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平分
    ,精彩小说免费!

    进了二门,明妧迈步朝长晖院走去,远远的,她就看到一双喷火的眸子,那双眸子不是别人,正是卫明柔。

    在苏家碰到她,回了侯府,还碰到她,她不是回宫了吗?

    明妧不想和她说话,单看那眼神,就知道会起争执,她没力气和她争,惹不起,躲着点。

    可有些人,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开的,卫明柔把明妧的去路挡了,直接朝她伸了手,“你不想见我可以,把我的东西先给我。”

    明妧不记得欠了她什么东西没还,她望着卫明柔道,“你什么东西在我这里?”

    如果是指紫玉镯的话,有多远给她滚多远,还没完没了了。

    卫明柔冷笑一声,“看来是不想给我了。”

    明妧不喜猜测,精致的脸上蒙了一层寒霜,淡漠道,“不要和我打哑谜,我猜不透,有话就直说吧。”

    这是什么态度,卫明柔恼了,“清雅轩的股份!”

    明妧怔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清雅轩的股份是苏家给她的,几时成了她卫明柔的东西了,找她要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这都是谁惯出来的毛病。

    而且要东西就算了,还一脸的不耐烦,催促道,“我还急着回宫,把我的那一成给我。”

    给你个大头鬼!

    苏家给两成股给她家姑娘是因为她家姑娘帮清雅轩起死回生,她帮苏家什么了,一见面就伸手要,谁欠她的。

    看着卫明柔伸着的手,喜儿恨不得拿柳条枝狠狠的抽两下,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

    她找夫人要东西,姑娘都不跟她争,她还惦记姑娘手里的,气死她了。

    喜儿盯着明妧,怕她真的视金钱如粪土,把股份给了卫明柔。

    明妧不争不夺,但不该卫明柔得的东西,她也休想从她手里讨去,明妧冷道,“谁告诉你苏家给了我两成股份的?”

    这事知道的人,只有她们几个,再就是苏家,苏梨不可能告诉她这事。

    卫明柔冷笑一声,“是不是我不知道这事,你就打算不给我了,将我的那一份据为己有?”

    明妧唇瓣掀起一抹讥讽的笑,到底谁把谁的东西据为己有还不一定,“苏家是给了我两成股,但那是给我的,与你何干?把路给我让开!”

    明妧径直往前,卫明柔伸出胳膊把明妧的去路挡了,大有不给她,她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真是分文必争。

    这条路很宽,明妧从旁边走,卫明柔的丫鬟挡上来,主仆两把路挡的严严实实的,明妧心口堵着一团气呢,卫明柔堵她的路就算了,她一个丫鬟算哪根大蒜,也敢助纣为虐,明妧手一抬,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打的丫鬟眼泪涌了出来。

    打完了人,明妧施施然离开,身后卫明柔气的咬牙切齿。

    明妧一巴掌消了自己的气,当然,也把事情闹大了,侯府四下有丫鬟,她还没走到长晖院,她打了卫明柔丫鬟的事就传到老太太耳朵里了。

    而且,卫明柔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明妧前脚到长晖院,她后脚就带着丫鬟赶到了,而且双眸通红,满脸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挨了一巴掌的是她。

    她进屋就扑到老太太怀里,要老太太给她做主。

    老太太正打算问明妧到底怎么回事,见她哭,先宽慰她,才问道,“出什么事了?”

    卫明柔浓密卷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泪珠,如梨花带雨,我见心怜,和她一比,明妧脸色冷硬,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怎么看错的都是她。

    卫明柔抽泣的解释道,“苏家给了两成清雅轩的股份给大姐姐,其中一成是给我的,我找大姐姐要,她不给我,还打丫鬟……”

    老太太愣了下,望着明妧道,“苏家给了两成清雅轩的股份给你们?”

    清雅轩是苏家的,苏家就靠着清雅轩过日子,竟然分了两成给她们,苏家对外孙女的疼爱,老太太自愧弗如。

    明妧淡淡道,“苏家是给了两成清雅轩的股份给我,我今儿去苏家,也是为了这事,我没打算要,但苏家执意不收,我又给带回来了。”

    二太太在一旁,道,“清雅轩的股份是苏家给你们两姐妹的,你不要,好歹问过明柔的意思吧,你擅自做主就算了,她找你要,你不给还打人,霸占胞妹的东西,你不怕传扬出去,坏了你的闺誉?”

    只要卫明柔一受委屈,二太太绝对是头一个站出来的,而苏氏,这会儿都还没赶来。

    明妧干净澄澈如湖水的眸子溢出几分嘲笑,拿闺誉来压她,她就会乖乖把股份送上吗,未免也太小瞧她了,“三妹妹说苏家给我的股份有她一半,二婶就深信不疑?”

    二太太笑道,“你和明柔都是苏家外孙女,一视同仁,有你的,自然有明柔的,苏家自诩诗礼传家,不可能连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都不懂。”

    懂的还真多呢,明妧看着二太太道,“幸好二妹妹不在,不然让她听到二婶说一视同仁,估计会伤心死。”

    二太太脸色变了变,明妧收回眸光,把怀里那张股份递给老太太过目,然后道,“祖母,您看这像是让我和三妹妹平分的意思吗?”

    纸上明确写着清雅轩的股份两成归明妧所有,上面印了清雅轩的印,还有苏老太爷的。

    这只是给明妧的,一点平分的意思都没有。

    卫明柔纯粹是无理取闹,但苏家怎么只给明妧不给明柔?

    老太太想不通,卫明柔坐在一旁,伤心道,“我是哪里做的不够好,外祖父和舅舅们要这么对我?!”

    你不是做的不够好,而是什么都没做,净想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只是以卫明柔的性子,明妧还真怕她直接去苏家问,到时候让苏家上下难堪,明妧眼珠子一转,便寻了个理由替自己,也替苏家遮掩道,“我也不懂,方才问了外祖母我才知道,娘亲无意间说起嫁妆的事,给我的嫁妆远比不上给三妹妹的,怕我心里不舒服,再加上清雅轩前些日子被状元坊逼的喘不过气,给我两成股分,一半是给我做添妆,让娘亲不用太为难,二来是让我和镇南王世子能做清雅轩的靠山。”

    老太太恍然道,“原来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