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觉悟
    ,精彩小说免费!

    她以为卫明依是拿卫明蕙开刷,有些恼了,只听卫明依道,“宣平侯世子的确四肢健全,但他有二十六岁了,嫡妻难产而死,留下一子,填房两年前病逝,留下一女。

    有说填房是病逝的,有说是被活活气死的,宣平侯世子吃喝嫖赌,斗鸡遛狗样样都会,有嫡子还有嫡女,世家大族哪个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做填房的填房?”

    明妧气笑了,卫明蕙哭的更凶了。

    真的是没有对比,就不知道陈大少爷断一条胳膊算不错了。

    看着卫明蕙哭,卫明依则望着明妧道,“说来都怨大姐姐你。”

    明妧敛眉,“怨我?”

    如果怪她不应该阻拦二太太的话,那根本就怪不到她,二老爷明天才回忠武将军,宣平侯夫人早早的就到了,她劝还是不劝,二太太都倾向更富贵权势的宣平侯府。

    卫明依点头,“当然怨你,要不是你执意要带二姐姐去穆王府,二姐姐至今还养在深闺人未识,她不是生来就是哑巴,她是因为高烧导致的,生儿育女完全不成问题。

    就算生不了,人家也有儿有女不在乎,而大伯父救过皇上,深受皇上信任,三姐姐是四皇子妃,你又即将嫁给镇南王世子,整个京都有谁有咱们定北侯府风光?

    要是二姐姐唯唯诺诺上不得台面就算了,偏偏她没有一个做哑巴的觉悟,你看她在穆王府玩的多开心,连穆王妃都夸赞她,赏赐她,那么多去参加宴会的姑娘,只有你们两个得了穆王府的赏赐,大家一议论,那些歪瓜裂枣亲事困难的,自然就把眼睛盯到二姐姐身上来了。”

    卫明蕙高兴,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很快能说话,那种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喜悦,再加上她哑巴,自然引人注目。

    这么说,明妧还真的要担一部分责任了。

    卫明蕙当然不怪明妧,那样太没良心了,但是让嫁给那么样的男子,她宁肯一头撞死。

    明妧安抚卫明蕙,见卫明依她们在一旁看着,道,“你们先回去吧。”

    卫明依轻哼一声,也没有多待,迈着轻快的步子怎么来的怎么走了,走到屏风处,还回头望过来,隔着珠帘,昂着雪白的颈脖道,“我们要去逛街挑几本书,可别说我们没告诉你。”

    这是在记恨上回明妧害她们受罚的事,明妧没接话,等她们走后,明妧才望着卫明蕙道,“别哭,有我在,不会让你嫁给宣平侯世子的。”

    四儿哭道,“太太都答应了。”

    她答应了没用,这句话差点就脱口而出了,明妧忍着道,“你们不信我?”

    喜儿推了四儿一把道,“我家姑娘说到就会做到,到时候亲事退了,你们不是白哭了吗?二姑娘将来是要嫁天下第二好的男子的。”

    四儿擦掉眼泪,道,“为什么是第二好?”

    喜儿咯咯笑,“第一好的男子我家姑娘先嫁了啊。”

    屋外,暗卫点头,目露赞赏,这丫鬟给世子爷的评价中肯。

    哄了好一通,才将卫明蕙的眼泪哄歇,许是哭累了,她竟靠着明妧的肩膀睡了过去,明妧就扶她在贵妃榻上睡下,又拿了薄纱来替她盖上,叮嘱四儿和雪雁照顾好她,然后就带着喜儿去了幽兰苑。

    内屋,苏氏正在看账册,一边吩咐赵妈妈,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她抬头看到明妧,温和的脸庞上就漾开一抹笑意,道,“怎么过来了?”

    明妧走上前,在苏氏身边坐下道,“二妹妹知道二婶把她许配给宣平侯世子做填填房的事,在我那里哭了半天,这会儿睡着了,我心里难受,来找娘说说话。”

    苏氏叹息一声,知道明妧和卫明蕙关系好,心疼她,便道,“娘也觉得你二婶过分了一点儿,但这是二房的事,娘也不好插手。”

    不是不好插手,而是苏氏是不喜欢管闲事的性子,克己复礼,明妧道,“当初三妹妹替嫁,我选镇南王世子时,二婶可没少掺和,她能管我,娘怎么就不能管明蕙了?”

    苏氏见明妧脸上有薄怒,还带了几分失望,苏氏无奈道,“你和明蕙情况不同,她说不了话,不嫁人,将来不是搬去庄子上住,就是青灯古佛一辈子,你二叔二婶是怎么对待明蕙的,你也知道,在府里丫鬟都敢蔑视你二妹妹,一旦搬去庄子上住,那些捧高踩低的下人还不知道怎么欺凌她。

    宣平侯世子是混账了些,但两家联姻,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定北侯府的面子上,也不敢太过分,要真委屈了,还能回来告状,那时候你爹就能出面替你二妹妹出头,就算宣平侯世子对她差一点,侯府给的陪嫁也足够你二妹妹一辈子衣食无忧,比去庄子上好。”

    明妧没想到卫明蕙不嫁,会是这样的下场,听的人心都拔凉拔凉的。

    明妧把丫鬟支开,苏氏不解,等人都走了,明妧望着苏氏道,“娘,二妹妹的哑疾不是高烧导致的,是有人给她下毒,我给她解毒了,要不了几个月,她就能说话。”

    苏氏听得一愣,声音拔高了几分,“下毒?”

    那明显不敢置信的声音,明妧点头道,“就是下毒,为了查出下毒之人,也为了替我守住会医术的事,我没让二妹妹说。”

    苏氏急道,“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也隐瞒,你要早点让你二叔二婶知道明蕙能说话,她肯定不会答应这桩亲事的。”

    明妧呕血,真的,她快要被苏氏的天真给打败了。

    而且苏氏接下来要说的话,连明妧都要上火了,“宣平侯夫人和你二婶约定,过两天就送纳采礼来,聘礼一下,这亲事几乎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不行,我得告诉你二婶去……”

    苏氏是真的心疼卫明蕙,她起身就要走,明妧将她拉坐下,头疼道,“娘,还没找出给二妹妹下毒的人,不知道毒哑她的目的,你贸贸然告诉二婶,闹的大家都知道,亲事能不能退还不一定,但二妹妹一定会有性命危险,你不是帮她,是在害她。”

    苏氏脸上的急色冷却,慎重道,“你二妹妹从小就哑巴,她那么小,能得罪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