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好骗
    ,精彩小说免费!

    珍珠祈求的看着明妧,道,“夫人叮嘱过,她身上有胎记的事,不许对任何人提起,谁敢泄露,直接杖毙。”

    这话,也算是承认苏氏胳膊上有胎记了,但明妧眉头打了个死结,“不许对任何人提及,也包括我在内?”

    珍珠摇头,“奴婢不知道。”

    珍珠这么顽固,实在不讨喜,但换个角度,她越顽固,越证明她对苏氏忠心,明妧起身将她扶起来,道,“我知道你对我娘忠心耿耿,问胎记,在我看来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别说是我,就是旁人问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娘亲不还指着我找回大哥吗,唯一知道的也只有他身上有块胎记。”

    明妧循循善诱,珍珠道,“身上有胎记,的确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明妧打破砂锅问到底,道,“我娘怪罪起来,有我一力承当,绝不会牵连到你。”

    明妧都给了保证,珍珠就知道明妧的决心了,她望着明妧道,“今儿穆王府云嬷嬷来找二太太,问二太太胳膊上有没有一颗莲子大小的胎记,二太太说没有,云嬷嬷就回去了,云嬷嬷走后,四太太问二太太,云嬷嬷找她何事,当时夫人也在场,二太太说穆王府是好心,见二姑娘哑巴,但聪慧机灵,不像是高烧导致的,云嬷嬷之前见过有人哑巴是被家中长辈冲撞的,胳膊上长胎记,会导致府中子嗣艰难,但不是没有化解的办法,搬去庵堂祈福一年,即可化解。”

    当时,二太太庆幸自己胳膊上没有长莲子胎记,府里四房子嗣都艰难,要是老太太知道,肯定会让她搬去庵堂住了,可是苏氏听的心直往下沉。

    等二太太她们走后,苏氏就给几个贴身伺候的丫鬟下了封口令,她胳膊上有胎记的事,不许对旁人提及,谁也不许。

    说完,珍珠道,“夫人打算过两天去佛光寺找大师问问,看有没有化解的办法。”

    明妧只觉得脑门上全是乌鸦,成群结队的飞过来绕过去,苏氏是不是太好骗了一点,二太太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啊,二太太要是存心卖她,她指不定还给她数银子呢。

    珍珠站起身来,道,“姑娘,奴婢知道的都告诉您了,没事奴婢就先回去了。”

    明妧给喜儿使眼色,喜儿拿了一荷包塞过去,珍珠道了谢,喜儿送她出院门。

    外面,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上,浓密树叶间,暗卫隐身其中,无人得见。

    他手扶着树,打算跳下,就听屋子里丫鬟在说话,“姑娘,二太太的话,您信吗?”

    “这样的鬼话,也就骗骗我娘了。”

    “……”

    暗卫收回看着窗户的眸光,纵身一跃,矫健的身姿如鬼魅一般出了定北侯府。

    沉香院,书房。

    没外人在,楚墨尘摘掉了蒙着眼睛的纱布,修长如笋的手指翻着书,俊逸的容颜,找不出一丝的瑕疵,精致的天妒人恨。

    屋子里,暗了一瞬间,紫檀木书桌前,多了一暗卫。

    赵风见了就道,“怎么回来了,卫大姑娘找世子爷有事?”

    赵成摇头,“有件事,属下不敢擅自做主,特来禀告世子爷。”

    楚墨尘眸光从书本上挪开,望着赵成道,“什么事?”

    ……

    明妧迈进幽兰苑,就觉得气氛和以往大不相同,丫鬟婆子都望着正堂,交头接耳,都不用竖耳朵,就能听到丫鬟们在说什么,都在夸皇上赏给定北侯的美人漂亮呢。

    明妧也想瞧瞧皇上赏的美人有多漂亮,往前走了几步,就见赵妈妈领着两姑娘走出来。

    只一眼,明妧脑袋里就开始往外蹦词了:明眸皓齿、冰肌玉骨、闭月羞花、倾国倾城……

    不愧是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人间绝色啊。

    说句实在话,这两美人正当妙龄,一清雅,一妩媚,上了年纪的孙贵妃真的不能和她们相提并论。

    这么漂亮的姑娘,皇上居然舍得赏给她爹,虽然给苏氏添堵了,但明妧要说一声,皇上不是昏君啊,昏君拿舍得把这样的美人送人,不逼着臣子敬献就不错了。

    两姑娘气质也不错,从宫里被送来给定北侯做妾,也没见到眉间有不满。

    这么养眼的姑娘不多见,等她们都走远了,明妧才把眸光收回来,进屋去见苏氏。

    去的不赶巧,正碰到苏氏和定北侯闹脾气呢,“既然喜欢,侯爷怎么没和她们一起走……”

    “谁说我喜欢了?”定北侯无奈道。

    苏氏酸道,“眼珠子都差点收不回来,我嫁给你十几年,你几时这么见过我?”

    走到屏风处的明妧,整个人就是一大写的尴尬,她刚刚看两美人不就是眼珠子差点收不回来么,不怪她多看几眼,真的漂亮啊……

    明妧犹豫着要不要先走,接下来应该是她爹哄她娘了,她听着不合适,她要转身,身后丫鬟就给她请安,“大姑娘,怎么不进屋?”

    明妧再抬头,就见定北侯坐端正了,对苏氏道,“那两美人,不是,那两姑娘身份不同一般,皇上不是真的赏给我开枝散叶,他是没地儿塞,才塞给我的。”

    苏氏望着定北侯,道,“她们能是什么身份?”

    虽然语气还有些硬,但脸色已经好转了不少,定北侯难得见她吃醋,真想多看会儿,又顾及她气大伤身,便道,“她们是晋王献给皇上的。”

    晋王乃太后亲生,他送的美人,就算再美,再舍不得,皇上也不敢放身边啊。

    晋王酷爱美人和美酒,经常喝的烂醉如泥,气的晋王妃进宫找太后告状,他离京办差,手下人投其所好,献了两美人给他,他见实在是美,和她们一比,宫里头一半的嫔妃都是庸脂俗粉,平常皇上也赏美人给他,兄弟间,要礼尚往来,故特地带回京,献给皇上。

    把最好的留给皇上,这是晋王的忠心,但要说放在身边,皇上是真不敢,正愁不知道怎么打发,刚巧定北侯身子渐愈,皇上就把两美人打发到定北侯府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