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反问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丫鬟,还学会反问了,明妧坐下来,雪雁给她倒茶,明妧淡笑道,“没什么好羡慕的,身份再尊贵,家中钱财再多,也得有命花。”

    楚墨尘被追杀,沈临风也是,要不是碰巧都遇到了她,早去奈何桥排队喝孟婆汤了。

    明妧把玩着墨玉佩,手感质地都不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同样都是救人,素质差别也忒大了点啊,明妧在心里默默的称赞沈临风,完了,再默默的问候了一遍她即将要嫁的未婚夫婿。

    玩了会儿,明妧就把玉佩放锦盒内,想到之前二太太盯着锦盒……

    明妧心中祈祷,救楚墨尘把自己都搭上了,希望救沈临风是件好事吧。

    ……

    随着出嫁的日子越来越近,明妧也越来越忙起来,苏家把新做好的裙裳送来了,明妧在幽兰院试衣裳。

    四季三十二套裙裳,每一套都是穿上让绣娘看合不合身,要有松紧处,得赶紧修改,明妧脱了穿,穿了脱,三十二套裙裳试下来,皮头脱掉一层了。

    试完最后一套,明妧要死不活的趴在桌子上,道,“娘,我能走了吧?”

    苏氏嗔了她好几眼,“这么多漂亮衣裳,换别的大家闺秀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你就这么不耐烦,这些裙裳可是人家绣娘一针一线熬夜做出来的。”

    这是指责明妧不珍惜人家的辛苦,明妧也觉得过分,她站起来道,“我再试一遍好了。”

    苏氏伸手戳她脑门,“就会抬杠!”

    绣娘夸明妧,然后道,“这两套稍微有点紧,奴婢拿回去修改,明儿和嫁衣一起送来。”

    苏氏点头,然后丫鬟送绣娘离开。

    这边绣娘前脚走,后脚明妧就道,“娘,我也回去了啊。”

    怎么听怎么迫不及待,她实在不想留下来听苏氏教她为妻之道啊,苏氏连嗔了她好几眼,“就这么不耐烦和娘待在一处吗?”

    “哪有,”明妧抱着苏氏的胳膊否决道。

    苏氏鼻子发酸,“嫁了人,娘想见你就不容易了。”

    刚说这话,外面丫鬟进来道,“夫人,四皇子陪四皇子妃回门了。”

    明妧嘴角一抽,苏氏刚说出嫁回门不容易,卫明柔就来打脸,而且还是四皇子陪着的,明妧望着苏氏道,“出嫁了想回来哪有娘说的那么难,不受宠都能隔三差五的回来,我怎么一天也能回来一趟吧?”

    苏氏扶额,以前卫明柔出嫁,苏氏希望女儿能时不时的回来,可真经常回来,她反倒没那么欢喜,甚至听到卫明柔回门,她心底会闪过这一次回门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事的念头来。

    没一会儿,卫明柔和四皇子就进来了,男俊女俏,迎着阳光走进来,分外养眼。

    苏氏起身给四皇子见礼,四皇子忙道,“岳母大人多礼了,该小婿给岳母大人行礼才是。”

    明妧福身见礼,卫明柔甜甜道,“大姐姐礼数也多了起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丫鬟把一锦盒送上,卫明柔接过递给明妧道,“大姐姐出嫁在即,四皇子陪着我去美人阁挑了一对玉镯给大姐姐做添妆。”

    这么客气,怎么觉得有坑呢,明妧脸上带着恰如其分的笑,接了添妆道了谢。

    卫明柔和四皇子坐下,陪苏氏说话,明妧在一旁听着,想走不知道怎么开口,聊了一会儿,卫明柔道,“娘,我陪大姐姐去花园逛逛。”

    明妧一听就知道麻烦来了,她果断装傻道,“我就不用三妹妹你陪着了,你陪四皇子去花园走走吧。”

    卫明柔摇了苏氏的胳膊,苏氏就望着明妧道,“妧儿,你就陪你三妹妹和四皇子在侯府四处走走。”

    明妧可以不给卫明柔面子,但是苏氏开口,她总不好拂她的面子,笑着应了。

    一行三人出幽兰院,走到哪儿,都引人注目,明妧浑身不自在,你说你们花前树下,你侬我侬的多好,非要带她这么一大木头桩子,还是行走的木头桩子不大煞风景吗?

    明妧在走神,身后喜儿拽她云袖,道,“姑娘,四皇子妃在和你说话呢。”

    明妧啊了一声,“说什么了?”

    卫明柔脸绿了绿,走路也敢走神,也不怕摔了,她挤出一抹笑来道,“听说大姐姐和娘亲救了柳州沈家大少爷?”

    明妧挑眉一笑,“三妹妹出嫁了,侯府的消息还这么灵通,我和娘是救了一位沈少爷,也是来自柳州的,至于是不是大家以为的那位沈家大少爷我就不知道了。”

    卫明柔眸底流露几分羡慕妒忌道,“明知道大姐姐即将嫁给镇南王世子,还想着能帮忙,岂能是一般人?”

    不知不觉,明妧就被他们带道凉亭了,卫明柔笑道,“我去泡茶。”

    明妧暗翻白眼,就这么放心她和四皇子独处吗,该来的躲不掉,明妧望着四皇子道,“看来四皇子有话与我说。”

    “你很聪明,”四皇子夸赞道。

    明妧讪笑一声,这样的恭维真是……她哪里聪明了,因为猜出他有话和她说体现出来的,这不是除了傻子可没带脑子出门的都猜的到的吗?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姑奶奶没时间和你绕弯子,明妧觉得自己两只眼睛无处安放啊,因为四皇子坐在她对面,抬头就看见他,侧过脸吧,不够尊敬和你说话的人,明妧只能盯着眼前的石桌了。

    凉亭内,安静了小会儿,四皇子开口道,“没忘记我嘱托你的事吧?”

    明妧眨巴眼睛,茫然道,“四皇子嘱托我什么事了?”

    干净的眸子,如一汪清泉,清可见底,四皇子嘴角微勾,“刚夸你聪明,你就和我装傻。”

    明妧嘴角扬起一抹笑来,比春光还要明媚,她道,“我都还没出嫁呢,四皇子就叮嘱我,是不是太早了一点儿,在我身上出现太多的意外了,我都不敢保证我能安然无恙的嫁进镇南王府,四皇子这么笃定?”

    这话,四皇子无法反驳,毕竟明妧就是因为出了意外才没法嫁给他了,他道,“这事容后再提。”

    明妧望着他,道,“没事,我就先走了。”

    她要起身,四皇子眉头一皱,“就这么不耐烦瞧见本皇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