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烧鸡
    ,精彩小说免费!

    等回了菡萏苑,明妧就把绣荷包的差事交给了雪雁,道,“你针线活好,你帮我绣。”

    雪雁摇头如拨浪鼓,“这怎么行呢,老太太是让姑娘你绣的啊。”

    “我又不会,”明妧翻白眼道。

    “奴婢可以教姑娘啊,”雪雁对明妧很有信心。

    姑娘那么聪明,没有她学不会的东西,可明妧不想学啊,前世连衣裳都没补过,让她绣花,饶了她吧。

    明妧把雪雁摁住下,把绣篓子拿给她,道,“有劝我的工夫,荷包都绣好了,赶紧的,回头带你逛街,给你买好吃的。”

    雪雁指了指窗外,姑娘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可是骗不过镇南王世子啊。

    明妧清冽一笑,道,“杞人忧天,聪明的暗卫还能不知道什么该禀告,什么不该禀告?”

    赵成,“……”

    世子妃是真聪明。

    “让厨房做只烧鸡送来。”

    ……

    雪雁绣好荷包,喜儿把银票装荷包里,就去前院找李总管,一起去镇南王府。

    明妧在花园里溜达了一圈,有些疲乏,就在小榻上眯了半个时辰。

    醒来,丫鬟正伺候她洗脸,外面丫鬟进来禀告,老太太让她去长晖院一趟。

    看着铜盆里的清水,明妧都能看到自己无奈的眼神,不知道老太太找她又有什么事。

    擦干脸上的水,明妧就带着雪雁去了长晖院,绕过屏风,她先看到喜儿。

    喜儿一脸灿笑,眉眼都弯成了月牙,明妧也算了解这丫鬟了,一看这小模样就知道有好事。

    她上前,福身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手里一张银票递给她,笑容慈爱道,“镇南王世子愿意帮忙,但银票他不要,给你了,你收着吧。”

    明妧麻溜的接了银票,本来这就是她的,只是楚墨尘这么好说话,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明妧高兴的太早了,她发现银票下面还有一张纸,她看了一眼,好看的眉头就拢了起来,望着老太太问道,“这是什么?”

    老太太没说话,喜儿凑上来,声音清脆道,“这是镇南王世子的尺寸,她说姑娘绣的荷包很好看,让你给他做一件锦袍。”

    明妧,“……”

    一个荷包都搞不定,还让她做锦袍,他没衣服穿吗?!

    卫明依她们则一脸羡慕妒忌恨,眼睛锁着银票打转,吃酸道,“一件锦袍,值一万两,皇上的龙袍都没这么昂贵。”

    一万两银票,能够她们花好久了,能买多少漂亮衣裳头饰和胭脂水粉,镇南王世子对大姐姐也太好了点吧,江湖郎中的药要八千两,他给了大姐姐,他就得自己掏腰包补上啊。

    虽然镇南王世子有可能一辈子站不起来,但镇南王府这么财大气粗,挥金如土,再加上镇南王给的承诺,有圣旨保驾护航,大姐姐只要在镇南王住一年,就腰缠万贯,甩她们几十条街了。

    看着她们羡慕的眼神,明妧在心底骂楚墨尘是狐狸,用她的钱在她爹娘祖母跟前刷足了好感,再给她拉一拨仇恨,完了,还挣一件锦袍。

    老太太对出手阔绰的镇南王世子很喜欢,道,“用最好的绸缎,金丝银线缺了就去绣房拿……”

    说完,想起来明妧以前也没做过锦袍,便道,“还是让绣娘先教教你怎么做锦袍先。”

    明妧忙道,“不用,绣房忙着给我准备陪嫁,都忙不开了,我让周妈妈教我就可以了。”

    让绣娘来教她,不就露馅了么,就会给她出难题。

    老太太没有反对,这事便这么定下了。

    回了菡萏苑,明妧对着那张纸龇牙咧嘴,心里把某男问候了好多遍,然后就巴巴的望着雪雁了,雪雁泪眼婆娑。

    这忙,雪雁不帮都不行,针脚不同,一看就露馅。

    雪雁答应帮忙,同时也提出让明妧学做针线的要求,明妧答应了。

    一晚上,挑灯夜战,以手指上多了四五个针眼告终。

    第二天,请安回来,明妧继续绣帕子,帕子有些触目惊心,上面点点血迹,如一朵朵绽放的寒梅。

    不小心,又扎了一针,明妧看着指尖的针眼,气的把绣绷子往小榻上一丢,“不绣了!”

    喜儿拿了药来,道,“姑娘,先抹药膏吧。”

    明妧挑了一点涂上,外面海棠进来道,“姑娘,二太太请了道士进府。”

    喜儿不解,“好好的请道士进府做什么?”

    海棠摇头,她也不知道。

    明妧轻抹指间,忽然想到什么,她眸光滞了一瞬,不会是因为昨天宣平侯说卫明蕙克夫的事吧?

    嘴长在别人身上,宣平侯要这么说,谁也拦不住,二房来这么一出,只怕不是替卫明蕙洗刷克夫之名这么简单。

    明妧把海棠打发走,然后站起来走到窗外,吩咐了赵成几句,就带着喜儿去了长晖院。

    以往热闹的院子,此刻安静的有些可怕。

    丫鬟婆子们围了一圈,明妧走近,就听道士用龟壳占卜,铜板撞击龟壳发出阵阵响声。

    晃了半天之后,道士将铜板从龟壳里倒出来,看了几眼后,脸色一变。

    大家心都跟着道士脸上的神情起伏,这样的神情,一看就是不好啊。

    老太太紧张道,“算的如何?”

    道士一脸难色道,“不是好卦。”

    老太太心提到嗓子眼,请道士如实相告,明妧双手环胸,站在一旁看好戏。

    算命属于玄学,那些专业术语,一般人也听不懂,明妧把能听懂的部分捋清楚,大概就是卫明蕙的命里带煞,之前安守本分,煞星不动,这一定亲,红鸾星和煞星冲撞,煞星更胜一筹,以至于和谁定亲就伤谁,甚至有可能伤及爹娘兄弟。

    说了一通之后,二太太就问道士化解之法,道士道,“原本侯府很好,府上几个月前嫁了一位姑娘,打破了府内平衡,一月之内,府上还要再嫁一位姑娘,而且这姑娘的命极好,可以说是求仁得仁,诸事皆宜,乃大富大贵的命格。”

    这话,苏氏爱听,喜儿更是替明妧高兴。

    明妧不懂道士夸赞她何意,但老太太对道士的话深信不疑,道,“有没有办法除掉二姑娘身上的煞气?”

    道士摇头,“小道修行浅薄,做不到直接将二姑娘煞气化去,只能借风水上佳之地来震煞,等起虚弱之时,再将其除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