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玩笑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推脱不掉,只好收下了,清宜郡主道,“易儿不懂事,一点金花生就找你要药方,我和母妃一再问他要药方做什么,他死都不说,说让我们等着,过些天就知道了,等我知道了,我再告诉你。”

    世家大族都会有一些珍藏的药方,这些药方是陪嫁的一部分,轻易不会泄露给外人的。

    明妧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喜儿见卫明依她们走过来,提醒道,“姑娘,五姑娘她们来了。”

    明妧便把话题岔开不提,清宜郡主也不好意思说自家弟弟一点金花生就要了人药方的事,聊起别的。

    这么明显的防备,令卫明依和谢婉华她们不喜,不让她们知道,她们偏要打听,卫明依笑说这不是装金花生的荷包吗,早上李总管派人护送雪雁送回去了,怎么又送回来了?

    明妧以花园一株山茶花开的不错把话题岔开,卫明依一拳头伸出去,连棉花都没挨着,气的直拿眼睛剜明妧的后脑勺。

    清宜郡主没待一会儿就回去了,她不知道皇上让定北侯离京办差的事,而且走的很急,父亲离京,做女儿的又出嫁在即,理应多陪着父亲,哪能陪她赏花了,她改日再来找明妧玩,就告辞了。

    她走后,明妧就去了长晖院,定北侯也在那里,进屋还没有请安,卫明依就嘴快道,“祖母,大姐姐让丫鬟送回去的金花生,刚刚清宜郡主又亲自给送来了。”

    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实在是不招人喜欢,可偏偏大家都好奇的望着她,等她解释。

    明妧讨厌这样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的感觉,能不能让人有点儿小秘密啊,二老爷私藏了青霜的一方香罗帕,她到处宣扬了吗?

    明妧深呼一口气,笑道,“帮了穆王府萧小少爷一点小忙,那袋子金花生是他给的谢礼,之前清宜郡主和穆王妃都不知道,雪雁把金花生送回去,还连累萧小少爷挨了一通训斥,清宜郡主又把金花生给我送回来了。”

    一点小忙?

    “什么小忙?”二太太坐在一旁问道。

    明妧朝二太太看了一眼,内心实在无语,她刚刚给的解释还不够吗,非要说的那么直白,明妧神情优雅而从容道,“萧小少爷能给我送来这么丰厚的谢礼,我做的肯定不是坏事,他连清宜郡主和穆王妃都不告诉,我就不替他到处宣传了。”

    你们再好奇,再八卦,都给按耐住了,我是不会说的。

    二太太碰了避,眸底闪过一抹冷芒,明妧嘴角勾了勾,这就生气了,气量未免也太小了点,她不说,怎么也比有人胡诌吓人心怀叵测好,明妧淡笑道,“清宜郡主还和我说起云嬷嬷来府里找二婶的事,穆王府找人算过命,说是在穆王府西南方向,胳膊上长了莲子大小胎记的女子是穆王府贵人,清宜郡主让我转告二婶,不用帮忙找了。”

    这话不是清宜郡主告诉她的,是暗卫说的,明妧早就想抖出来,让苏氏知道二太太不是什么好人,她的话不可全信,徒增烦恼,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云嬷嬷和二太太私下说的话,她怎么会知道?

    让人偷听长辈和客人说话,这是极其不礼貌的事,明妧怎么会做留人话柄的事呢,一直忍到现在。

    明妧说完,四太太额心就拧了起来,望着二太太,不快道,“二嫂,那天你可不是和我们这么说的。”

    云嬷嬷和她说了什么,她打听的时候,她可以选择不说,骗人有意思吗?

    要是她胳膊上长了莲子大小的胎记,她晚上岂不是要吓的睡不着觉?!

    二太太僵硬的脸挤出几抹难看的笑道,“我这不是和四弟妹你开玩笑吗?”

    当时说的一本正经,现在一句开玩笑就把人打发了,没见过二太太这么无耻的,四太太还好说,她胳膊上没长胎记,是好事还是坏事对她影响不大,可苏氏就不同了,她胳膊上正好长了一莲子大小的胎记。

    本来是穆王府的贵人,结果因为二太太一番话,她吓的几天都没能睡好,担心被老太太知道了,真的要她搬去庄子上住,她该怎么办,还有那天道士的话……

    想到什么,苏氏眸光沉了下来,她不傻,只是不喜欢把人往坏处想罢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二太太尴尬过后,就理直气壮了,“咱们侯府又没有胳膊上长胎记的,云嬷嬷和我一说,我也没放在心上,无心之言,应该没给四弟妹和大嫂添麻烦吧?”

    苏氏没接话,当日没有承认胳膊上有胎记,现在就更不好承认了,有坏事就藏着掖着缩在背后,有好事就冒出头,这不是她的性子。

    况且江湖术士之言,她原就不怎么信,她更帮不了穆王府什么。

    苏氏好脾气,但四太太不是,她讥笑道,“二嫂极少和我们开玩笑,尤其是正事上,更是谨小慎微,你说的话,我可都是当真了的,往后二嫂再说什么,我这心里也要琢磨一下,你是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逗我们玩了。”

    二太太脸一阵红一阵紫,干涩道,“四弟妹这么开不得玩笑,往后二嫂一定注意。”

    嘴硬的令人发指啊,四太太被她呛的脖子都粗了,明明她骗人在前,还倒打一耙说她开不得玩笑,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四太太生气,二太太更生气呢,苏氏都没说什么,要她横在前头替人出头,苏氏会谢她两句吗?!

    屋子里气氛微妙起来,夹枪带棍,定北侯听的头疼,他看了苏氏一眼,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苏氏胳膊上有颗莲子胎记的,刚刚还见过……

    从长晖院出来,明妧心情好的直哼哼,回了菡萏苑,喜儿把金花生倒下来,明妧闲的无聊数花生玩。

    不过明妧没想到,荷包里还有一张千两的银票,喜儿道,“之前是没有的。”

    “这一千两银票不是清宜郡主应该就是穆王妃添的,”明妧扶额。

    她让人送金花生回去,怎么送来的反倒更多了,那一点药方真的不值这么多啊,而且穆王府无形中帮她的忙,她连一句谢谢都没说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