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发难
    ,精彩小说免费!

    她可没忘记上回去岳麓书院,无意间被四少爷看到,事后发难的事,先前出了小院,就感觉有一股难以忽视的视线盯着她,保不齐就是四少爷。

    如果真的被他看见了,那她否认非但没有意义,反倒因为欺瞒更叫人生疑,有时候,你越正大光明,别人越不会怀疑你,明妧坦然一笑,回道,“我去了岳麓书院,二婶当然找不到我。”

    明妧精致的脸上,笑容比窗外阳光还要耀眼几分,却是看得二太太怔住。

    她没想到,明妧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一瞬间滞住后,二太太笑了,那边卫明依诧异道,“大姐姐,你去岳麓书院做什么?”

    这些人,哪来那么多的好奇心呢,这一时间,就她想什么好理由搪塞她们啊,不过好在二太太替她争取了点时间,虽然她本意是发难,二太太笑道,“你还真去岳麓书院了?”

    这话说的,老太太皱眉道,“明妧去岳麓书院的事,你也知道?”

    二太太坐下,道,“是良哥儿方才派书童回来告诉我的,说是他在书院又瞧见明妧了,而且是在邹老先生的院子里,苏老太爷和苏大老爷也在,良儿一心求学,想拜邹老先生为师,让书童送信回来让我和他爹帮他想办法呢。”

    “邹老先生?”老太太愣了下,问道,“可是前些年奉命修《大景全书》的邹老大人?”

    “可不就是他,”二太太点头,“邹老先生才华洋溢,学富五车,良儿要是能拜他为师,前途不可限量。”

    定北侯府长房无子,四少爷卫明良是老太太心尖儿,孙儿的前程,她自然放在心上,而且邹老先生的才学,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没少夸赞,要是能拜入他名下,那可真是好事一桩。

    老太太望着明妧道,“你去见邹老先生了?”

    明妧点头道,“见了,不止是我,还有两位表妹都去了,岳麓书院不招女学生,明妧觉得这不公平,就在外祖父和舅舅跟前抱怨了两句,希望有一天岳麓书院也能招收女学生,今儿去书院就是为了这事的,只是两位表妹去的路上出了点意外,我独自去的。”

    谢婉华为明妧的想法所震惊,“女子也能进书院读书?”

    明妧看着她,笑道,“如果能,婉华表妹不想吗?”

    谢婉华点头,她自然想了,她问道,“岳麓书院同意了吗?”

    明妧摇头,“去的不凑巧,邹老先生的孙儿病了,我在那里傻站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说完,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苏氏走进来,道,“二弟妹让丫鬟找我来是有事?”

    二太太一脸笑容道,“大嫂快请坐。”

    明妧暗翻一白眼,她来苏家这么久,第一次见二太太这么殷勤,有事相求态度就是不一样。

    苏氏给老太太请了安,然后坐下,明妧走到她身边站好,只听二太太道,“方才良儿派书童回来告诉我,说邹老先生进了岳麓书院,良儿想拜邹老先生为师,我琢磨着良儿在书院也不甚出众,希望苏老太爷能帮忙引荐一二。”

    其实,只要苏老太爷出马,以他和邹老先生的交情,邹老先生一定会答应的。

    二太太很疼四少爷,为了他的锦绣前程陪笑脸,说好话,可是再想想卫明蕙,但凡有一点良心,都不会向苏氏张这个口。

    其实,也是她异想天开了,要是有良心,怎么可能做出让人骨肉分离的事。

    偏偏苏氏又心软,二太太有所求,老太太也希望她能帮忙,苏氏就道,“我倒是可以帮良哥儿和父亲说说,但是邹老先生同不同意,我可不敢保证。”

    这事,只要苏氏答应帮忙,就算是成了九成了,二太太脸上笑容堆砌,分外温和道,“邹老先生不答应,我也不能强求啊,只是良儿催的急,怕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有劳大嫂了。”

    这是恨不得苏氏立刻马上回苏家帮忙呢,明妧憋不住道,“二婶多虑了,邹老先生因孙儿病重,一直要回去,祖父死活不让他走,说京都大夫医术高超,才劝他留下,在邹小少爷病愈之前,他是不会收学生的,外祖父也不会开这个口,我回来的时候,外祖父还在劝邹老先生,娘亲这会儿去跟苏家,只会白跑一趟。”

    明显的阻挠,二太太眸光微冷,好像她要做什么,她都要横插一脚,坏她好事,二太太道,“邹老先生都住进岳麓书院了,还打算离京?”

    有那么诧异吗,人家连官场都不留念,何况是岳麓书院,明妧轻笑道,“邹老先生本来是要住在苏家的,祖父骗他书院环境清幽,合适邹小少爷养病,把他匡了去,之后就不让他走了,这事,四弟应该知道。”

    不信她,难道卫明良她也不信吗?

    明妧这么说,二太太就将信将疑了,老太太则道,“邹老先生当初走的决绝,苏老太爷没少挽留,他连京都的宅子都卖了,应该是没想过再回来,此番回来,应该是为了邹小少爷的病。”

    说着,她又看着明妧笑道,“你外祖父也是妙人,把人匡书院住了,就不让人走,希望他能将邹老先生留下,不然你四弟拜入孟老先生名下也不错。”

    明妧巧笑嫣然,反正你们说什么我都不反驳,至于想苏家帮二房,有她在,绝无可能。

    该说的她都说了,明妧福身道,“没什么事,明妧就先回去了。”

    回了菡萏苑,进院子,明妧就看到雪雁在扫落叶,而该扫落叶的丫鬟站在那边树下躲阴,喜儿咋咋呼呼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雪雁脸红着,她知道喜儿在笑话她,雪雁是大丫鬟,只要在内屋伺候就够了,扫落叶是小丫鬟和粗使婆子的事,不用她做,只有被周妈妈罚,才要扫落叶。

    以前喜儿经常被罚,雪雁一次也没有,周妈妈没少叫喜儿和雪雁学学,喜儿一直觉得雪雁不会挨罚,是以才发出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慨。

    喜儿屁颠颠的凑上去,眼睛里闪着八卦的光芒,问道,“你怎么惹恼周妈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