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内贼
    ,精彩小说免费!

    祛伤疤的药膏,是出自她的手,有多少分量没人比她更清楚了,江湖郎中是假的,可成国公府大太太手里的的确是真的祛伤疤的药膏……

    之前,她以为是孙贵妃给成国公府大太太的,现在想来,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如果真是那样,成国公府为什么不明说,还说江湖郎中的药膏管用?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药来路不正,而江湖郎中正好给那药正了名。

    明妧把药膏合上,道,“沈大太太没有查出是谁换的药?”

    明妧问的云淡风轻,苏氏嗔了她一眼,这么丢脸的事,她怎么能问的这么直截了当。

    沈大太太脸色尴尬,“没能查出来,让卫姑娘笑话了。”

    明妧还真笑了一声,望着苏氏道,“娘,我有几句话单独和沈大太太说。”

    苏氏抬手戳明妧脑门,“连娘都不能听了?”

    “女儿不是怕你瞪我吗?”明妧精致的脸上,一双清澈的眸子闪着机灵,又带了几分无辜。

    苏氏果真瞪了明妧几眼,沈大太太羡慕她们母女亲厚,往旁边走了几步,明妧揉着脑袋走了过去,道,“沈大太太回去转告沈三姑娘,镇南王世子已经派人去找江湖郎中了,我会托他带一盒祛伤疤的药膏回来。”

    沈大太太心下稍安,镇南王世子找江湖郎中肯定是为了治腿,只是这些话,不用避开苏氏吧,“卫姑娘还有别的要与我说?”

    明妧点头道,“成国公府大太太从楼梯上滚下来,脸受伤之后,府上是不是有人去探望过?”

    沈大太太先是不解,好好的明妧怎么这么问,想到什么,她眸光猛然一缩。

    明妧点到即止,朝她福了福身子,回头对苏氏笑道,“娘,你陪沈大太太,我去听雨轩了。”

    说完,不等苏氏答应,她就带丫鬟闪人了。

    苏氏嗔了好几眼,见沈大太太脸色不大好,她道,“沈三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恢复容貌的,你别心急。”

    沈大太太苦笑,脸丢过了,也就不怕再丢了,“府里出了内贼,不抓出来,就是有药膏,也护不住。”

    再说明妧,直接去了听雨轩,听雨轩是定北侯府专门用来待客院子中最好的一间,清幽雅致,院门前铺子鹅卵石小道,一旁翠竹摇曳,清风徐徐。

    还没走进,就听到一阵缥缈琴声,如深谷间一弯清泉,在月夜下缓缓流淌,润物无声。

    “真好听。”

    “嘘。”

    雪雁示意喜儿噤声,喜儿就把嘴闭得紧紧的,连脚步都轻的仿佛踩在棉絮上一般。

    听雨轩内,小桥流水,丫鬟婆子们都停了手上的活,欣赏紫月的琴声,青霜的舞蹈。

    只见紫月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弄,琴音流泻,有那么一瞬间,明妧仿佛看见了塞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致。

    青霜在跳舞,青丝墨染,裙摆飘逸,将琴音传出来的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

    哀时柳眉频蹙,喜时脸颊灿笑,娇羞时双颊如雪照霞光,怒时张目嗔对……

    急管清弄频,舞衣才揽结。

    含情独摇手,双袖参差列。

    騕褭柳牵丝,炫转风回雪。

    凝眄娇不移,往往度繁节。

    闲婉柔靡,芙蓉斜盼,看的人如痴如醉。

    一曲毕,青霜擦掉眼角的泪花,收敛情绪,而明妧不知身后多了一丫鬟,禀告道,“大姑娘,老太太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青霜笑道,“上午就学到这儿吧,几位姑娘未时再来学半个时辰。”

    谢婉华大赞她们的舞姿,青霜和紫月谦虚了几句,就抱琴回屋了。

    卫明依回头望着明妧道,“大姐姐也要和我们一起学舞?”

    “只是过来看看,”明妧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卫明绮还沉浸在方才的绝美舞姿里,道,“我觉得我就是再练十年也不及青霜姑娘一半,难怪她教人一支舞要收费一千两呢。”

    明妧挑眉,就听谢婉华道,“这是在柳州,要是在京都,我觉得至少要两千两,估计还人人争抢,皇上宠信舅舅,才把美人赏赐给他,连我们都跟着沾光。”

    卫明依点头如捣蒜,“可不是,她们绝对是我见过最富裕的姨娘了,就那几箱子舞衣都至少值几万两。”

    羡慕之情,流于言表,然后话题就围着紫月和青霜的舞衣和头饰。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去了长晖院,沈大太太不在,应该是回去了。

    明妧福身请安,道,“祖母唤明妧来,可是有事?”

    老太太轻点头,道,“你答应帮沈三姑娘买药膏,沈大太太走之前,留了一张万两银票,是托镇南王世子买药膏的钱,你一会儿差丫鬟给镇南王世子送去吧。”

    要老太太说,这事明妧不应该替镇南王世子做主,镇南王世子自己的腿都还没治好,哪有心情帮别人,她大包大揽,万一找不到江湖郎中怎么办,只需提一声,沈大太太自然会去找镇南王世子,她还没出嫁呢。

    喜儿站在一旁,看着明妧从老太太手里接过银票,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姑娘真是太太太厉害了,一盒乌漆嘛黑的药膏就能挣一万两,还是人家主动送的呢,不算黑心。

    明妧接了银票,眨巴眼睛道,“一盒药膏只要八千两,那还剩两千两呢。”

    只要……

    说的那么轻松,苏氏忍不住嗔了明妧一眼,道,“娘要拿给沈大太太,她不收,说是给你和镇南王世子的辛苦费。”

    老太太拨弄佛珠道,“全给镇南王世子吧,找开的银票不像话,一万两不是小数目,我让李总管送丫鬟去镇南王府。”

    明妧嘴角一抽,不是吧。

    她压根就没打算把银票送给楚墨尘啊,这是不送不行了吗,能不能不送去,万一要不回来怎么办?

    除了银票就算了,老太太还觉得这样光秃秃的送银票找人帮忙不合适,让明妧亲手绣一荷包给镇南王世子送去,她出嫁在即,送镇南王世子荷包没人会说什么。

    可是明妧笨手笨脚哪里会绣荷包,这不是难为她吗?

    不等她说不会,老太太就道,“先回去吧,绣漂亮点。”

    明妧郁闷的福身告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