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扎心
    ,精彩小说免费!

    那天他见过青霜,脸上的惊艳之色,她就有不好的预感,担心他的魂儿会被青霜勾走,如今倒好,一方绣帕就藏的这么严实!

    二太太握着香罗帕的手恨不得将帕子捏的粉碎,她压下怒气,当没事人似的出了书房,那方香罗帕自然也被她带走了。

    等二老爷回书房,丫鬟就告诉二太太,她进来的时候,二老爷正发飙,问丫鬟谁进他书房了。

    二太太迈步进屋,摆手道,“都退下去吧。”

    丫鬟们赶紧告退,顺带把门关上了。

    二老爷脸上的怒意收敛了几分,二太太笑道,“老爷这么生气,是不是在找这个?”

    二太太从怀里把香罗帕拿出来,二老爷脸一阵红一阵青。

    二太太笑道,“青霜是皇上赏赐给侯爷的美人,她的香罗帕怎么会在老爷手里?”

    “这事,你少管,”二老爷一屁股坐下,爱答不理道。

    本来二太太的怒火就压抑着,因为她知道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可是被她抓了个现行了,二老爷还这样的态度,狠狠的扎疼二太太的心。

    色衰而爱驰,青霜那白皙的皮肤,比鲜花还要娇嫩,其实她能比的,就是一样年轻,她也没有赢青霜的把握,何况她给三老爷生了三个孩子。

    她自嘲一笑,把香罗帕丢在桌子上道,“不让我管,我现在不管,指不定哪一天我这嫡妻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二老爷脸色一变,恼道,“你胡搅蛮缠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

    二太太气的眼眶通红,眼泪在眸底打转,夫君收藏别的女人的绣帕,她质问一句是胡搅蛮缠,青霜是解语花,有本事去听雨轩要了她!

    二太太气的破口大骂,二老爷捂住她的嘴道,“你别胡闹,先听我说!”

    二太太狠狠的咬了二老爷虎口一下,才把嘴松开,二老爷看着手上的牙印,内心也是波涛汹涌,他努力压下愤怒,道,“她们是晋王的人,大哥都不敢碰,我有几颗脑袋敢惦记她们?我明儿还要去见晋王,这帕子是打算送给他的。”

    说紫月和青霜是晋王的人,二太太信,可要说二老爷没有一点惦记之心,那是拿她当傻子愚弄,夫妻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谁还不了解谁,但他惦记,也就只能藏一方香罗帕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可她就是觉得心里头膈应,被那句胡搅蛮缠给气的。

    她香罗帕几十条,夫妻十几年,怎么不见他藏一条?!

    这些话,二太太没说出来,闹归闹,但闹过火,惹的二老爷厌恶就是把他往外推,张弛有度才能牢牢的抓紧二老爷的心,拿起香罗帕,二太太笑了一声,温和的语气仿佛之前张口大骂的不是她一般,笑道,“看来是我误会老爷了,既然没惦记,那这帕子还是物归原主的好,免得回头丫鬟说漏嘴,老爷颜面扫地,至于去见晋王,送青霜的绣帕,你也不怕惹恼晋王妃,到时候枕边风吹的老爷你上天入地。”

    说完,二太太就把香罗帕往怀里一塞,转身走人了。

    回了内屋,二太太把香罗帕扔给秋兰,一脸嫌弃道,“送听雨轩去。”

    菡萏苑内,明妧吃完晚饭,坐在秋千上欣赏落日,云蒸霞蔚,分不清哪个是落日,哪个是晚霞,美得绚烂旖旎。

    喜儿凑过来禀告道,“姑娘,秋兰把香罗帕给青霜送去了。”

    闻言,明妧蔷薇色的唇瓣微勾,不愧是二太太,办事就是雷厉风行,这么快就找到香罗帕去敲山震虎了。

    有二太太盯着震着,二老爷和青霜想勾搭到一起去也不容易,为了便宜爹不戴绿帽子,她容易么?

    侯府不大,破事倒是一箩筐啊,明妧望天感慨。

    听雨轩内,秋兰把香罗帕送给青霜,只说听听雨轩的丫鬟说捡到她香罗帕,她会赏二两银子,她带几个小丫鬟找了半天才找到。

    青霜接了香罗帕,道了谢,给了二两赏银,秋兰高高兴兴的走了。

    等她走后,青霜看着手里的香罗帕,笑的勾魂,紫月见了就道,“姐姐,你怎么还笑的出来?”

    二太太这是在警告她,不该惦记的别惦记,在她手里,讨不了半点便宜。

    青霜将帕子丢在小榻上,笑道,“这么点小挫折,就要我苦着张脸?你姐姐我还能有这勾魂的容貌吗?”

    “姐姐!”紫月嗔道,哪有这么夸自己的。

    青霜笑容收敛,露出和以往不同的寒芒和坚韧道,“我不想再过被人送来赏去的日子了,定北侯夫人的位置,我志在必得。”

    ……

    这一天,天朗气清,阳光灿烂。

    请了早安后,卫明依她们就兴致勃勃的去听雨轩学跳舞,苏氏拿着账册和老太太商议明妧的嫁妆,明妧听得不大懂,便打算回菡萏苑,苏氏笑道,“你别走,一会儿陪我上街。”

    明妧眼睛眨巴眨巴,她没听错吧,苏氏居然主动要她陪逛街,不由得好奇道,“娘要上街买什么?”

    苏氏嗔笑道,“给你置办嫁妆,出嫁在即,你的头饰都还没买,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一会儿你自己挑。”

    居然是给她买头饰,她都有一匣子玉簪金钗了,还有镇南王府派人送来的聘礼里也有不少,压根就不需要啊,然而老太太说,“明妧的陪嫁不及明柔,时间仓促,这是没办法的事,头饰既然买现成的,就多挑两套两千两的,这笔钱从公中拿。”

    除了头饰之外,还有绫罗绸缎,苏氏和老太太都觉得亏欠明妧,尽量添两成。

    而明妧觉得定北侯府真正亏欠的是卫明蕙,这边明妧想到她,外面丫鬟玳瑁进来,小声道,“大姑娘,二姑娘在长晖院外等了有一会儿了,应该是在等你。”

    这府里,只有明妧和卫明蕙关系好,丫鬟们都知道。

    不知道找她有没有什么事,明妧便起了身,道,“娘,二妹妹在外面等我,我去瞧瞧她。”

    这话苏氏听了没什么,但是老太太听了心里不舒服,都来长晖院了,却在外头等明妧,这像什么话,她老婆子是洪水猛兽还是能吃人,便道,“让她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