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玉佩
    ,精彩小说免费!

    在二老爷眼里,卫明蕙和四儿的分量不会比被他掐死的丫鬟重多少,连亲兄长都狠得下心除掉,何况是她们?

    四儿连连点头,不用明妧说,上回被吓了一通,打死她们都不敢再跟踪青霜和二老爷了,尤其两人胆小,现在看到二老爷都吓的浑身颤抖,说话舌头都捋不值。

    明妧和卫明蕙一同去长晖院请安,然后回菡萏苑。

    许是之前害怕失去明妧这个唯一的好姐妹,接下来几天,卫明蕙一天往菡萏苑跑几回,有时候连午饭晚饭都在菡萏苑吃的,距离出嫁的时间越短,卫明蕙就越舍不得明妧。

    这一天上午,阳光灿烂,明妧和卫明蕙在屋子里打闹,外面青杏站在珠帘外道,“姑娘,府里来客了,夫人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明妧把挠卫明蕙的手收回来,问道,“可知道来的是什么客人?”

    青杏摇头,“奴婢不知。”

    不管知道还是不知道,少不得跑一趟,喜儿帮明妧把微皱的裙裳收拾齐整,明妧就带着雪雁去了长晖院,留下喜儿陪卫明蕙和四儿玩。

    进了长晖院,绕过四季如春山水屏风,明妧就看到了一俊雅的男子坐在那里,熟悉的面孔让明妧怔了怔。

    是他!

    那天在街上出手相救,和赵成一起打落晋阳郡主“不小心”射出来的断箭,过了一天,被人追杀又被她和苏氏救了的男子。

    当时脸色苍白,蠢瓣发紫,如今气色红润,温文尔雅,恢复的不错。

    看到明妧,男子起身作揖道,“在下沈临风,专程来感谢卫姑娘和令堂的救命之恩。”

    明妧倾雅一笑,清浅笑容如雾,更衬托的那双星眸耀眼动人,朱唇轻启,声音清冷温柔的如月夜下飘然而至的雪花,“沈公子这一声谢,明妧实在不敢当,该明妧谢公子在街上相助之恩。”

    沈临风望着明妧,他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看起来特别舒服,格外的想叫人亲近。

    没有他相助,她一样会安然无恙,可没有她的相助,他绝没有站在这里道谢的机会,岂能相提并论?

    知道帮他医治伤口,有损她闺名,尤其她没几天就出嫁了。

    明妧笑了笑,给老太太请安后,就在苏氏身边坐下,沈临风道谢完,然后赔罪,那天不得已打晕府上车夫,抢了马车,还连累明妧和苏氏差点被人刺杀,苏氏道,“那天,还真是多亏了忠武将军府陈二少爷带人急时赶到,不然真的凶多吉少。”

    沈临风点头,他要谢的人很多,除了忠武将军府,还有镇南王世子。

    待了会儿,沈临风就作揖告辞。

    李总管送他和护卫出府。

    等他们走后,老太太拨弄佛珠道,“这沈公子也不知是谁府上的,模样好,性子也好,我老婆子看他第一眼就打心眼里喜欢,怎么就被人刺杀,差点丧命呢?”

    苏氏摇头,她也不知道,人家只报姓名,不报家门,她也不好意思问,她又没有待嫁的女儿了,不过总觉得沈公子眉宇间有几分熟悉。

    苏氏想着莫不是哪位故人之子,那边四太太点头道,“我可是注意到他腰间佩戴的墨玉佩,价值连城,非富即贵。”

    做娘的注意人家穿戴,猜测人身份,做女儿的一脉相承,卫明依道,“他口口声声道谢,也没见他带什么谢礼来呢?”

    老太太斜了卫明依一眼,语气严肃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不是为了谢礼,何况他救你大姐姐在前,侯府没登门道谢已经是失礼于人了。”

    卫明依吐了吐舌头,反正她是没见过这么道谢的,不过她倒是占了便宜,要不是因为他,大姐姐也不会弄脏她的荷包,也就不会拿簪子赔她了。

    刚这样想,外面李总管送沈临风去而复返,身后还跟了好几个小厮,抬了四口大箱子进来,老太太见了道,“这是……”

    李总管道,“沈公子说将府上马车弄脏了,让人照着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马车里还放了四口大箱子,说是送给大姑娘做添妆的,他急着离京,来不及喝大姑娘和镇南王世子的喜酒,他日一定补上,还说将来大姑娘和镇南王世子需要,就派人去柳州沈家找他,他一定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李总管手里拿了一锦盒,递到明妧跟前。

    明妧打开,锦盒里赫然一块墨玉佩,正是他佩戴在腰间的那一块,这是他的承诺,也是信物。

    明妧看锦盒的空档,小厮已经把箱子打开了,一箱子黄灿灿的金子,闪瞎人眼睛。

    还有一箱子玉器,绫罗绸缎和珍贵药材……

    看着这一箱箱谢礼,二太太想到什么,震惊道,“柳州沈家?莫非是那个号称家中金银遍地富可敌国的沈家?”

    苏氏则道,“这份谢礼太贵重了,沈公子人呢?”

    李总管回道,“已经走了。”

    卫明依默默的把之前的话收了回来,羡慕的看着明妧,大姐姐的命也太好了吧,倒霉有人救,救了人谢礼又这么丰厚,她什么时候能有大姐姐一半的好运气啊。

    老太太深深的看了苏氏和明妧一眼,莫非救人的是明妧,不然沈公子不会直接点名是给她的添妆。

    明妧见没什么事了,拿着锦盒福身告退。

    二太太见了就道,“那玉佩……”

    明妧看着她,眨眼道,“二婶想说什么?”

    二太太眸光微闪,摇头道,“没什么。”

    没什么最好,明妧眸光在二太太脸上多逗留了几秒,转而带着雪雁离开。

    她和苏氏救了沈临风,沈临风送了四箱子添妆给她的事,一阵风刮遍侯府,菡萏苑也不例外。

    明妧回屋,喜儿和四儿一人握她一只手,明妧好笑道,“这是做什么?”

    喜儿道,“姑娘的手肥啊,奴婢多摸两下,沾沾姑娘的好运气。”

    随便救一个是掌天下兵权的镇南王府世子,再随便救一个是富可敌国的沈家少爷,姑娘的运气好到逆天啊。

    明妧哭笑不得,“我的手肥吗?”

    喜儿看着明妧白嫩如豆腐的手,十指纤纤如青葱,说肥有点过分了,但是,“姑娘能说自己手不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