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恶劣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觉得楚墨尘性子恶劣,楚墨尘同样觉得她性子不够温婉,她有一点大家闺秀的做派吗,还调戏他,他可是男子,只见他好看的唇瓣张开,道,“先把门锁上。”

    明妧愣了一瞬,她回头看了一眼,喜儿已经麻溜的把门栓上了,明妧再回头就看到某男伸手解腰带,她眼珠子瞪圆,“你干什么?!”

    楚墨尘抬头看着她,妖魅凤眸含笑,“不脱光,怎么让你一次看个够?”

    明妧脸红如霞,她是大夫,不知道看过多少男的身体,让人脱衣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这厮脱衣服,她居然有些害怕,这可不是她。

    明妧把心底不明的感觉压下,笑看着他,清脆应道,“好啊。”

    楚墨尘,“……”

    喜儿捂脸,这么孟浪的话,绝对不是她家姑娘说的出来的!

    赵风站在一旁,两眼望着天花板,肩膀直抖,爷战无不胜,今天一脚算是踢到铁板了,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啊,看他怎么收场。

    这样的对话,如果只有两个人在,那是怎么听怎么暧昧,可多了喜儿和赵风,那是怎么听怎么尴尬了。

    楚墨尘手还搭在腰带上,而明妧一脸你快点,我耐心也不够好的神情,他心堵的慌,这还是不是女人了,“你知道怎么样才是大家闺秀吗?”

    明妧轻笑一声,“激将法对我没用,我要是寻常的大家闺秀,当初我就死在崖底了,楚世子一再闯我闺房,我若是大家闺秀,早就羞愤自尽了,可偏偏,我不止是定北侯府嫡女,我还是一名大夫,大夫眼里不分男女。”

    明妧说着,楚墨尘把手挪开,她眉头一挑,补了一句,“现在可以脱了吗?”

    楚墨尘脸上的笑容僵硬,不过很快,他又笑了。

    他推着轮椅走动,明妧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就那么看着他,结果楚墨尘用轮椅把门挡住,一边吩咐赵风道,“把这丫鬟带出去。”

    赵风就知道他家世子爷要动真格的了,他朝喜儿走过来,喜儿死死的抓着明妧的衣袖,明妧也吓住了,人多她占优势,要是只剩她和楚墨尘在屋子里,他即便断一条腿,她也不占什么优势啊。

    想到什么,明妧拍拍喜儿的手,笑的自信十足道,“你和暗卫出去吧。”

    喜儿急了,姑娘不会是被镇南王世子的美貌迷昏头了吧,还没有成亲呢,不能越矩啊啊啊!

    明妧让她别担心,喜儿急道,“姑娘,你要矜持啊!”

    明妧一口老血涌到喉咙住,差点没喷喜儿一脸,她哪里不矜持了,她就问她哪里不矜持了?!

    一个在崖底天天怂恿她霸王硬上弓的丫鬟居然有一天要她矜持,她要不矜持,她早被她带沟里去了好么。

    反正明妧翻什么白眼,喜儿都不松手,明妧只能使出杀手锏了,“放心吧,他在我眼里还没有二十万两和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值钱,我不会犯傻的。”

    喜儿想想也是,只是眼角余光瞄到某男黑成锅底的脸色,喜儿给明妧使眼色,姑娘,你口不择言惹人生气了。

    不用喜儿提醒,背后传来的寒气就告诉她了,明妧回头,直视楚墨尘的黑脸,不愧是人神共愤的容貌,即便脸再黑也养眼,别有韵味。

    楚墨尘真的有掐死明妧的冲动了,一言不合就提这事,他现在越来越看他爹不顺眼了,没有这么坑儿子的,知道明妧脾气不够好,不是那种温顺的猫,要是真那么温顺,他未必会看的上眼,他将火气压下道,“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他是镇南王世子,也就是未来的镇南王。

    镇南王府能随随便便给她二十万两,足见钱多,至于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难道还比的上镇南王世子妃吗?

    看着一脸聪慧,怎么到关键时候就犯傻呢,刚这样想,就听明妧不以为然道,“镇南王府钱再多,那也不是我的啊。”

    楚墨尘嘴角噙了一抹淡笑,他醇厚的声音传来,“你不会吹枕边风吗?”

    明妧,“……”

    赵风一脸惊恐的望着楚墨尘,爷居然教卫大姑娘吹枕边风,他是不是疯了?

    见所有人都望着他,楚墨尘轻咳一声,掩去尴尬,如果细细看,还是能发现他微红的耳根和脸上一朵疑红,刹那间,仿佛雪山之巅,朝霞照耀下,一朵孤傲雪莲悄然绽放,明妧觉得魂魄都要被勾走了,心底有声音告诉她,离这个男人远点儿,不然将来会脱不了身。

    书房内,静谧了片刻,被一醇厚如酒的声音打破,“说正事吧。”

    明妧修长的睫毛轻颤,居然还有正事和她说,望着楚墨尘,明妧道,“你是说砸窗户的事?”

    回来的路上,她就想过了,就算再急着见她,也不至于急到砸窗户的地步,真那么急,大可以让雪雁去找她,而不是这么急急忙慌的砸窗户,她便宜爹定北侯是武将,武功不差,万一被逮到了,他百口莫辩。

    只是她要说的是定北侯府的家事,与他无关啊,明妧想不通,就听楚墨尘道,“你要告诉定北侯的事,我知道几分,你想过告诉他之后的后果没有?”

    明妧望着他,见他神情凝重,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她道,“能有什么后果?”

    她只是同情卫明蕙,再加上对二房所作所为不耻,二太太为了四皇子妃的位置算计她,算计长房家财,她岂能让她的阴谋得逞?

    楚墨尘就猜到明妧只想到定北侯,幸亏他来的及时,他道,“孙贵妃和四皇子同意四皇子妃替你上花轿,是因为她是定北侯亲生,如果她不是,孙贵妃和四皇子还会在乎她吗?这件事一旦抖出来,孙贵妃一定会求皇上治定北侯府的罪,同样是赐婚,但有先后之别,到时候你我婚约作罢,你只能嫁给四皇子。”

    就算皇上顾忌他冲喜,但因为被亲爹坑,明妧一年后还能再嫁。

    万一孙贵妃退而求其次,让皇上再下一道圣旨,要明妧一年后以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嫁给四皇子……

    想到这种可能,楚墨尘就坐不住赶紧来找明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