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赔罪
    ,精彩小说免费!

    四太太则道,“也真是邪门的很,一到出嫁,明妧就出意外,虽说都能遇到贵人,逢凶化吉,我看出嫁之前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二太太坐在一旁,不阴不阳的笑了一声,“既然能逢凶化吉,遇到贵人,那还怕什么?”

    四太太看热闹之余,好歹带了一两分关心,二太太那话纯粹是挑刺了,明妧走过去道,“娘,四婶说的对,我也觉得邪门的很,要不派人去找道士回来给我算算,就找之前给二妹妹算的那位,听我院子里的丫鬟说,在街上碰到了,听人说他算的特别准呢。”

    三太太就道,“人家不是不愿意来府里吗?”

    “那是不愿意给二妹妹算,没说不给我算啊,”明妧语笑嫣然。

    二太太眼神冷了几分,云袖下的手攒紧,道,“那道士在哪儿呢,我派人去找了,怎么都没找到,道士说你二妹妹能做皇妃,她现在和忠武将军府陈大少爷定亲了,难不成将来陈大少爷还能封王?”

    陈大少爷断了胳膊,连说亲都困难,何况是封王,这是想打消她找道士的念头呢,明妧多看了二太太一眼,笑道,“正好,二婶也找道士,那府里把道士找来好好算一算。”

    苏氏望着明妧,明妧朝她眨眼,苏氏就吩咐珍珠道,“让李总管派人去街上找找。”

    二太太听了就道,“大嫂还真找啊,明妧出嫁在即,府里找道士,传到镇南王府耳朵里,人家难保不会多想。”

    苏氏没说话,明妧淡笑道,“二婶多虑了,镇南王世子之所以娶我,不就是找道士算的么,人家能算,咱们侯府凭什么算不得,我想堂堂镇南王府也不至于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

    二太太眸光冷了冷,没再说什么,她就不信她都找不到的道士,李总管带人就能找到。

    这事没人再提,苏氏说起谁府上老夫人过寿,要送贺礼,还有谁府上添了一大胖小子,要去参加洗三朝,本来这些事都该她去的,但是她要忙着给明妧准备出嫁的事,脱不开身,就让二太太和四太太帮她跑。

    这些人情往来的琐事,明妧听得乏味,打算告退,刚准备闪人呢,外面进来一穿淡碧色裙裳的丫鬟,福身道,“老太太,太后传召大姑娘进宫。”

    “传我进宫?”明妧好看的眉头拧成川字。

    这一拧,好不容易没跳的眼皮又开始乱跳不止了。

    太后不止传召,而且马车就停在侯府门外,这是非去不可,老太太和苏氏也摸不清楚太后怎么好端端的想起来传召明妧进宫,便叮嘱她不要惹太后生气,就让她进宫了。

    出了长晖院,喜儿屁颠颠的跟在明妧身后,她生性乐观,天塌下来她也不怕,反正大家一起死互相能作伴,没想过宫里有多可怕,只觉得自己运气好的爆。

    上一回她陪明妧进宫,回来雪雁羡慕她是进过皇宫的人,今儿让雪雁送药,是因为上回她去苏家送药,苏家赏了她一只银手镯,这回去忠武将军府送药,少不得要赏她一番,她们是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吃独食会没朋友的。

    只是她没想到,毫无征兆的就又进宫了,雪雁不在,让都让不了,回来雪雁肯定又要羡慕她了。

    走到侯府门前,果然见到了宫里的马车,奢华大气,四角坠着金铃铛,清脆悦耳。

    迈出侯府时,明妧还在想昨天回来,苏氏严令府里丫鬟小厮不许她出门的事,谁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还是正大光明……

    扶明妧上马车后,喜儿也钻了进去,马车徐徐朝前,速度越来越快。

    马车跑的越快就越颠簸,颠簸的明妧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颠倒了位,撞了一下脑袋后,明妧在心里骂了,又不是赶着去投胎,至于跑这么快这么急吗?!

    进了宫,从马车内下来,明妧都还觉得天旋地转,胃里翻江倒海,可是没人给她缓口气的时间,宫女过来领着她去永寿宫见太后。

    还不知道太后找她所为何事,先受了一通罪了。

    走了好半天才到永寿宫,迈步进去,明妧就看到了坐在凤椅上的太后,年约五十四五,保养得宜,在她身上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

    太后端坐,气度雍容,一姑娘挨着她坐着有说有笑,她眼角和脸上流出几分笑容,看起来慈眉善目。

    那姑娘明妧认得,可不就是前两日在街上险些射杀她的晋王府晋阳郡主。

    本来明妧还猜不到太后找她所谓何事,看到晋阳郡主,心中就有了几分了然,她上前请安,恭敬有礼道,“臣女卫明妧见过太后。”

    “起来吧,”慵懒的声音透着一股子不容人忤逆的威严。

    明妧抬头,就看到太后凌厉的眼神,仿佛她进来时看到的慈眉善目都是她的错觉。

    又是一个不好相处的,明妧在心中腹诽,嘴上恭谨道,“不知太后传召臣女进宫是?”

    晋阳郡主起身站到一旁,太后端起茶盏,上下扫视了明妧一遍,淡淡道,“晋阳在街上差点射伤你,是她不对,昨儿晋王妃带着她专程去定北侯府给你赔礼,你拒而不见是何用意?”

    姥姥的,谁拒而不见了?

    想到自己差点被人“不小心”给杀了,她还得一路颠簸进宫听人指责,你是太后,你也不能这么蛮不讲理啊,明妧心头堵着一团火,她望着太后,道,“晋阳郡主‘不小心’碰到机关,差点射杀我,她无心之举,在街上,她就给我赔礼道歉了,我也安然无恙,我没想到晋王妃还带晋阳郡主登门赔礼,我陪我娘去了忠武将军府,回来才知道,没有拒而不见的意思,晋阳郡主是不是误会了?太后要觉得臣女撒谎,可以传召忠武将军夫人替臣女作证。”

    太后望着晋阳郡主,晋阳郡主撅了嘴道,“昨儿我和母妃去定北侯府赔罪的时候,定北侯府说她在府里,丫鬟去请又说她出府了,我和母妃就一直等,等定北侯府小厮去忠武将军府请她,结果等了半天,又说她去苏家了。

    我和母妃还从来没等谁等那么久过,这不是故意不见我又是什么?那天让她受惊,是我不对,但我又不是故意的,这事不了了,我夜里都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太后传召,当着您的面,我给她赔声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