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牵连
    ,精彩小说免费!

    天知道她得罪了什么人,那么小的事,卫明蕙早不记得了,明妧觉得十有**是被苏氏和定北侯牵连了。

    肯定是二太太有所求,他们不答应,正好又看到卫明蕙天真烂漫的样子,心头恼火,所以拿卫明蕙出气。

    明妧深呼一口气,不止苏氏天真,她自己也够天真的,她为什么要指望苏氏呢,苏氏看着就软绵绵的好欺负啊,二太太凌厉脸皮又厚,苏氏和她对上,不肖两个来回就会败下阵来,明妧道,“娘,这事我自己办啊,你别管了。”

    苏氏正要问明妧打算怎么办,外面丫鬟请安声传来,“见过侯爷。”

    门推开,定北侯迈步进来,见屋子里只有苏氏和明妧,外加喜儿,不由得道,“母女两说什么体己话,把丫鬟都轰出去了?”

    苏氏嗔笑道,“还能说什么,我在教明妧,待会儿侯爷从宫里回来,少不得皇上要赏赐一番,让她开口要,免得都放到公中,再拿还被人盯着。”

    定北侯嘴角抽了下,道,“这回,皇上倒是赏赐我不少,两匹云锦给老太太,其他的都给明妧陪嫁。”

    “这还差不多,”苏氏笑了一句,问道,“那两美人呢?”

    定北侯坐下,喜儿赶紧给他斟茶,他道,“皇上赏我了,肯定不会再收回去,我也不能随便送人,正巧云王府送奏折进宫,说是过不多久要来京,到时候,府里设宴,宴请云王府,让云王爷开口要美人,带到封地去,我再向皇上告罪,挨几句数落,这事就过了。”

    不能即刻送走,苏氏有些失望,但好歹给她们做了安排,妥善周到,谁也不得罪。

    苏氏又和定北侯说起两美人去晋王府拿东西的事,定北侯又不在乎两美人,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随苏氏安排。

    正说着话,外面丫鬟就来禀告,说是紫月姑娘和青霜姑娘回府了。

    苏氏就让她们进来,两人娉娉袅袅的进屋,婀娜多姿,钟灵毓秀,怎么看怎么养眼。

    她们福身见礼,苏氏就道,“你们为何被皇上赏赐给侯爷,你们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侯爷陈年旧疾渐愈,但毕竟还未好全,大夫叮嘱这两个月要好好歇养,两个月后再给你们开脸,姑娘之身,住在东院不合适,我让丫鬟帮你们搬到听雨轩住,也不用来给我请安,吃穿用度,以府里待客的标准,缺了什么,让丫鬟禀告一声。”

    苏氏吩咐完,看了侯爷一眼,“侯爷,这样安排可好?”

    侯爷点头,“听夫人的。”

    紫月和青霜互望一眼,眸底光芒流转,不是说定北侯的身子好了吗,却把她们干晾两个月,这是怕她们勾走了定北侯的魂,自己先怀子嗣巩固地位吗?

    她们是皇上赏赐的,除非她们死,否则永不出定北侯府。

    两个月时间改变不了什么,两人恭敬有礼的福身道谢。

    两人没有府里那些妾室的不安分,眼睛围着侯爷打转,一逮到机会就发嗲,声音酥的人骨头都软了几分,可越安分,苏氏越不敢掉以轻心,能被晋王挑选入宫做棋子,又岂是寻常人?

    两人走之前,眸光从明妧身上扫过,倾城一笑,笑的明妧脑袋顶上一个大问号:为什么要勾引她?

    定北侯小坐了会儿就走了,他从宫里头带回来的赏赐,两匹云锦孝敬了老太太,余下的都送到了幽兰苑。

    四匹蜀锦,两幅画,一对玉如意,一小匣子珍珠和一对彩瓷,苏氏最喜欢珍珠,笑对明妧道,“这些珍珠色泽莹润,明儿娘送苏家去,给你镶在嫁衣上,一定漂亮。”

    明妧打算回菡萏苑,雪雁来禀告说卫明蕙醒了回褚玉轩了,明妧干脆就陪苏氏用午饭。

    午饭多吃了半碗,肚子有些撑,就去花园赏花,一边欣赏牡丹,一边想着怎么帮卫明蕙,想的有些入神,就听喜儿道,“姑娘,五姑娘她们逛街回来了。”

    明妧回头,就看到卫明依她们有说有笑的走过来,身后丫鬟皆抱了厚厚一摞书。

    本来她们是回去的,看到明妧,特地大声道,“本以为清雅轩的书够便宜了,没想到还有更便宜的,可怜清雅轩前些日子挂的横幅说买贵包退,今儿去退书的都快把清雅轩的门槛踏破了。”

    喜儿一听,眼睛就睁大了,“还有比清雅轩更便宜的?”

    那边,卫明依继续道,“估计要不了两天,清雅轩又要关门大吉了。”

    喜儿担忧的看着明妧,明妧道,“去打听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喜儿点点头,赶紧去前院打听,只是走到半天,一丫鬟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她又跑回来道,“姑娘,三表少爷来了。”

    明妧就迈步朝外院走,刚走到二门,就看到了苏阳,她道,“表哥是为清雅轩来的?”

    苏阳神情凝重,“表妹也听说了?”

    明妧只道,“只知道一点,正打算让丫鬟去打听,表哥就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苏阳无奈道,“状元坊疯了,不惜赔本也要拖垮清雅轩。”

    要是苏家财力雄厚,可以选择和状元坊拼到底,可是苏家只有清雅轩一个赚钱的生意,就怕状元坊没垮,清雅轩先垮掉,苏家没辄,只能让苏阳来找明妧看看,有没有什么挽救的办法。

    明妧好奇道,“状元坊的书是手抄本,哪来那么多书卖?”

    苏阳回道,“状元坊原本就屯了不少书,再加上从附近州郡买了书来卖,就不少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苏阳说状元坊疯了。

    状元坊不在乎能不能挣钱,人家要的是清雅轩没有生意可做。

    闻言,明妧噗呲一笑,“要真是这样,苏家反倒不用急了。”

    苏阳诧异的望着明妧,怎么能不急,祖父都急的上火了,明妧笑道,“手抄本毕竟有限,哪里比的过印刷本,状元坊再有钱,没有书卖,它也撑不了多久,而且附近州郡的书都送来京都了,那意味着州郡书籍变少,苏家大可以暂时放弃京都,把书运到其他州郡去卖,我就不信状元坊还能继续追过去挤兑清雅轩。”

    做生意,要的就是脑袋灵活,陷于困境就要想办法找出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