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慎言
    ,精彩小说免费!

    除了两块香罗帕,还有一只金簪,两盒胭脂。

    看到胭脂,喜儿就一惊一乍道,“这是美人阁的胭脂,她们居然送这么贵的胭脂给姑娘。”

    明妧就道,“很贵吗?”

    喜儿点头如捣蒜,“听说美人阁的胭脂最便宜的也要五十两一盒。”

    那是挺贵的,想想她月钱,一个月才二十两,两个半月才能买一盒,府里姨娘的月钱估计十两左右,这一送……几年才能回本啊,这么大方的姨娘,实在是少见。

    不过明妧对古代的奢侈品还挺好奇的,打开就看到桃花般的胭脂,晶莹剔透,闻之清香怡人。

    可是多嗅两下,她眉头就皱了起来,喜儿见了就道,“姑娘,怎么了?胭脂有问题?”

    明妧把胭脂放下,又将另外一盒胭脂拿起来嗅了嗅,道,“没事,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帮我想想怎么回礼。”

    她和紫月、青霜非亲非故,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而且两人在定北侯府也待不了多久,明妧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便挑了两匹绸缎,一对瓷瓶还有几颗金花生,让喜儿和海棠送听雨轩去。

    两丫鬟回来,明妧已经吃完晚饭,雪雁就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喜儿双眼亮晶晶,眉飞色舞道,“我和海棠看她们跳舞一时间忘了时辰,她们的舞姿极美,连三姑娘和她们比都差太太太远了。”

    明妧没见过卫明柔跳舞,不知道她舞姿如何,但喜儿能连用好几个太字,足见紫月和青霜舞姿倾城,不过这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

    明妧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该干嘛干嘛,但有人却是对这事上心了。

    第二天,明妧去长晖院给老太太请安,卫明依和谢婉华一人一边挽着老太太的胳膊,摇啊慌啊的撒娇,“祖母,你最好了,你就答应我们了吧。”

    明妧去的晚了点,不知道她们求老太太什么,不由得好奇一笑,问道,“五妹妹和表妹在求祖母什么呢?”

    老太太头疼道,“她们要跟皇上赏给你爹的两美人学跳舞。”

    卫明依继续撒娇,“祖母,你就答应了吧,她们住在听雨轩,又不是在东院,您是没看见她们的舞姿,要是瞧见了,肯定惊为天人,我要是能学得一二,我做梦都能笑醒了。”

    卫明依苦苦哀求,四太太也希望女儿能学的一技之长,回头参加宴会,一鸣惊人,惊艳四方,求亲之人将门槛踏破,便道,“老太太,你就依了她们吧,紫月和青霜两位姑娘都能给皇上献舞,明依和她们学舞,不算自降身份,再者明依本就没什么长性,等紫月和青霜开脸搬去东院住,就不让她们学了便是。”

    其实,就是跟姨娘学跳舞也没什么,外人又不会知道,况且紫月和青霜还不是一般的姨娘,只是她们是侯爷的妾室,来往不便。

    四太太说着,三太太附和,再加上卫明依她们轮番撒娇,老太太也就点头了,“只有两个月,学多少算多少。”

    卫明依几个高兴的合不拢嘴,道,“祖母,那我们去听雨轩学跳舞了。”

    她们前脚离开,后脚二太太进来,四太太笑道,“二嫂来的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去宣平侯府了呢。”

    二太太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两分,道,“早上醒来,头有些晕,今儿就不去宣平侯府了,明儿再去。”

    明妧看向二太太,脸色红润,身子好的很,她不是头晕不去,她是压根就不想去,拖到宣平侯府送纳采礼来,人家聘礼都送来了,侯府能让人原样抬回去吗?

    要真这么做了,那就是交恶,为了卫明蕙,和宣平侯生出嫌隙,这事老太太不会做的。

    二太太这么说,老太太也没说什么,苏氏就道,“二弟妹身子不适,让丫鬟跑一趟便是。”

    二太太坐下,故作虚弱道,“这怎么行,议亲是大事,宣平侯世子昨儿才出事,我就让丫鬟登门让纳采礼晚些送来,这不是打人家的脸吗?”

    苏氏笑道,“那我替你跑一趟吧。”

    苏氏面容温婉,语气纯和,二太太却是怔住了,她去不了,丫鬟不行,苏氏是定北侯夫人,这身份足够了,这回该推脱不掉了吧。

    二太太摇头道,“大嫂忙着明妧的亲事,已经是脚不沾地了,我怎么好麻烦你,不过明儿再去,晚一天不妨事……”

    话还没说完,外面跑进来一丫鬟,急道,“老太太,不好了!二老爷被人给打了!”

    老太太脸色一变,二太太直接惊站了起来,“谁敢打我们家老爷?!”

    别说她们了,就是苏氏都吃惊,满京都谁不知道定北侯是皇上信任的人,二老爷是侯爷嫡亲的弟弟,背靠大树好乘凉,平常巴结都来不及呢,居然敢打二老爷……

    丫鬟忙回道,“是忠武将军陈大人打的。”

    二太太气的嘴皮都哆嗦,“不过是没把明蕙嫁给陈大少爷,就动手打人,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得亏没同意这门亲事,不然明蕙嫁过去,还能有好日子过?!”

    二太太气头上,一阵痛骂。

    外面,定北侯走进来,道,“二弟妹慎言!”

    二太太脸都紫了,她望着定北侯道,“我说错了吗?”

    老太太心疼儿子,陈将军是习武之人,拳头没轻没重,二老爷一文臣,还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样了,只道,“结亲不成,也不能结仇吧。”

    定北侯坐下道,“今儿换我是陈将军,我也会狠揍二弟一顿出气。”

    亲弟弟被打,做大哥的却向着外人,老太太就知道二老爷是真的做了错事,眉头皱的紧紧的,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定北侯都不愿意提这么丢人的事,但老太太问,他又不能不说,便道,“昨儿宣平侯世子从百花楼摔下,早上宣平侯坐轿子进宫朝臣,刚出门没多久,轿子就断了,宣平侯以为亲事不吉,就和二弟把亲事退了,本来相安无事,可二弟上早朝时,陈将军问他府上考虑的如何了,二弟说想多留明蕙一两年,这边宣平侯把亲事退了,二弟又找陈将军说他仔细想了想,决定同意这门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