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金戈
    ,精彩小说免费!

    没待一会儿,明妧就福身告退,带着那块定亲玉佩去褚玉苑。

    明妧把玉佩递给卫明蕙,卫明蕙以为是送她的礼物,连连摇头,她不能收。

    明妧双眸笑意浮现,道,“你还非收不可了。”

    卫明蕙不解的看着她,喜儿嘴快道,“这是忠武将军府给二姑娘你的定亲信物,二姑娘不收,这府里可没人替你出嫁的。”

    卫明蕙脸腾地一红,眨眼间,多了两朵红云,比三月里盛开的桃花还要娇美。

    她飞快的抢过玉佩往绣篓里一塞。

    明妧知道她害羞,故意盯着绣娄子道,“可别弄丢了。”

    卫明蕙从来没觉得大姐姐这么讨厌过,非得要她羞的钻了地洞才肯罢休,偏她还有两帮手,头一个还是四儿。

    四儿好奇道,“陈大少爷叫什么?”

    卫明蕙飞快的抬头看了明妧一眼,明妧摇头,人家陈大少爷叫什么她还真不知道。

    “我知道,他叫陈金戈,”喜儿捂嘴笑道。

    这丫鬟消息灵通还真不是盖的。

    “姑娘猜猜陈二少爷叫什么?”

    “……陈铁马?”

    “姑娘真聪明,一猜就准。”

    明妧哭笑不得,金戈铁马这不是显然的吗,和聪明有毛线关系。

    可接下来喜儿要说的能把人笑抽疯,喜儿说,“大厨房的婆子说陈家两位少爷的名字取的好,秉承父志,一看就出身将门世家,但对小辈不好,要避讳长辈名讳,往后金戈铁马都不能说了,要叫爹爹二叔。”

    明妧想起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故,笑的肚子疼,也笑的卫明蕙脸红的滴血。

    笑闹了一阵,明妧就起身回菡萏苑了,刚进院子就瞧见雪雁在书房外的回廊上对她挤眉弄眼,喜儿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你眼睛抽筋啊?”

    雪雁狠狠地瞪了喜儿一眼,喜儿才恍然大悟,书房里有人,那肯定是镇南王世子了。

    只是姑娘出嫁在即,老人常说成亲之前见面不吉利,世子爷怎么也不知道避讳一点儿?

    明妧迈步上台阶,朝书房走去,她也好奇楚墨尘来找她何事呢。

    推开书房门,迈步走进去,明妧就看到他坐在轮椅上,那只摔断的脚架在凳子上,白皙的皮肤,精致如玉,一旁放着铜盆和毛巾,地上还有水迹,显然刚刚洗过脚。

    有毛病呢,大老远的跑菡萏苑来洗脚,明妧翻一白眼,道,“楚世子大驾光临,找我有事?”

    楚墨尘指了指自己的脚,道,“治腿。”

    明妧眉头一挑,“不是说好了成亲之后再给你治的吗?”

    楚墨尘望着她,漂亮的眸子闪着星辰般璀璨光泽,道,“你跟谁说好的?”

    明妧嗓子一噎,这事好像还真没有说过,但他娶她回去不就是为了治腿吗,这就是默认了好么,还有那眸底的点点碎芒,像是火光一般,直觉告诉她,这厮生气了,在努力克制呢,不知道谁惹他生气了,这厮可是睚眦必报的主,惹恼他,那不是活腻味了吗?

    明妧好奇道,“谁惹恼你了?我很好奇有谁这么不怕死。”

    “你说呢?”楚墨尘笑道。

    明妧耸肩,“这我哪猜的出来,反正肯定不会是我。”

    赵风站在一旁,嘴角轻扯,就是卫姑娘你惹毛的我家世子爷啊。

    当初世子爷以为卫姑娘轻易不给人治病,连苏老夫人都病到快咽气了才出手,世子爷才动了迎娶她过门的心思,可谁想到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就今儿一天,他就给忠武将军府陈大少爷治了胳膊,还另救了沈家大少爷。

    反倒是爷,都没有正儿八经的治过腿,调制了一点药膏,还收了八千两的亲民价,也没见她收人家诊金啊,卫姑娘这是差别对待,世子爷难道还比他们差了?

    不止楚墨尘,明妧还从赵风赵成身上觉察到了不满,她不傻,脑袋一转就懂是怎么回事了,就听楚墨尘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快嫁人了?”

    明妧烟眉轻挑,道,“不劳楚世子提醒,还有十二天我就要出嫁了,还有三百七十七天,你就是我前夫,那时候我得改口唤你一声大哥~。”

    大哥两个字,明妧声音拉的很长,喜儿眼睁睁的看着楚墨尘的脸色一寸寸皲裂,然后变的铁青,吓得她赶忙扯了明妧云袖一下,姑娘你悠着点啊,楚世子都恨不得掐死你了。

    明妧知道楚墨尘很生气,但她又不是吓大的,有本事掐死她啊,她要是能回去,她还隔空谢谢他大恩大德呢。

    “你倒是记得很清楚,”楚墨尘牙齿磨的嘎吱响,从来没觉得手心这么痒过,还从来没有人把他怒气挑到这种程度还能忍着不掐死她的,她是唯一一个。

    明妧坐到书桌前,手托着下颚道,“大哥慢走,小妹恕不远送。”

    楚墨尘气笑了,看了赵风一眼道,“帮我穿好鞋袜。”

    真就这样走?这不是爷的性子啊。

    不过他还是听话的帮楚墨尘穿好了鞋,然后楚墨尘推轮椅朝书房门走去,他手都碰到门了,明妧一把摁住瞪着他道,“谁让你走门的?”

    菡萏苑里都是丫鬟婆子,看见他走出去,还不知道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来,这厮是想用流言埋了她呢。

    楚墨尘好整以暇的看着明妧道,“你给陈大少爷治病,救沈大少爷,岳母都没说什么,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前来求医,岳母更无话可说,就算不是未婚夫,我也是你大哥,这又不是你的闺房,怕什么?”

    刚喊他大哥,转过脸就把大哥还回来了,还一脸坦荡模样,明妧想咬死他。

    她背靠着门不让开,没想过楚墨尘真的要出去,一手就能将她掀到天花板上扣都扣不下来,她眸光冒火星,一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肚量啊,当初在崖底,她要顾忌那么多,他坟头草都长轮椅高了好不好。

    要说责怪的话,楚墨尘也说不出来,毕竟当初在崖底救他的时候,明妧还顶着四皇子的未婚妻的名头,虽然那时候卫明柔替她上过花轿了,可是就是心里头不痛快。

    有句话,他一直没问过,这会儿憋不住了,问道,“在我之前,你还救过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