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故意
    ,精彩小说免费!

    小厮身后,那扔掉弓弩的姑娘也走了出来,脸色涨红,但丝毫不影响她娇美容貌,她声音微颤,受惊不轻,“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轻轻碰了一下……”

    喜儿弯腰把地上的铜钱捡起来,道,“要不是我家姑娘命大,有人救,就死在你不小心轻轻一碰下了!”

    喜儿不客气,那姑娘的丫鬟则道,“我家郡主又不是故意的!”

    喜儿气道,“不是故意的,伤人就没事吗,我说两句都不能了,今儿是我家姑娘命大躲过一劫,赶明儿再伤着别人了怎么办?!”

    四下围着的人指指点点,都指着丫鬟不对。

    丫鬟涨红了连退到她主子身后,闭嘴不语。

    那郡主上前,朝明妧福身赔礼,“方才实在对不起,我只是想替表哥挑件趁手的兵器,没想到会出意外,丫鬟是怕我犯错,回去挨爹娘责罚,才维护我,府上是哪儿,我一定登门赔罪。”

    “不用了,”明妧淡淡回了一句。

    她转身回头,就看到斜对面酒楼上坐着一男子,手执玉扇,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明妧道谢道,“谢公子出手相救。”

    那男子勾唇,一抹清隽淡笑流泻而出,一看就是个清风煮酒,竹林饮茶的雅趣之人。

    他起身,缓缓道,“姑娘言重了,没有我,姑娘也能安然无恙。”

    赵成在暗中相护,那枚铜钱应该是他的,但如果赵成不在呢,所以这一声谢谢还是很有必要的,明妧向来有恩必报。

    她正打算问他是谁,结果男子转身离开,身后跟着的小厮从腰间摸了一银锭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就消失在视线中。

    明妧把到嗓子眼的谢意压下,转身往前,走了一会儿,就见到桥了,桥上来来回回不少人,还有看风景的,可就是没有坐轮椅的。

    “人呢?”喜儿东张西望,“不是说在这里等姑娘吗?”

    明妧脸色沉了下来,“怕是被人骗了。”

    喜儿气嘟了嘴,狠狠地咒骂耍她们玩的人。

    她们原路返回,路过兵器铺的时候,喜儿格外小心,生怕再射出一支箭来。

    走远了些,喜儿就看到那小姑娘了,糖葫芦还没有吃完,正在那里蹦蹦跳跳,玩的不亦乐乎明妧走过去,那小姑娘高兴道,“姐姐。”

    明妧笑问道,“方才是谁让你给我传话,说有坐轮椅的漂亮哥哥在桥上等我的?”

    “是一个不漂亮的姐姐让我这么说的。”

    果然是被人给匡了。

    费心让人给她传话,应该不只是害她白跑一趟那么简单,偏巧她又差点被人不小心射杀……

    “方才那是谁府上的郡主?”明妧问道。

    喜儿摇头,“奴婢之前没见过她。”

    如果真是她要她的命,总会见到的。

    拨弄了小女孩的小刘海,明妧就带着喜儿回药铺。

    她们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一辆马车掀开一角,徐娇道,“说她命大,她还真是命大,伤不了她分毫,还要登门赔罪。”

    “回府!”

    回应声怎么听怎么不痛快。

    方才差点被射杀的意外,见到苏氏后,明妧和喜儿谁也没吭半个字,苏氏见她们回来,道,“总算是回来了,时辰不早了,回府吧。”

    小厮把马车赶到药铺前,这会儿功夫,明妧买了十几包药材,然后就和苏氏她们回府了。

    回来的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不凑巧,马车刚停下,那边一辆奢华马车徐徐往前,二太太在侯府大门前送客。

    看到苏氏下马车,二太太脸青的发黑,苏氏一看就知道街上的意外她知道了,万幸今儿她还没有开口,老太太就同意让明蕙跟她们上街,否则二太太怪她,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二太太气成这样,总要说点什么,苏氏便道,“明蕙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已是万幸,二弟妹就别太生气了。”

    二太太五脏都烧的发疼,别生气?

    说的轻巧!

    事情若是发生在她身上,看她还能不能这么心平气和的不生气,二太太觉得苏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却没想过不同的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同,对定北侯和苏氏来说,压根就不会出现二房的窘境。

    二太太射向卫明蕙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冰刀,明妧走过来,把二太太冰冷的眸光挡住。

    二太太转身进府,高低起伏的胸口告诉大家她现在有多愤怒,苏氏走在后头,之后是明妧和卫明蕙。

    喜儿为人活泼,在府里人缘还不错,刚进府,就有小丫鬟朝她招手。

    喜儿看看明妧,快步走过去。

    也不知道小丫鬟告诉她什么,喜儿跑到明妧身边,小声道,“姑娘,方才走的是福王府的马车,福王妃登门求娶二姑娘,本来都谈好了,结果二姑娘在街上差点被马车撞,被陈大少爷抱了腰的事传回来,亲事黄了……”

    本来卫明蕙是竖起耳朵偷听的,可是抱了腰三个字,让她脸腾起两朵红云,连耳根子都红成血玉。

    明妧眉头拧成麻花,怎么来求娶卫明蕙的门第一个比一个高,先是忠武将军府,再是宣平侯府,现在连王府都来凑热闹了……

    卫明蕙,一个人尽皆知的哑巴,不过就是出门了一趟,桃花开的比谁都旺盛,“这回,又是怎么样的一朵烂桃花?”

    喜儿道,“福王府有个傻儿子……”

    明妧脸色冰冷,这朵桃花果然够烂,女儿没能嫁给人家傻儿子,做娘的不高兴了。

    卫明蕙通红的脸,听到喜儿后面的话,变的苍白无血。

    一路到了长晖院,进屋就听到老太太叹息声,王妈妈劝她,“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太太别生气了,这一桩亲事成不了,还有下一桩。”

    老太太心疼,“这桩亲事是真不错,我要知道福王府会登门求亲,我就不让明蕙出府了。”

    就算没有福王妃登门求亲,老太太也不想儿子丢脸啊。

    苏氏则道,“这亲事哪里好了?”

    二太太拳头攒紧,道,“大嫂是不是以为福王妃今儿来是替福王府二少爷求亲的?”

    苏氏挑眉,这话怎么听着……

    “莫不是?”苏氏问道。

    二太太咬牙道,“当然不是!福王妃是替庶出的四少爷来说亲的,四少爷刚满十七,明蕙及笄出嫁正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