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慌乱
    ,精彩小说免费!

    以前下雨,卫明蕙总会在雨停的空档来找明妧玩,等雨停了再走,有时候一玩一下午,也没人来催她,玩的尽兴。

    喜儿咕噜道,“别提了,二姑娘和四儿都开不得玩笑,姑娘受伤,也不来看一眼,连五姑娘她们都来了,真没良心,我以后都不理她们了。”

    这丫鬟脾气还挺大,不过卫明蕙的脸皮薄的有点厉害,不就开点小玩笑,至于这么多天还害羞吗,明妧头未回,唇瓣带了点点笑意道,“不理可不行,二姑娘的药丸今儿吃完,她们不来取,你得送去给她。”

    末了,加一句,“再好好捉趣她们一番,看她们脸皮能薄到什么程度。”

    明妧觉得自己实在是恶趣味,谁让日子实在是无聊至极呢。

    喜儿点点头,把药丸装好,就等雨停了。

    可是一等再等,到了傍晚雨才停,喜儿提着灯,一手抱着锦盒,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的积水去褚玉苑。

    屋内,明妧就着灯烛看医书,有些缺漏的地方就补上,专注而认真,昏黄的灯烛下,整个人像是蒙了一层光晕。

    外面有脚步跺地声,急切而慌乱,雪雁走过去,就见喜儿进来,看着她浑身泥巴,连脸上都有,手心还有血迹,显然是摔倒了,雪雁心口一提,朝屋内喊道,“姑娘,喜儿摔倒了。”

    明妧一听,就把手中医书放下,走过去,见喜儿一脸狼狈,她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雪雁扶喜儿进屋,一半关心一半埋怨,“都说天黑路滑,让你带个小丫鬟去,偏不听,摔了知道疼了吧。”

    喜儿眼眶红红的,明妧让雪雁去帮喜儿拿换的衣裳,再打盆清水来,雪雁忙往外走,喜儿喊住她道,“先别去,我有急事要说。”

    就是因为事情太急,她才不管不顾一路小跑回来的,一时着急没看清脚下的树枝,往前一摔,但是比起她要说的话,摔一跤不算什么了。

    雪雁转身回来,就见喜儿望着明妧道,“四儿说晋王派人去杀侯爷,让姑娘你想办法救侯爷……”

    雪雁脸色一变,明妧眉头皱的紧紧的,喜儿急道,“姑娘,你一定要救侯爷啊。”

    定北侯怎么说也是她便宜老爹,知道她有难,她怎么能不救,可问题是她连定北侯去哪儿了都不知道怎么救,而且晋王杀定北侯,四儿怎么知道的?

    这边明妧想到青霜,那边雪雁已经问出声了,“这么大的事,四儿是如何知道的?”

    喜儿又是急,又是生气,把知道的一五一十告知明妧。

    半个时辰前,她送药丸去褚玉苑,没让丫鬟通知,她就直接进屋了,结果卫明蕙在屋子里来回打转,四儿就跟她尾巴似的,一边问,“姑娘,你到底想好怎么办了没有啊?”

    喜儿打了帘子进去,道,“二姑娘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她突然开口,吓了卫明蕙和四儿一大跳,四儿拍着胸口道,“魂都差点被你吓飞了,大晚上的,你来做什么?”

    本来喜儿就生气明妧受伤了,和她关系最好的卫明蕙和四儿都不去菡萏苑探望,要换成旁的姑娘早生气了,只有她家姑娘大度不计较,还惦记她药丸没了,让她摸黑送来,不念着她辛苦就算了,还一脸不欢迎,有这样的吗?!

    喜儿生气道,“我来送药丸,嫌我来的不是时候我走就是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四儿赶紧拉住她赔不是,道,“没有嫌弃你来的不是时候,只是姑娘心里烦闷,六神无主,没心思管其他事。”

    喜儿也知道她们有烦心事,不然不会来回打转,可是二姑娘能有什么烦心事,便问道,“有什么事烦恼啊,说出来我家姑娘或许能帮二姑娘。”

    四儿支支吾吾,喜儿觉得四儿和卫明蕙拿她家姑娘当外人,没好气道,“不说算了。”

    四儿怕她生气,说道,“还不是陈大少爷的事么。”

    喜儿不解,“陈大少爷什么事?”

    四儿摇头,“我也不知道,姑娘心里的事,我也不是都知道。”

    喜儿捂嘴笑道,“要是因为陈大少爷胳膊断了的事,那就不用烦恼了,我家姑娘帮陈大少爷治胳膊了。”

    四儿杏眼圆瞪,嘴巴张大的能塞进去一咸鸭蛋,而卫明蕙鼻子一酸,眼泪巴拉巴拉的往下掉,急的喜儿道,“二姑娘别哭啊,这是好事,要不是你们这几天没去菡萏苑,不然姑娘早告诉你们了。”

    卫明蕙拉着四儿,让她和喜儿说话,四儿赶紧道,“有人要杀侯爷。”

    喜儿一脸蒙怔,“真的假的?”

    见她当玩笑听,四儿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道,“是真的,是我和姑娘亲耳听到的,晋王要杀侯爷。”

    喜儿这才急了,骂道,“这么大的事,你们知道不赶紧告诉我家姑娘,等到现在才说,要是侯爷有什么万一,看我家姑娘可原谅你们!”

    丢下这一句,喜儿提了灯笼就往菡萏苑跑。

    把这事告诉明妧后,喜儿还愤愤不平,她家姑娘帮二姑娘的多少,帮她解毒治哑疾,帮她毁亲,带她去穆王府参加宴会,还帮她救陈大少爷,现在有人要杀侯爷,二姑娘还犹犹豫豫不说,实在是气人。

    侯爷不止是她家姑娘的爹,还是她亲爹呢!

    喜儿气的呼吸急促,明妧并没有喜儿那么生气,也没有责怪卫明蕙什么。

    对卫明蕙来说,二老爷是她亲爹,侯爷只是大伯父,她的亲爹和晋王联手杀大伯父夺侯爵,让她这个亲生女儿怎么告诉她,她张不开这个口。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卫明蕙怕因为二老爷一己之私,到时候和她反目成仇。

    可明明知道,却什么都不说,太没良心,要是哪一天她知道了,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一边是二老爷,一边是她,卫明蕙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她被砸伤,她都没来看她。

    喜儿送药,卫明蕙感动,这才把事情和盘托出,算是她善有善报吗?

    明妧走到窗户处,找赵成帮忙想办法,凭她一己之力,连出定北侯府都困难,何况是救人了,可是明妧站在窗外喊了半天,也不见赵成人影,急的她着急上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