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浅薄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这里,明妧懂道士的意思了,这是要把卫明蕙送庄子上去的意思。

    本来二太太和二老爷就不喜欢卫明蕙,现在因为她的亲事挨了陈将军的揍,回来老太太还动了怒,颜面尽失。

    府里一堆人看着,二太太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但她正好可以借着宣平侯府以克夫为由退亲一事大做文章,把卫明蕙送庄子上凉快去,眼不见为净。

    而说她和卫明柔命好,苏氏高兴,老太太也深信不疑,就增加了道士话的可信度,为了卫明蕙好,也为了侯府能和睦,只是把她送去庄子上住个一年半载的,谁又不会同意?

    回头道士再说煞气还没弱,再住个一年半载,更没人反对。

    丫鬟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摆了两大银锭子,阳光下,光芒耀眼。

    道士偷瞄了一眼,正好被明妧捕捉到了,方外之人,对黄白之物倒是喜欢的很,难怪修行浅薄了。

    又一阵装神弄鬼,道士选出风水上佳之地,而这个上佳是相对的,是配合卫明蕙的生辰八字挑选出来的,在东南方向。

    挑了地方,又挑选搬去的黄道吉日,就在三天后。

    二太太装出一副不忍心的模样,“一定要搬去庄子上不可吗?”

    没人接话,反正搬的又不是她们的女儿,看热闹就好。

    苏氏不忍心,问一句道,“要住多久?”

    “少则半年,多则三年。”

    苏氏看了明妧一眼,之前她百般维护卫明蕙,怎么反倒不说话了,这不是她的性子,还是说明蕙搬去庄子上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明妧走到苏氏身边,朝她摇摇头,笑道,“娘,二婶请来的道长,肯定是高人,咱们听道长的。”

    二太太斜了明妧一眼,见她果真安分,然后看向道长,笑道,“难得道长来一趟,不妨给其他人算算?”

    明妧冷笑一声,针对完卫明蕙,又要针对苏氏了吗。

    这是要将她们母女两一网打尽啊,要不是她是圣旨赐婚,镇南王世子找人算过,估计连着她都要卷铺盖滚出定北侯府了。

    如明妧所料,道长就开始给其他人算了,先是老太太,夸老太太命好,荣华富贵,子孙孝顺,夸的老太太合不拢嘴。

    再接下来就是苏氏了,道长眉头拧了下,苏氏就道,“我有什么不妥吗?”

    道长犹豫不决,似乎有些难以开口,二太太就道,“道长有话不妨直说。”

    “那小道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道长作揖道。

    苏氏握着明妧的手紧了几分,显然,她被二太太忽悠的不轻啊,她怕道士说的和二太太告诉她的一样。

    道士手里的佛尘一甩,道,“定北侯府子嗣单薄,夫人……”

    才说了几个字,那边李总管疾步过来,明妧出声把道士的话打断,道,“李总管这么急的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李总管就道,“侯府门前来了两小厮,没有鬼鬼祟祟,正大光明的盯着侯府大门,我让小厮去问,那两小厮说他们是等道士的,道士前些天骗了他们少爷五十两银子,等抓道士送官纠办。”

    道士脸色一变,“混账!老道几时骗过银子了?!”

    明妧笑道,“道长这么坦然,那李总管就将那两小厮请进府,胆敢在定北侯府跟前堵人,想必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厮,解释清楚了,也省的道长挨皮肉之苦。”

    顿了顿,明妧笑了一声,“如果真是骗人的,那就对不住了,定北侯府会帮小厮将道长送去衙门。”

    道士脸一阵青一阵白,眼睛望向二太太,明妧笑道,“道长看二婶做什么?”

    道长一脸心虚的模样,长眼睛的都看出来了,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僵硬,道,“真是混账!骗吃骗喝骗到我定北侯府来了!”

    明妧走到老太太身边,扶着她道,“这也不怪道士,江湖术士骗子多,逮一个算一个,二婶不将人请来,道长也不知道咱们定北侯府门朝哪儿开。”

    二太太气的恨不得撕了明妧。

    明妧淡笑如菊,“道长招认方才说的哪些话是骗人的,我可以让人带你从定北侯府后门走,否则就交给小厮送去见官了,京都权贵送大牢去的,除非皇上大赦天下,否则是要把牢底坐穿的。”

    道长吓住了,收了佛尘道,“这钱我不挣了,告辞。”

    可惜,定北侯府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李总管带来的小厮正好把道长拦住。

    道长就望着二太太,指着她身边的丫鬟秋兰道,“是丫鬟让我这么说的,我只是听吩咐办事,放过我吧。”

    明妧无语了,这是请的什么道长,这么快就把二太太卖了个干净,不过这正是她希望看到的。

    明妧想听听二太太是怎么反驳的,结果二太太什么都没说,转身抬手,一巴掌朝秋兰扇了过去,干脆利索的巴掌声,清脆响亮,直接把秋兰都打趴下了。

    秋兰嘴角有血,跪在地上哭,二太太痛心疾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甩的一手好黑锅,就不知道丫鬟消瘦的身子骨能不能背的起。

    能做到贴身大丫鬟的位置,显然都有几分脑子,秋兰哭道,“奴婢找道士算过,二姑娘真的命硬克夫,可是那道士不进府给人算命,奴婢给他多少钱,他都不来,奴婢怕说出来您和老爷还有老夫人都不信,不得已,只能找了这位道长,把之前道士算的话告诉他……”

    脑袋够机灵,把锅甩给道长,一个莫须有的道士,再加上一个骗钱的道长,竟然完美的把这锅接住了。

    明妧就道,“我说道长方才说的有理有据,怎么会是骗人的,原来还有一个道法高深的道长呢,不知道你是在什么地方见的道长,长的什么模样?”

    丫鬟就和当初明妧胡诌江湖郎中时给大家画了一仙风道骨的道长,明妧笑道,“这么仙风道骨的道长,肯定有人见过。”

    喜儿就道,“奴婢记得那里有一摆摊的小伙子,记性可好了,奴婢买过一次绿豆糕,过了许久再去,他还记得奴婢呢。”

    两主仆你一言我一语,把撒谎胡诌的丫鬟放在火架子上烤,二太太气道,“还不赶紧起来,带人去街上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