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嫁衣
    ,精彩小说免费!

    算了,还是再写两个方子给他做开张大吉的贺礼好了,礼到,心意到。

    萧小少爷朝凉亭看了一眼,眸底火星四射,道,“我走了。”

    人走了,那药膏却是没拿走,明妧转身回了凉亭。

    清宜郡主笑道,“他来找你做什么?”

    明妧举了举手里的药膏,道,“算是送添妆吧。”

    “送的什么?”清宜郡主好奇。

    “治脚痒的药。”

    “……我回去帮你揍他。”

    明妧噗嗤一笑,道,“你就不怕他铺子换个横幅,写上穆王府清宜郡主的臭脚也是这家铺子治好的?”

    谢婉华忍笑抖肩膀,大表姐胆子还真大,居然敢拿清宜郡主开玩笑,不过她佩服明妧,因为清宜郡主一点都不生气,还说她才见了两回,就了解她弟弟萧小少爷了。

    凉亭内,清风徐徐,欢笑吟吟。

    那边,过来一梳着双丫髻的丫鬟,福身道,“大姑娘,舅夫人送嫁衣来,夫人让你过去试穿。”

    卫明依一听就道,“朝霞锦极美,不知道做成嫁衣是什么样子,一起去瞧瞧吧?”

    清宜郡主正有此意呢,便跟着明妧去了长晖院。

    绕过屏风,就看到两位绣娘捧着托盘站在一旁,两套大红嫁衣,看的卫明依不解,怎么做了两套嫁衣?

    不止她们不解,连老太太也疑惑,“这是……”

    苏大太太惭愧道,“我苏家照看不周,朝霞锦被人动了手脚,洒了磷粉,烧出来几个小洞,虽然用金丝银线弥补了,外人看不出来,但嫁衣毕竟破损了,明妧说无妨,但我苏家觉得这事不能马虎,便让人挑了最好的绸缎重新做了一套嫁衣,样式一样,但是远比不上朝霞锦叫人惊艳……”

    两套嫁衣,明妧都穿上了身,怎么形容呢,一个是明珠生辉,一个是皓月当空,明珠再美,和皎洁的皓月一比,也黯然无光。

    “怎么看愣神了?”见清宜郡主错不开眼,周宜舒推了她一把。

    清宜郡主回过神来,咧嘴一笑。

    她方才觉得朝霞锦眼熟,刚刚一推她,她还真想起来了,明妧姐姐去穆王府参加赏荷宴戴的荷包不就是朝霞锦的吗,母妃喜欢还讨了去。

    散宴后,她瞧见母妃把荷包放到一精致华贵的锦盒里,后来她想看看那荷包有什么奇特之处,可是荷包连着锦盒都不见了。

    老太太仔细瞧,她是真没看出来哪里有破漏,越看越惊艳,虽然嫁衣有了瑕疵令人惋惜,但苏家对明妧不错,三十二套裙裳,还有八件斗篷,样式精致,尽显苏家对明妧的疼爱,还有两成清雅轩的股,再退一步说,这朝霞锦本就是苏家给苏氏的陪嫁,苏氏和明妧不说什么,也轮不到她来表达不满。

    老太太笑道,“我看了几遍也没看出哪里有破损,两套嫁衣都不错,至于穿哪一套让明妧自己挑吧。”

    明妧当然倾向朝霞锦了,她又没那么多的顾忌,她望着苏大太太道,“当初我就说无妨,舅母和外祖母怎么还给我另外做了一套,我还是比较喜欢朝霞锦,这一套留着,回头指不定用到。”

    苏大太太一听,连呸了两声,“胡说八道,哪有穿两次嫁衣的,镇南王世子一定会痊愈,你们两夫妻恩爱,白首偕老。”

    明妧哭笑不得,她指的是卫明蕙,她也要出嫁好么,当然,她选择朝霞锦,把另外一件留给她有点不公平,但如果她不选朝霞锦,苏氏愧疚于卫明蕙,更不会让她穿,最后只能压箱底了,这么漂亮的嫁衣,就那么硬生生的搁坏掉多可惜。

    可这话她又不能说,不然二太太呛她一句二房还不至于做不起一套嫁衣,她自找没趣。

    不止苏大太太,苏氏和老太太也都瞪了明妧两眼,口没遮拦的,这还有外人在呢,还没出嫁就盼着从镇南王府再嫁的。

    绣娘笑道,“两套嫁衣都合身,不用改,表姑娘在把另外两套裙裳试下。”

    明妧去换了裙裳,都很合身,苏氏让丫鬟把嫁衣叠好,“都送到菡萏院去。”

    苏氏更倾向于明妧选那套完好无损的,嫁衣再美,风光也只是一时,将来过的好最重要,但这话她又不能说,否则岂不是怪苏家了,让明妧自己挑吧,她有主见,也有分寸。

    出了菡萏院,清宜郡主和周宜舒她们还在感慨明妧的嫁衣之美,周宜舒惊叹道,“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嫁衣,灿如朝霞,我还是第一次见朝霞锦,那绸缎是哪儿买的?”

    清宜郡主打趣她道,“你也想买来做嫁衣?”

    羞的周宜舒追着她打,“我就是问问也不许了。”

    几人打闹起来,这一玩就忘了时辰,还是胭脂提醒道,“郡主,咱们该回府了。”

    清宜郡主依依不舍的看着明妧,周宜桐笑道,“有什么不舍的,镇南王府离穆王府更近,往后来往更方便。”

    明妧送她们出府,清宜郡主她们同坐一辆马车回穆王府。

    回去果然晚了,穆王妃笑问道,“去送添妆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清宜郡主挨着穆王妃坐下道,“去的巧,碰到明妧姐姐试嫁衣,母妃,她的嫁衣可漂亮了,就像是将朝霞披在身上一般,母妃你也见过那绸缎,之前喜欢还找明妧姐姐要了她的荷包呢。”

    穆王妃微微一愣,而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云嬷嬷一眼,云嬷嬷老泪纵横,转身拭泪。

    是夜,万里无云,繁星满天。

    赵成在树上闭目养神,忽然,他睁开眼睛,犀利的眸子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耀。

    他悄悄侧身,就看到月夜下,一道黑影悄无声息摸到了窗边,小心翼翼的把窗户打开,轻轻纵身就跳了进去。

    赵成从树上跃下,尾随其后,一进屋,他就上了房梁,他朝紧闭的床榻看了一眼,见明妧没有丝毫察觉,而黑衣人的目的似乎不是针对明妧,赵成便耐着性子等着,他倒是可以和黑衣人打起来,他有必胜的把握,但一旦打斗,必定会惊动人,给明妧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等出了屋,再收拾不迟。

    等看到黑衣人偷的东西,赵成眉头皱的紧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