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公平
    ,精彩小说免费!

    知道还来找她,她没那么清闲好不好,“四皇子还有事?”

    四皇子望着她道,“沈大少爷给了你一块玉佩?”

    果然是冲着玉佩来的,二太太通的一手好风。

    这事大家都知道,她否决不了,“是给了我一块玉佩。”

    “那玉佩给我,”四皇子的声音不容违逆。

    明妧心下好笑,人家沈大少爷给她的东西,凭什么要给他,脸看着也不大啊,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卫明柔喜欢要东西,他四皇子也不遑多让。

    也是,沈家号称金银遍地,富可敌国,四皇子又志在皇位,有沈家相助,他平步青云的路会走的更顺畅,但是,她是打算做绊脚石的好么,她栽树,他和卫明柔,还有二房乘凉,姐姐没那有那份好心肠啊。

    明妧淡笑道,“那玉佩是在我手里,但沈公子说了,我和镇南王世子有事尽管找他帮忙,这玉佩是给我的,也是给镇南王世子的,我无权替镇南王世子做主把玉阙给四皇子你。”

    “你这是在拒绝我?”四皇子眸光冷暗。

    明妧勾唇,“我是在很坚决的拒绝你。”

    那边,卫明柔泡茶回来,道,“姐姐是担心镇南王世子知道?”

    一个四皇子就不好应付了,又来一个,明妧懒得说话,卫明柔就道,“那玉佩对四皇子有大用处,镇南王世子也不知道你救过沈大少爷,他是镇南王世子,也用不着沈大少爷帮忙。”

    明妧好笑,拿她当三岁小孩哄呢,姐姐比你大好么,要哄也是我哄你,“镇南王世子都不需要了,那四皇子不是更不需要?”

    卫明柔语噎,明妧起身要走,结果卫明柔一把抓住她,明妧身子不稳,撞到了端茶的丫鬟,泼了一杯茶。

    “还好,没伤着人,”明妧拍胸口道。

    见有两盏茶,她眸光一动,端了一杯给卫明柔,另外一杯给四皇子道,“你们慢喝慢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丢下这一句,明妧赶紧闪人,喜儿亦步亦趋紧随身后。

    刚走到一棵大树下,明妧脑门就挨了一颗松子,她撇头就看到赵风推着楚墨尘走过来。

    看到她,明妧磨牙道,“这里是花园,谁让你这么招摇的,还有你再没事砸我脑袋,我给你没完!”

    楚墨尘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声,“同样是女婿,四皇子能来,本世子怎么就不能来了?”

    明妧浑身无力,这能一样吗,人家正大光明走的正门,你一个翻墙的拿什么比,靠厚脸皮吗,就是比脸皮,你也赢不了四皇子。

    明妧不说话,楚墨尘则道,“和四皇子聊的挺开心啊。”

    明妧斜了他一样,“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他聊的很开心的?”

    “两只眼睛都看见了,”楚墨尘不爽道。

    明妧弯腰看着他,伸手在他眼跟前晃了晃,关心道,“你眼睛是不是又瞎了?”

    楚墨尘脸一黑,赵风在一旁抖肩膀,世子爷算是碰到对手了,世子妃说说笑笑就能把人噎个半死,等她过门了,王府的日子肯定不会无聊,心中期待着,就听楚墨尘磨牙道,“你给四皇子下什么药了?”

    这眼神……

    明妧默默的把腰站直了道,“和四皇子聊得高兴,抬抬手帮他排毒养颜。”

    楚墨尘勾唇一笑,“你有那么好心?”

    明妧眼底笑意流泻,浩如烟海,望着他道,“要不要我也帮你排毒养颜?我绝对不会厚此薄彼的。”

    她白皙的爪子伸过来,楚墨尘忙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心领有什么用,要身领,明妧修长的睫毛如蝴蝶双翅微颤,眸底笑意点点,温声软语道,“真不要?”

    楚墨尘默默后退两步,这女人下毒的本事比她嘴巴更厉害,还是离远点儿好,想到嘴巴,楚墨尘就想到那天蜻蜓点水的吻,不由得耳根微热,心中一阵激荡。

    明妧一直看着他,他眸光从她唇畔扫过,她注意到了,再见他神情,就知他在想什么,脸颊不由得也跟着红了两分,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上回耍他的仇还没报呢,她应该给他也下点药,免得当她好欺负。

    刚这样想,就听赵风道,“爷,有人来了。”

    明妧回头看了一眼,没瞧见有人,等她再转身,已经不见人影了,怎么就走了,真是神出鬼没的,她还想问问有没有她爹的消息呢。

    明妧四下张望,没瞧见人就转身了,刚走了两步,那边一穿着淡粉色裙裳的丫鬟快步过来道,“大姑娘,老太太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刚拒绝了卫明柔和四皇子,转过眼老太太就找她,用膝盖也能猜到这会儿找她何事,明妧揉着太阳穴去了长晖院。

    如她所料,卫明柔和四皇子都在,明妧进屋的时候,卫明柔正抱着老太太的胳膊撒娇,如今的她贵为四皇子妃,却依然如未嫁时女儿娇态,老太太心里高兴,笑声连连。

    明妧装作不知,上前行礼,道,“祖母唤明妧来是?”

    老太太看着她,笑道,“你三妹妹找你要沈公子的玉阙,你没给?”

    虽然老太太一脸慈祥,但这话明显责怪明妧不懂事了,四皇子专程来定北侯府,应该就是为了那块玉佩,得富可敌国的沈家相助,四皇子夺嫡的希望更大,定北侯府能出一个皇后,那是祖坟冒青烟的事,能帮忙都应该尽量帮忙。

    明妧懂老太太的意思,可惜定北侯府祖坟上冒不冒青烟,她真的不关心,她更不会为了卫明柔和四皇子委屈自己,但老太太是长辈,明妧不好明着忤逆她,只轻颔首道,“我不给玉阙的理由已经和三妹妹说了。”

    老太太望着卫明柔,卫明柔撅了嘴道,“大姐姐说那玉佩是沈公子给她和镇南王世子的,她不能代替镇南王世子做主,救沈公子的不是娘吗?”

    那块玉佩卫明柔要的理直气壮,她和明妧都是苏氏的女儿,救沈临风的是苏氏,一视同仁,玉阙能给明妧,自然就能给她,几时轮到镇南王世子做主了?

    那四箱子谢礼她没要一半已经不错了,她要谢礼,她拿玉佩,这才叫公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