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丢人
    ,精彩小说免费!

    说到这里,老太太的脸就绿了,二太太坐了下来,脸一阵红一阵紫。

    明妧两眼直望天花板,喜儿曾说二老爷对卫明蕙还好,至少比二太太好……这样别具一格的好,她算是见识到了。

    定北侯继续道,“陈将军还很高兴,可是高兴没多久,就知道明蕙克宣平侯世子的事,再一打听,他昨儿先替儿子求娶,宣平侯府后来,二弟却骗他说想把女儿多留两年,分明是攀附权贵,现在亲事退了,又想到他了,陈将军脾气好的时候很好,气头上火气也很大,二弟挨打不冤。”

    打的好!

    明妧心底赞赏一声,本来她对二太太说陈将军夫人脾气温和的话将信将疑,但就冲陈大将军的做法,她就对忠武将军府很有好感,定北侯府是受皇上信任,不是他一个四品将军惹的起的,但二老爷这样蔑视他儿子,做爹的要是就这样忍气吞声,连最起码的血性都没有,也教不出什么好儿子。

    老太太气的脸又红又青,骂道,“实在是丢人现眼!”

    二太太脸色紫成茄子了,屋子里不止有丫鬟婆子,还有小辈,老太太就这样直白的骂二老爷,落他们二房的面子,都快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也不怪老太太生气,本来卫明蕙都成抢手货了,结果二老爷这么一闹,倒成女儿嫁不出去,只要有人要,就硬塞了,就算卫明蕙再哑巴,那也是侯府女儿,岂容人这么作贱,偏偏,作贱她的是二老爷。

    明妧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道,“宣平侯府实在过分,宣平侯世子那么丢脸,二婶都还想着他能悔过自新,人家倒霉却把晦气算在二妹妹身上,实在有负二婶一番维护之意。”

    啪,这一巴掌扇过去,二太太脸火辣辣的疼着,苏氏朝明妧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再说了。

    明妧也知道落井下石不好,但是她真的忍不住啊,便福身告退。

    回了菡萏苑,明妧推开窗户,暗卫赵成就出现在窗外,明妧笑道,“谢了。”

    赵成道,“属下只是禀告,并未做什么。”

    明妧笑道,“那替我向你家世子爷道一声谢。”

    “属下一定转达。”

    话音犹在耳畔,人已经不见了,真是神出鬼没,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要是她也有这一身飞檐走壁的本事,绝不拘泥在这小小后宅之中与人勾心斗角。

    赵成不止转达了明妧的谢意,还捎带回楚墨尘的话。

    他来去很快,明妧才看了几页书,他就回来了,“世子爷说,谢他就不用了,自己被人用克夫算计,现在却用同样的办法算计别人,他良心不安,世子妃真要谢,就等出嫁后,好好谢谢老夫人她们吧。”

    喜儿听着,觉得世子爷真好,施恩不言谢,还孝顺长辈,明妧则嘴角抽抽道,“说这话,你家世子爷良心不痛吗?”

    赵成,“……”

    没法接话,赵成默默的上了树。

    外面,雪雁打了珠帘进来,脸上全是敬佩之色,进门就夸紫月和青霜舞姿绝伦,喜儿夸她们跳舞,雪雁听得心痒痒,趁着明妧去长晖院请安,她跑去听雨轩碰运气了,她惊艳道,“紫月姑娘连转了七八十圈,她没晕,我都看晕了。”

    喜儿就望着明妧,见她喝茶,便道,“姑娘,要不你也去听雨轩和五姑娘她们一起学跳舞吧,离出嫁还有半个月,以姑娘的聪慧,学一支舞绰绰有余,到时候把世子爷迷的神魂颠倒,分不清东南西北。”

    咳咳!

    明妧一口茶呛住了喉咙,连连咳嗽起来,喜儿一脸无辜的望着她,明妧翻白眼道,“要把他迷的神魂颠倒,分不清东南西北还不容易,一包迷药粉就够了,我用得着那么辛苦学跳舞吗?”

    明妧说着,喜儿都恨不得上来捂她的嘴了,姑娘慎言啊,屋外有世子爷的暗卫在呢,万一这话传到世子爷耳朵里就不好了。

    明妧不怕,这话她就是不说,楚墨尘也想心里有数。

    不过两丫鬟这么夸赞紫月和青霜的舞姿,明妧还真按捺不住好奇,打算去听雨轩一看究竟。

    雪雁和喜儿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只是明妧刚走到花园处,那边走过来一穿着鹅黄色裙裳,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福身道,“大姑娘,东宁侯府大太太来了。”

    明妧点点头,就迈步去了长晖院。

    走到院门口,就看到苏氏和东宁侯府沈大太太有说有笑,明妧上前见礼,沈大太太夸赞道,“大姑娘越发明艳动人了。”

    明妧被夸的脸颊微红,道,“娘,我去看五妹妹她们跳舞了。”

    她和沈大太太没什么好说的,见过礼就够了,结果苏氏却道,“你先别走。”

    明妧抬起疑惑的眸子望着苏氏,苏氏就道,“沈大太太是为了药膏来的,你送去的药膏,沈三姑娘起初用的很好,效果显著,现在却没什么用了,沈大太太知道你是从江湖郎中那里买的药,也找了几天,没有找到,来侯府询问。”

    苏氏相信有江湖郎中,不然明妧的医术怎么学来的没法解释,但是送给沈三姑娘的药膏是明妧亲手调制的,既然开始有效,就不可能后来一点效果没有,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连苏氏都能觉察出有问题,何况是明妧了,她望着沈大太太,道,“药膏呢,能给我看看吗?”

    沈大太太回头,丫鬟就把药膏送上,明妧打开,虽然还是同样乌漆嘛黑的,但明妧都不用凑近闻,就道,“这药膏被人换了。”

    沈大太太脸上三分羞愧,七分愤怒,家丑不可外扬,她女儿的药膏都能被人给掉包,是她御下不严,说出来丢人,可是再丢人,也不及她女儿的容貌重要,沈大太太道,“我也找大夫看过了,这药膏确实不是祛伤疤的药,想大姑娘可能知道江湖郎中的下落,只要能治好言儿的脸,哪怕再多的钱,我也不在乎。”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压根就没有江湖郎中啊。

    想到江湖郎中,明妧额心几不可察的皱了下,她怎么把成国公府大太太给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