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良心
    ,精彩小说免费!

    看家狗……

    苏氏嘴角抽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虽说犬子犬子的叫,但不能真拿儿子跟狗比吧。

    治好陈大少爷的胳膊比明妧想象的要简单的多,来之前,她还担心是粉碎性骨折,那她医术再高,也帮不上忙,谁想到只是简单的骨头错位,因为接的还算不错,所以一般的大夫也察觉不出来。

    重新接好骨头后,明妧叮嘱道,“千万不要乱动,尤其是这两天,不然骨头极容易和之前错位处长一起,我给你开药方,回头再送药膏来。”

    陈夫人端来笔墨纸砚,明妧不敢使唤苏氏,少不得露一手丑字,看着陈夫人一脸卫姑娘你这字和你的身份不符的神情,明妧心道大夫开方子能看清楚就算是很有良心了好么?

    拿了药方,陈家丫鬟就去照方抓药,陈夫人知道儿子断了的胳膊能治好,喜不自胜,道,“我这就派人去定北侯府提亲。”

    至于和二老爷二太太的嫌隙,就是天堑鸿沟也能忍下。

    明妧则道,“此事不急,等我爹办完差事回京再商议不迟,另外我二妹妹年纪小,要等她及笄之后才出嫁。”

    虽然古代都是及笄出嫁,但年纪太小了,最好能满十六再嫁,但陈大少爷年纪不小,估计陈家会很急,“另外我会医术和我二妹妹能开口说话的事,还请府上保密。”

    陈夫人点头,“这是一定的。”

    如果说陈大少爷当街抱了卫二姑娘要负责,方才卫大姑娘替她儿子治病,都足够他负百十来回了。

    事情忙完了,苏氏和明妧告辞,陈夫人从她们出府。

    这边明妧扶着苏氏迈出忠武将军府,那边车夫赶着马车过来,搬了凳子,明妧扶苏氏上马车。

    车夫头一直低着,但明妧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不应该她更怕被车夫瞧见吗,早上出门之前,她多看了车夫一眼,个头没这么高,身子也没有这么健壮,而且离近了还能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不是定北侯府的车夫!

    苏氏扶着马车踩上凳子,明妧喊道,“娘。”

    苏氏回头看着她,明妧直接将她扶了下来,车夫抬头看了明妧一眼,四目相对,眸底都有些震惊,这不是……

    苏氏望着明妧道,“妧儿,怎么了?”

    远处有黑衣人骑马过来,男子侧过身子,眸底露出祈求之色,明妧摇头一笑,“娘,没什么,我扶您上马车。”

    苏氏嗔了明妧一眼,她要上马车,她将她扶下来,又扶她上马车,想做什么呢,就听明妧小声道,“娘,一会儿您别叫。”

    苏氏糊里糊涂的,好端端的她叫什么,等她掀开车帘,就瞧见马车里本该她坐的位置处,坐了一男子,脸色苍白,唇瓣却发紫,那一瞬间,尖叫声都到她嗓子眼了,明妧握着她的手道,“娘,进去吧。”

    苏氏不安的心平静下来,钻了进去,明妧麻溜的进去,车夫把凳子放好,然后坐上车辕,赶马车离开。

    陈二少爷见了道,“这不是回定北侯府的方向吧?”

    陈夫人笑道,“许是去苏家。”

    陈二少爷扶陈夫人离开,走了两步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青石地面上有两滴血迹。

    再说明妧,钻进马车后,苏氏声音都微颤了,“妧儿……”

    明妧听得出她害怕,安抚她道,“娘,我见过他,昨儿在街上出了点小意外,他还帮了我。”

    怕苏氏担心,明妧没说她差点被人射死的事,马车颠簸,不好把脉,但男子的脸色一看就是中毒了,马车内血腥味厚重,显然失血过多。

    不解毒,不止血,不出半个时辰,华佗在世都救不了他。

    明妧从荷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解毒药丸,掰开男子的嘴,塞了进去,看着他喉咙滚动,然后才道,“马车靠边停下,我给你家少爷止血。”

    男子很听外,挑了个人少的墙边停下马车,明妧让苏氏坐到她身边,让男子扶倒,就看到他后背上的上,触目惊心。

    明妧把他穿的锦袍撕掉,从抽屉里拿出针线盒来,这是卫明依的,明妧手上有血,一摸上去,荷包就毁了……

    拿出针线,直接给男子缝伤口,苏氏惊呆了,“妧儿,你这是做什么?”

    “娘,你别说话,我给他止血。”

    止血也不能把人家的皮肉当衣服缝吧,男子晕着的,明妧缝伤口的时候,他疼醒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挣扎,明妧用力摁着他。

    男子掀开车帘,第一次觉得女人凶残起来叫人从骨子里打颤,可明妧说了是替他止血,只是这样止血的办法他从来没听过,不知道刺客什么时候追过来,他们根本来不及,或者压根就不敢去看大夫。

    很快,明妧就把伤口缝好了,再往上面撒药粉,撕掉男子的锦袍包扎伤口,然后望着车夫道,“进来,我帮你包扎。”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是救过她的人,她有恩必报。

    车夫道,“不劳姑娘了,我伤的不重,可以自己上药。”

    明妧也没有坚持,把止血药丢给他,车夫走到一旁去上药。

    只是刚往伤口洒药粉,就瞧见远处有黑衣人骑马过来,车夫把药往怀里一塞,坐上马车就跑。

    就是可怜了他们家少爷,明妧刚想将他扶正了,然后和苏氏下马车,她和苏氏能帮的只有这么多,结果马车往前一跑,男子后脑勺狠狠地在马车上撞了一下,那声音听着就觉得脑袋疼。

    可是马车哪里跑的过四条腿的马,何况马车上还坐了四个人,已经属于超载了。

    没一会儿,马车就勒紧了缰绳,这回,明妧脑袋磕了下,想死的心都有,她这是要为了救人把她自己和苏氏都搭上吗?

    刺客前后将马车团团围住,明妧掀开车帘,就看到刺客手里明晃晃的刀,温暖的阳光照耀下,越发的冰冷。

    “一个不留!”刺客一声令下,那些骑马的刺客就腾空而起,冲杀过来。

    车夫拔出剑就杀了过去,暗处赵成过来帮忙,虽然他很不理解,卫姑娘给陈大少爷治断胳膊,现在又救陌生男子,为什么就不痛快的帮世子爷把断腿给治好呢,她这也太差别对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