要说是大表姐你的功劳,被我给打断了……”

    卫明柔说不用苏梨陪,苏梨就不打算跟去的,是明妧给她使眼色,她才执意陪着。

    显然,明妧要她盯着卫明柔,她也很称职,想着明妧会医术的事瞒着卫明柔,那帮清雅轩的事,估计也不想卫明柔知道,就替苏老太爷打发了卫明柔。

    不过苏老太爷一门心思在画作上,估计她和卫明柔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进去。

    卫明柔问起清雅轩,明妧也不知道她是随口找的话题,还是奔着清雅轩来的,但不管怎么样,不让她知道清雅轩和她有关总是没错的,只是苏家这样不防备人,明妧也是头疼。

    陪了苏老夫人许久,苏老夫人一脸慈爱道,“今儿天气不错,你们去花园逛逛吧,在外祖母这里用了饭再回去。”

    苏瑶几个就拉着明妧去逛花园了。

    苏家一群雅人,花园精致,处处透着雅韵,才几天没来,就感觉景致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逛了一圈,苏梨就望着明妧道,“我昨晚画了幅画,还没有想好题词,表姐帮我题词一首可好?”

    她俏皮的眨眼,明妧头大,她题词要看运气啊。

    苏梨拉着明妧去她们三姐妹的竹屋,刚进院子,身后跑来一丫鬟,跑的上气不接下去,气喘吁吁的,“不,不好了……”

    苏蔓回头,皱眉道,“什么不好了?”

    丫鬟拍着胸口道,“绣房出事了,表姑娘的嫁衣起火了。”

    苏梨脸色一变,“你是说朝霞锦的嫁衣起火了?!”

    丫鬟点头如捣蒜。

    题词远没有明妧的嫁衣重要,苏蔓几个赶紧往前走,本来是想去绣房的,不过半道上丫鬟告知,着火的嫁衣送到秋水院了,她们就直奔秋水院了。

    正堂内,苏老夫人和三位苏太太都在。

    绣房管事的和几位绣娘都跪在地上,那件嫁衣用托盘装好摆在苏老夫人跟前。

    明妧望去,就看到嫁衣上被烧出来好几个小洞,怎么看怎么暴殄天物。

    苏老夫人又是心疼又是生气,朝霞锦珍贵,她只见过这么一块,苏氏当年都没舍得做嫁衣,给明妧出嫁,特地让苏家绣,结果却被烧了,她怎么跟苏氏交待,要是叫定北侯府知道,还不得笑话苏家。

    几位绣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苏梨进去就道,“娘,方才我去看朝霞锦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烧了?”

    苏大太太看到明妧,她歉意道,“是大舅母对不住你,好好的朝霞锦送来,我苏家却让它被烧成这样,大舅母……”

    要是能赔,苏大太太就是砸锅卖铁也会赔明妧,可朝霞锦没地方卖啊。

    明妧没说话,她走到小几边,把烧掉的嫁衣拿起来,她是想看看有没有办法补救,可是一拿起来,她鼻子动了一动,眸光就冰冷了起来。

    她回头,望着苏梨道,“表妹是独自去看朝霞锦的,还是和四皇子妃一起去的?”

    苏梨忙回道,“是和四皇子妃一起去的,她想看看朝霞锦做的嫁衣是什么样子的,还说如果她没有代替你上花轿,朝霞锦就是她的,当时离绣房不远,我见她实在想看,就陪她去了。”

    说着,又觉得这话是在怀疑卫明柔,再加上大太太瞪她,她赶紧道,“四皇子妃看到朝霞锦,只是伸手摸了下,我也摸了,外面丫鬟禀告公公找她,我们就离开绣房了,只待了小会儿。”

    当时走的时候,朝霞锦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不可能和四皇子妃有关。

    苏蔓见明妧眸光冷沉,嫁衣被烧,不吉利,她生气也正常,可是知道嫁衣被烧时,她并没有这么生气,她问道,“大表姐可是发现了什么?”

    明妧点头道,“嫁衣上被人撒了磷粉。”

    苏蔓不懂,“磷粉是什么?”

    苏家上下和睦,不用宅斗,这些害人的手段,她们都不知道,明妧便解释道,“磷粉着火点很低,今儿太阳大,在阳光下多晒一会儿就会着火。”

    绣娘忙道,“绣嫁衣的位置正午会晒到半个时辰的太阳,方才绣娘就在旁边,嫁衣一着火,就赶紧扑灭了。”

    也正因为火灭的及时,所以嫁衣裳被烧的洞才不大,但如朝霞的红上的多了几个小黑洞,怎么看怎么丑。

    明妧把朝霞锦拿起来,道,“我看这洞不大,应该能补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