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凶残
    ,精彩小说免费!

    阳光下,明妧笑容从容自信,一双清澈水眸,秋水盈盈,看的苏阳一时间挪不开眼,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在表妹这里就变的这么简单了?

    明妧继续道,“之前表哥和我说纸张的事,我也想过了,纸张成本高,这一点状元坊占优势,我想状元坊逼不了清雅轩关门,肯定会想办法阻断清雅轩纸张供应,那时候就是有印刷术,没有纸张,也是空谈,这才是清雅轩真正的危机,清雅轩当务之急是要把纸张的成本降低下来,才能提高利润。”

    明妧不说,苏阳还没意识到,清雅轩喉咙被人扼着呢,他一筹莫展,“想要降低纸张成本,难。”

    喜儿则望着明妧道,“姑娘,你有办法?”

    在喜儿眼里,她们家姑娘什么都会,不会的话,她不会这么说。

    苏阳也望着明妧,明妧道,“我倒是从书上看过大概流程,回头我仔细想想,回想多少都写下来,表哥找几个老实可靠会造纸的匠人,让他们慢慢摸索吧。”

    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前世纸张太便宜,她压根就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自己造纸。

    苏阳则问道,“表妹可记得书名,苏家藏书多,回去我找找。”

    明妧狂汗,你就是把苏家藏书翻遍,你也找不到我说的书好么,明妧只能说不记得书名了。

    苏阳怕苏家上下着急,现在有了解决办法,他道,“我先回苏家了,改日再来给姑母请安。”

    明妧送他出门,目送他骑马离开,然后才转身。

    下了台阶,走了百十来步,身后一小丫鬟跑过来,道,“大姑娘,宣平侯世子出事了。”

    明妧听得一怔,喜儿一脸八卦神情,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丫鬟回道,“宣平侯世子在百花楼喝花酒,搂着姑娘下楼的时候,一脚踏空,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喜儿听得眼睛睁的圆溜溜的,在心里骂了一声活该,又问道,“摔死了吗?”

    “……没有。”

    小丫鬟默默的离喜儿远一点儿,这丫鬟有点凶残,摔一跤就巴不得人摔死了,心肠不好。

    小丫鬟禀告完,就赶紧去内院禀告老太太和二太太她们知道,京都出的这些事,都是谈资笑料,回头贵夫人们一处议论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多丢脸,尤其二姑娘和宣平侯世子现在有了口头婚约,更要关注一二。

    喜儿高兴,回头就见明妧眉头拧着,上回成国公府大太太母女也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这一回,会不会也是暗卫的杰作?

    不管是不是,这对卫明蕙来说都是好事一桩。

    宣平侯世子从百花楼上滚下来,丢的不止宣平侯府的脸,还有定北侯府,有这样的女婿,做岳父的岂会脸上有光,苏氏再从中劝说一番,这桩亲事应该能退掉。

    明妧想的很好,但是她低估了二太太拿卫明蕙“废物利用”的心,她又不是不知道宣平侯世子是什么人,从不从楼梯上滚下来,都改变不了他的本性,她要的是两家联姻,成了亲家之后,宣平侯府能助二老爷一臂之力,或者帮卫明柔。

    苏氏觉得卫明蕙嫁给宣平侯世子是送她进狼窝,还是趁机把亲事退了,二太太不同意,只说事情闹这么大,御史台肯定会弹劾宣平侯,到时候他肯定会管教宣平侯世子,逛花楼还从楼梯上滚下来,脸都丢尽了,一定会痛改前非。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人家宣平侯世子早痛改前非了,肯定看不上明蕙,她是卫明蕙的亲娘,知道怎么做对卫明蕙好。

    二太太巧舌如簧,舌灿莲花,再加上她一句是卫明蕙的亲娘,没人比她更疼卫明蕙了,谁还能说什么?

    再说了,谁也不能保证宣平侯世子经此一事就不会变好,苏氏则以有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婿,有损定北侯府的名声,更是带坏府中少爷,姐夫都能寻花问柳,他们怎么就不行?

    苏氏是定北侯府当家主母,从维护定北侯府名声的角度,她还真的能管上一管,就是二太太不高兴,觉得她管的太宽,手伸的太长。

    老太太觉得两人都说的有道理,便居中采纳,以明蕙还小,让宣平侯府别急着送纳采礼来,观察三五个月再说,如果还天天柳宿花眠,就把亲事退了,算是谁都兼顾了。

    明妧知道二太太是什么人,亲事没能爽快的退掉,其实想想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也就谈不上愤怒生气,左右等她出嫁,卫明蕙的亲事就轮不到她做主了,先让她再蹦跶几天,她越对卫明蕙狠心,回头苏氏和定北侯收拾起她来才越不会心软。

    明妧端茶轻啜,喜儿都佩服她的忍耐力,她都快气炸肺了。

    外面,海棠进来,道,“姑娘,紫月和青霜两位姑娘来了。”

    明妧愣了下,虽然她们搬去听雨轩住了,还是完璧之身,但名义上是他爹的人啊,跑来找她串门,这不合适吧?

    不过人都来了,明妧想到那倾城媚眼,便道,“请她们进来。”

    两人走到珠帘处,明妧才起身相迎,真的,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们好,喊姑娘尴尬,喊姨娘她们又不是。

    紫月和青霜福身给明妧见礼,明妧笑道,“两位来是?”

    青霜妩媚一笑,楚楚可观,唇不点而红,“倒没什么事,之前晋王送我们入宫,我们两姐妹准备了不少礼物,原是打算送给后妃,与她们交好的,现在都用不上了,方才我们姐妹将东西分分,让丫鬟给府里几位姑娘送去,在幽兰苑见过大姑娘,观之可亲,便亲自送来了。”

    也就是说卫明依她们都有份,但是她们是丫鬟送去的,只有明妧是她们亲自来的。

    都有份的东西,明妧就不好推辞了,道了谢,请她们坐下喝茶。

    青霜笑道,“大姑娘不嫌弃就好,时辰不早,我们就先回听雨轩了。”

    明妧也没有多留她们,让丫鬟送她们离开。

    等人走了,喜儿就迫不及待把锦盒打开,看着里面的香罗帕,她惊呼道,“好漂亮!”

    的确漂亮,淡碧色如湖水的绣帕上绣着一朵幽兰,淡淡清香,仿佛置身兰花丛中,摸起来手感也好,不是她寻常用的绣帕能比的,晋王对她们是下了本钱的,可惜皇上没上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