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刺杀
    ,精彩小说免费!

    郁闷归郁闷,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明妧被人给杀了,那他家世子爷的断腿可就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刺客不少,而且武功高强,只赵成和车夫真的应付不来,尤其他们都不敢离马车太远,杀敌不是最重要的,保住马车里的人不受伤害才是重中之重。

    而且打斗中,赵成的胳膊被划伤。

    明妧看的心惊肉跳,远处有马蹄声传来,陈二少爷带了几名护卫骑马过来。

    赵成武功很高,有他护着,刺客靠近不了马车,但是赵成也没法带明妧离开,陷入僵持,就看大家谁耗的过谁了,现在有陈二少爷带人来帮忙,赵成手起刀落,杀了两刺客后,刺客一下子就处于了弱势。

    “撤!”刺客跃身上马,驾马离开。

    刺客一走,车夫身子往地上一倒,明妧下马车后,将苏氏扶了下来。

    陈二少爷问道,“他们是谁?”

    明妧摇头,“不知道。”

    陈二少爷嘴角一抽,不知道是谁,就救人家,万一是坏人呢,万幸他眼尖看见地上有血迹,担心她们被人挟持带人追过来看看,毕竟定北侯府卫大姑娘上回就是出嫁前马车出事,错过了嫁给四皇子的机会,不得不防。

    赵成帮忙把车夫扶进马车内,道,“我送他们去看大夫。”

    刺客既然走了,应该不会回来,而且在苏氏看来,赵成和受伤的男子是一伙的。

    陈二少爷回头吩咐道,“回府赶辆马车来,我送定北侯夫人回府。”

    忠武将军府护卫骑马离开。

    明妧和苏氏等了会儿,马车就来了,明妧扶苏氏坐上马车,明妧道,“送我们去苏家吧。”

    她和苏氏身上多少都站了点血,本来她让喜儿在马车里放了衣裳,回府之前换上神不知鬼不觉,现在马车都走了,就这样回定北侯府,少不了挨训斥,还是回苏家换身衣裳再回去比较稳妥。

    陈二少爷就送她们去苏家了,当然一身血,苏家上下也吓的不轻,明妧只解释说,“路上救了个人,是他的血。”

    在苏家待了小半个时辰,然后坐苏家的马车回的侯府。

    马车还没停稳,李总管就迎了上来道,“夫人总算是回府了。”

    声音有些急切,苏氏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总管就道,“先前晋王妃带着晋阳郡主登门赔罪,等了半天,老太太派人去忠武将军府请您和大姑娘回来,没接到人,晋王妃和晋阳郡主就走了。”

    听到晋王妃和晋阳郡主还是登门赔罪,明妧心中了然,果然又是被牵连了。

    苏氏一头雾水道,“好好的晋王妃怎么登门赔罪?”

    李总管望向明妧,道,“昨儿晋阳郡主在兵器铺挑兵器,差点用弓弩射伤大姑娘。”

    苏氏心口一提,望着明妧道,“这就是你先前在马车里说的小意外?”

    性命攸关的事,她怎么用小意外就轻描淡写了过去,明妧扶着苏氏道,“娘别生气,女儿不是没事吗?”

    苏氏则道,“出嫁之前,不许你再出门了!”

    上回出嫁,就因为马车出事,她差点哭瞎一双眼睛,现在逛个街还差点被射杀,去忠武将军府道谢还能遇到刺客,苏氏怕了。

    她吩咐李总管道,“告诉二门小厮和婆子,谁敢放大姑娘出去,我决不轻饶。”

    明妧嘟着嘴,她也没说要出嫁,说的好像她会偷溜出去似的,她哪回出门不是正大光明啊?

    苏氏剜了明妧好几眼,然后迈步进府,去长晖院回话。

    见到她,老太太就问道,“不是去忠武将军府吗,怎么是苏家马车送你们回来的,还有明妧怎么跟你一起去忠武将军府了?”

    苏氏回道,“明妧怕忠武将军府因为二老爷上回定亲的事讥笑我,陪着我才放心,回来的路上出了点事,马车弄脏了,再加上离苏家不远,就去苏家待了会儿。”

    卫明依啊了一声,“马车弄脏了,那我放在里面的东西呢?”

    明妧从头上拔下一只金簪,递给卫明依道,“我把你的针线包弄脏了,拿这个赔你吧。”

    卫明依嘴巴张大,高高兴兴的接了金簪,笑的合不拢嘴。

    出手真阔绰,一点针线包能值几个钱啊,五妹妹都不好意思开口,她就送了一只金簪,早知道她们也在马车里放针线包了。

    苏氏坐下,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来,道,“这是忠武将军府给的定亲信物。”

    二太太眉头一皱,“定亲了?”

    语气带了几分不快,显然是怪苏氏擅作主张。

    要是以往,二太太说一句,苏氏不会怎么样,可今天她受惊不轻,差点就回不来了,这是二房的事,缩在府里当甩手掌柜,她和明妧奔前跑后,她还有微辞,她和明妧可不是她的跑腿丫鬟。

    幸亏明妧留了后手,想办法要老太太给了句承诺,现在正好用上,“去忠武将军府之前,老太太说我能全权做主,二弟妹是怪我不应该给明蕙定亲了?”

    二太太嗓子噎住,忙赔笑道,“哪有,我就是好奇,陈大人脾气暴躁,大嫂是怎么说服陈家再与定北侯府结亲的?”

    这在二太太看来很难,老太太也觉得能成事不容易,眸底都带了询问之意。

    苏氏没说话,明妧开的条件,她要说出来,府里能炸锅,这大窟窿只能他爹回来补了。

    明妧淡笑道,“陈大人也只在气急的情况下脾气暴躁,我娘又没惹到陈家,为了玉成此事,少不得说几句漂亮话,二妹妹从小与我一处长大,爹爹娘亲拿她当女儿疼,陈夫人笑说难怪二妹妹性子不像二叔二婶呢,要是真像,就是美成天仙也不会娶回来,陈家只当是和我定北侯府长房结亲,高高兴兴的把亲事定下了。”

    娶二房的女儿,却把二房忽视的够彻底,啪啪打脸,二太太脸都青的发紫了。

    可是让她去忠武将军府道谢,她死活不愿意去,苏氏帮她,她要有微辞,下人都该说她没良心了,长房吃力不讨好,一口窝囊气只能堵在胸口,郁结难舒。

    早知道最后嫁的还是忠武将军府,当初何必闹那么一通,挨了一顿狠揍,把好好的关系弄的僵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