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道歉
    ,精彩小说免费!

    晋阳郡主一脸委屈,太后心疼孙女儿,哄道,“你这拧巴性子要好好改改,一点小事就睡不着。”

    晋阳郡主乖乖的点头,然后望着明妧,希望能得到她的原谅。

    明妧无语了,多大点事啊,她就是不送赔罪礼去定北侯府,也没人说什么,何况还送了,要她一句原谅有那么重要吗,能卖钱还是能长肉?

    太后则道,“当着哀家的面,晋阳给你赔声不是,这事就算过去了。”

    丫丫的,大老远的颠簸进宫听一声对不住……她招谁惹谁了?

    心中不满,明妧还得一脸灿笑,太后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太后毕竟是太后,她传明妧进宫是想用太后的身份逼她原谅晋阳郡主无心之举,传扬出去有损太后威名,当然要尽量弥补下,而弥补最好的办法就是赏赐。

    正好宫人送熏香进来,太后看过后,道,“这熏香不错,卫姑娘出嫁在即,哀家给你添点喜,这熏香就当是给你的添妆。”

    长者赐不敢辞,何况是太后赏赐,明妧没有拒绝的份,也不会傻到拒绝,总不能进宫一趟就为了一句对不起吧。

    宫人把熏香合上,递过来,明妧伸手接了,然后谢太后赏赐。

    太后脸上露了乏色,摆手道,“退下吧。”

    明妧乖乖福身告退。

    出了宫,喜儿就从明妧手里接过锦盒,没有主子抱着东西,丫鬟空着手的道理,她四下看看,见没人注意便把锦盒打开,太后用的熏香,不止是贵重,那是有钱都买不来的,虽然来的路上颠簸的身子疼,但都是值得的。

    “姑娘,你闻闻,好香,”喜儿献宝似的道。

    喜儿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凑上来看到明妧冰冷的眸光,就像是兴头上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脸上的笑意直接僵硬住了,姑娘怎么这表情啊,总觉得没好事,她有些害怕,唤道,“姑娘?”

    “把熏香合上吧,小心摔了,”明妧淡淡道。

    喜儿忙把熏香合严实了,小心抱在怀里。

    明妧跟着丫鬟往前,一路无话。

    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那如空谷莺啼的声音驱散了几分郁结心头的阴霾。

    一群宫女太监在玩蹴鞠,大景朝似乎很喜欢玩蹴鞠,在岳麓书院是,在宫里也是。

    有上回被人误踢的经验,明妧觉得还是离远点儿安全点,可是有些事不是你想躲就躲的掉的。

    明妧往前走,那边蹴鞠朝她飞过来,好巧不巧的砸到了她的后背,疼的她往前一扑。

    后背的疼痛,让明妧的愤怒达到了极点,晋阳郡主想弄死她没成功,还倒打一耙怪她避而不见,太后传召进宫,本以为只是道歉这么简单,最后还是想弄死她。

    现在要出宫了,还被人用鞠球砸中,真当她是泥捏的,谁都能捏呢?!

    明妧往前一仆,就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喜儿吓呆住了,等反应过来,赶紧蹲下要扶明妧起来,明妧睁了只眼睛,然后闭紧了。

    喜儿懵了一瞬,反应过来明妧在装晕,便配合着嚎嚎大哭,“姑娘,你醒醒啊,别吓奴婢……”

    她一边哭,还一边摇着明妧,可怜明妧被她拉的后背疼,差点破功,这小丫鬟懂不懂什么叫演技啊,要不要这么夸张,表演切忌用力过猛啊。

    喜儿一哭,那些蹴鞠的宫女笑声都停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措。

    其中一宫女望着一穿戴华贵的姑娘道,“公主,咱们闯祸了,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还不赶紧传太医!”

    这边小公公去传太医,那边过来两宫女把明妧扶到凉亭处,凉亭内设有贵妃榻,正好可以躺下。

    御书房内,皇上正在批阅奏折,孙贵妃带着精心熬制的莲子羹去讨皇上欢心,刚把粥端手里,要喂皇上吃,外面小公公急急忙忙进来,禀告道,“皇上,贵妃娘娘不好了,华阳公主和宫女们蹴鞠,不小心砸到定北侯府卫大姑娘,将她砸晕了。”

    孙贵妃一听,脸色微白,皇上把手里的奏折丢桌子上,“真是胡闹!”

    说着,皇上就起了身。

    满朝文武,皇上最信任镇南王和定北侯,而明妧是定北侯之女,镇南王府即将过门的儿媳妇,现在却在宫里被砸晕了,皇上能不亲自过问吗?

    皇上到凉亭的时候,太医刚刚赶到,等不及太医行礼,皇上就道,“赶紧给卫姑娘看看。”

    太医忙坐下给明妧把脉,华阳公主就站在一旁,孙贵妃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要给人家一点教训,好歹有点分寸,把人砸晕了惊动皇上,倒霉的还是她自己,她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华阳公主站在一旁,怎么看怎么委屈,到底是她亲生的,孙贵妃也心疼,等太医收手,孙贵妃就问道,“卫姑娘无碍吧?”

    太医道,“卫姑娘无性命之忧,只脉象紊乱,受了惊吓,待臣施针,就会醒过来。”

    说完,太医拿出银针,在明妧手背上扎针,没一会儿,明妧眼皮就开始颤动了。

    喜儿站在一旁,眼睛睁的圆圆的,姑娘这演技也太高了吧,就跟真晕了似的,她都分不出真假来。

    明妧徐徐转醒,睁开眼之前,先呲疼一声,身子微动,显然后背被砸的疼。

    “醒了,卫姑娘醒过来了,”有宫女高兴道。

    喜儿则喊道,“姑娘……”

    明妧睁开眼睛,精致白皙的脸上带了几分茫然,仿佛在问这是在哪儿,我怎么在这里,眼睛扫了半圈瞧见皇上,忙起身,结果急了点后背一阵揪疼,是真疼,不是装的,皇上见了就道,“别动,免礼了。”

    孙贵妃则道,“没事就好,华阳和宫女玩蹴鞠不小心撞了你,都吓坏了。”

    装晕是明妧气头上的冲动之举,之后她也心有戚戚,怕伤及无辜,毕竟真有可能是不小心,但她没想到居然是华阳公主……

    孙贵妃嫡亲的女儿,又是和晋阳郡主一样的“不小心”,但明妧想说,这样的不小心要多来几回,她真的要挂了。

    人家是不小心,而且真诚的赔礼道歉了,你能揪着人家不放吗,除了和原谅晋阳郡主一样原谅华阳公主,她压根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