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留话
    ,精彩小说免费!

    出了小院,明妧就跟着书童往前走,一路欣赏美景,几次迅速回头,东张西望。

    书童不解道,“公子,怎么了?”

    明妧摇头一笑,“没事。”

    等书童转过身,明妧好看的眉头拧了三分,是她错觉吗,为什么总觉得暗处有人盯着她?

    明妧没再回头,等她走远了,假山后走出来一张熟悉的面孔。

    有先前的意外,这回书童不敢再带明妧抄近路了,规规矩矩的绕道,领着明妧从人少的地方走,少到一路出院门,见到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马车等候在书院外,明妧上了马车,苏蔓和苏瑶已经换回女装了,明妧看着苏蔓,见她眼眶红肿,问道,“还疼吗?”

    苏蔓摇头,“已经不怎么疼了。”

    不怎么疼,也就是还疼了,被那么用力一砸,少说也要疼上一两天。

    苏瑶把车帘扣好,帮明妧把男装换下,重梳了发髻,没有耽搁,就直接送明妧回定北侯府。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侯府门前停下,明妧将带回来的画递给苏瑶道,“把这个交给三表哥,我在书院不小心把人画作给弄脏了,让他临摹一幅,再帮我送给画的主人。”

    苏瑶接了画作,问道,“这画是谁的?”

    明妧摇头,“我没问人名字,表哥应该知道。”

    明妧下马车后,苏瑶朝她招手,等她进了侯府,马车才缓缓往前赶去。

    喜儿跟在明妧身后,嘴撅的高高的,几乎能悬壶,因为苏蔓她们没有准备小厮的衣裳,或者说是瞒着丫鬟的,要是丫鬟知道,肯定会告诉苏大太太她们,她们就没法女扮男装了,只让丫鬟们在书院山脚下等候,一等半天不见人影,喜儿当然有意见。

    明妧迈步下台阶,那边李总管迎上来,道,“大姑娘回来了。”

    明妧轻然一笑道,“李总管找我有事?”

    李总管摇头,他能找大姑娘有什么事,禀告道,“大姑娘早上和苏家两位姑娘走了不到一刻钟,穆王府小少爷就来了,等了你足足半个时辰,等不到你,他就先走了。”

    明妧脑子里浮现出萧小少爷萧易的小模样,粉雕玉琢的,瞧着不像是有耐心的样子啊,居然来定北侯府,而且等了他半个时辰,真是好耐心,就是不知道等她做什么?

    “走之前,给我留话了吗?”明妧问道。

    李总管回道,“不知道给老太太留了没。”

    明妧点点头,就带着喜儿直奔长晖院。

    刚过了垂花门,守门婆子就道,“大姑娘,长晖院的丫鬟先前来传话,说是你回府了,让你去老太太那儿一趟。”

    “我知道了,”嘴上应了声,脚下的步子加快两分。

    长晖院,内堂。

    老太太坐在罗汉榻上,谢婉华在帮她捏肩,卫明依捶腿,尽享儿孙绕膝之乐。

    看到明妧走进来,谢婉华眸底闪过一抹妒忌之色,明妧一眨眼,就仿佛是她错觉一般,谢婉华脸上笑容甜美,道,“大表姐回来了。”

    卫明依望着她,老太太笑道,“好了,不用捶了。”

    明妧上前,福身请安,老太太眸光围着她脸上打转,转的明妧都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什么摸了摸,道,“祖母怎么这么看我?”

    卫明依努嘴,羡慕妒忌恨道,“祖母在看大姐姐你为什么这么招人喜欢呢,一拨接一拨的上赶着给你送钱用。”

    这话酸的,谁给她送钱了?

    不会是穆王府小少爷吧?

    心中猜到几分,明妧脸色则满是不解,“五妹妹这话,我听不明白。”

    她有什么不明白的,从她坠崖死里逃生回来,多少人给她送了钱,她心里没数吗,先是九皇子送金花生来,再是苏家给她清雅轩两成股,在世东宁侯府大太太买药的一万两银票,现在穆王府小少爷也来凑热闹,怎么不见得有人给她送钱来呢!

    一府姐妹,一个收银票收到手软,一个什么都没有,说不羡慕妒忌谁信啊。

    卫明依只在心底嘀咕,没有说出来,老太太看了王妈妈一眼,王妈妈就拿了一大荷包递给明妧,道,“这是穆王府小少爷给大姑娘你的。”

    明妧伸手接住,沉甸甸的分量,差点没接稳,“这么沉?”

    她把荷包放在小几上,打开就看到里面金灿灿的花生……

    明妧眼角抽了两下,望向老太太道,“祖母,穆王府小少爷可说什么了?”

    老太太摇头,她找明妧来不是替穆王府小少爷传话,而是问道,“穆王府小少爷好端端的怎么会给你送来这么多金花生?”

    她就知道,这金花生不好收,她又要撒谎骗人了。

    明妧修长的睫毛下,一双明净的眸子闪着琉璃般璀璨光芒,道,“上回穆王府赏荷宴,萧小少爷牙疼,我教清宜郡主用生姜给他止疼,他向我道谢,九皇子说我喜欢金花生,他记下了吧。”

    这件事,老太太不知道,但是卫明依知道啊,她道,“只是那么点小忙,清宜郡主向你道了谢,穆王妃还赏赐你一只玉镯,他还给你送来这么多金花生?”

    这可能吗?

    除非穆王府钱多的花不掉,肯定有别的原因。

    明妧也知道这样的理由打发不了老太太,但真正的理由,她不能说啊,只道,“我也好奇呢,我以为他给祖母留了话。”

    老太太拨弄了佛珠道,“如果真的只是你帮他解了牙疼,那这一袋金花生可不能收。”

    要老太太说,就算帮的忙再大,也不能收人家萧小少爷这么多东西,穆王府记她三分情,对她对定北侯府都是莫大的好处,做人眼皮子不能太浅。

    明妧眸光倾泻,温和道,“赶明儿我问问清宜郡主怎么回事,不弄清楚这袋金花生我不会收的。”

    知道明妧聪慧,得那么多人喜欢,上赶着给她送钱,是她的本事,老太太摆摆手,让她回去歇着。

    明妧正要福身告退,身后二太太从屏风处绕过来,笑道,“明妧方才去哪儿了,我让人去街上找你,都没瞧见苏家马车。”

    这话问的随意,可明妧转身看到二太太眸底深处的犀利,心咯噔连跳了两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