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害羞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夜,明妧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天麻麻亮就醒了,喜儿掀开帐帘道,“姑娘,雨停了,但是暗卫不在。”

    都怪老天爷,什么时候下雨不好,这两天下雨,暗卫不能一直待着树上淋雨啊。

    明妧没有犹豫,直接道,“你去镇南王府找镇南王世子,他要是不帮忙,你就告诉他我爹要是有什么万一,我会守孝三年。”

    喜儿点头如捣蒜,直接就出去了。

    天还早,明妧也睡不着,就靠着大迎枕走神,雪雁怕她担心,安慰她道,“姑娘别担心,侯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在床上待了半个时辰,天已经大亮,太阳出来了,从窗柩洒进来,一室温暖。

    明妧掀开被子起床,雪雁伺候她穿衣,最后束腰的时候,窗户传来响动,明妧抬头看去,就见窗户打开,楚墨尘连着轮椅飞进来,雪雁愣了一瞬,飞快的帮明妧把腰带系好。

    鉴于上回闹出来的不愉快,明妧和楚墨尘四目相对的时候,屋子里气氛十分尴尬。

    雪雁缩在一旁,恨不得当自己是根木头桩子,她眼前总是晃过自家姑娘泼洗脚水的潇洒模样,姑娘当时肯定没想到会有求人的一天,风水轮流转了……

    要叫明妧知道,她肯定不会那么冲动啊,她现在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泼出去的洗脚水还能收回来么?

    清了清嗓子,明妧干涩的打招呼,“早啊。”

    楚墨尘俊美的脸庞勾起一抹绝美而魅惑的笑容,推着轮椅围着明妧转了一圈,心情愉快道,“应该没料到这么快就落本世子手里吧?”

    明妧暗翻一白眼,她就知道他没那么好说话,但有求于人,姿态要放低的道理她懂,明妧陪笑道,“世子爷大人有大量,怎么会和我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见气呢?”

    “小女子?”楚墨尘斜了她一眼,醇厚着声音问,“这是不打算做本世子的姑母了?”

    赵风站在一旁,差点憋出内伤来,自打卫姑娘说要做姑姑,世子爷就被这两个字折磨的夜不能寐,现在总算扬眉吐气了,不容易啊。

    小气吧啦的,开个玩笑都不行,再说了,姑母就不能是小女子吗,这厮就是要把所有场子都找回来才肯罢休啊,人家宰相肚里能撑船,他一个小纸船都塞不进去,明妧保持微笑,“不敢奢望做姑母,做妹妹就好。”

    当然最好还是做姑母,你这小辈敢这么和长辈说话,治你个不敬之罪,明妧心中腹诽。

    可她忘了,她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楚墨尘一眼就看出她心里打的什么算盘,直接气笑了,推了轮椅转身,“回王府。”

    明妧气的狠狠地朝他后脑勺张牙舞爪,然后挡在他跟前,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救我爹?”

    楚墨尘看着她,干净的眸子如同上好的墨玉泛着光泽,他磨牙道,“本世子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泼过洗脚水。”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明妧修长的睫毛轻颤,“那是你自己的洗脚水……”

    楚墨尘斜眼过来,明妧就怂了,好吧,你自己的洗脚水那也是洗脚水,便改口道,“人生多了一种体验不好吗?”

    赵风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楚墨尘的眼刀扔过来,赵风脸皮收紧,可是还是忍不住啊,干脆纵身一跃闪人了,他到树上去笑行了吧。

    赵风走后,雪雁想了想也走了,她去守门,免得他们厮杀起来,城门失火殃及她这个小池鱼。

    楚墨尘牙齿磨的嘎吱响,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往外蹦,“看来你很喜欢这样的体验?!”

    不得不说,气头上泼人洗脚水是挺爽的,但是被泼一身肯定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但能怪她吗,他做初一,她就不能做十五?

    明妧看着他,心底感慨连连,长得妖孽,再生气还是养眼,看着他长得漂亮的份上,明妧决定跟他讲道理,“你看,你自己都嫌弃自己洗脚水脏,我给你治腿之前让你洗个脚过分吗?”

    楚墨尘哼了鼻子,以为说话温柔一点,他就既往不咎了,他没那么好说话,他道,“陈大少爷治胳膊之前沐浴了?”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平等,明妧败下阵来,要不是打不过他,他这会儿早镶嵌在天花板里了,来软的不行,来硬的更不行,明妧恼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帮忙?!”

    楚墨尘妖冶凤眸闪过一抹璀璨光芒,看着明妧若有所思了会儿,最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明妧看着他,用一种怀疑他脑子有病的眼神道,“很干净,没脏东西。”

    当然干净了,那天回沉香轩,脸上皮都差点泡皱了,能不干净吗,可心里总觉得不舒服,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

    楚墨尘瞥了明妧一眼,又碰碰自己的脸,明妧再傻,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要她亲他那被她泼了洗脚水的俊脸。

    这一招够狠!

    姥姥的,蹬鼻子上脸,要不是为了救定北侯,她会求他?

    “在崖底都有胆量霸王硬上弓,现在回了定北侯府,连亲一下都不敢了?”楚墨尘激将道。

    有什么不敢的,不就亲一下吗,虽然性子恶劣,但这张脸帅的人神共愤,她又不吃亏,再说了,她可是励志要做姑母的人,亲小辈一下很难吗?

    想着,明妧嘴角微弧,一抹笑意忽闪而逝,如同倏然绽放的花蕾,娇艳欲滴,一颦一笑间尽是动人心魄的韵味,眸底深处还藏匿了几分捉黠,正好被楚墨尘捕捉到,笑的他心里发毛,总觉得没好事。

    心里刚闪过有猫腻的念头,脸颊就传来一阵湿润柔软的触感,很陌生,很新奇,但是他一点都不排除,甚至因为还没有好好体会就消失而一阵怅然若失。

    可是他一抬头就看见明妧一脸来自姑母慈祥的笑容,某男的脸黑成了锅底,觉得牙根都痒痒了,“你那是什么表情?!”

    明妧眼睛眨巴着,怎么看怎么无辜,牲畜无害,“害羞的表情啊。”

    楚墨尘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嘴角扯动,“你还知道害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