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怪癖
    ,精彩小说免费!

    翌日,天大亮,明妧一觉好眠,神清气爽,她掀开纱帐,就见喜儿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方绣帕道,“谁啊,把姑娘的绣帕给踩脏了?”

    雪雁走过来,看着绣帕上的泥巴脚印,像是男子的,再看看窗户道,“我昨儿睡前,明明把窗户关严实了,怎么开了?”

    喜儿听了害怕,望着明妧道,“不会进贼了吧?”

    明妧抬眸扫了眼博古架,觉得丫鬟太过紧张了,她道,“博古架上东西一件没少,应该不是进贼了。”

    喜儿把绣帕放下,去翻明妧的梳妆台,首饰和银票都在,她就松了一口气。

    明妧掀开被子下床,雪雁伺候她更衣,那边喜儿叫道,“姑娘,真进贼了,嫁衣少了一套。”

    明妧愣住,还有偷嫁衣的,这是什么癖好,一万两的银票能买多少嫁衣,而且苏家才把嫁衣送来,当晚就进了贼……这不明显是认识的人偷的吗?

    那边喜儿手里拿了一锦盒过来,道,“那套朝霞锦的嫁衣不见了,放嫁衣的地方多了一锦盒。”

    喜儿把锦盒送到明妧跟前,明妧接过,才打开了一条细缝,就感觉到一阵璀璨亮光,可真打开,光亮反倒弱了。

    这不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吗?

    虽然没有大到和男子拳头那么大,但也有鸡蛋大了,黑暗中,光芒四射。

    喜儿和雪雁惊艳之余,有些不解道,“偷姑娘的嫁衣,又送姑娘夜明珠,这还是贼吗?”

    “世上哪有这样的贼?”雪雁觉得不是贼。

    明妧看着夜明珠,她想到了云嬷嬷和穆王妃。

    会是穆王府拿夜明珠和她换的嫁衣吗?

    明妧心中猜测,喜儿则道,“奴婢去告诉夫人。”

    明妧将她喊停,摇头道,“拿走嫁衣的人应该没有坏心,告诉娘亲只会让她担心,我穿另外一套嫁衣出嫁。”

    沉香轩。

    楚墨尘刚起床,赵成就上前禀告道,“爷,昨晚穆王府的人摸进世子妃的闺房偷走了她的嫁衣。”

    “穆王府?”楚墨尘拧眉,“清宜郡主和她关系不是很好吗,你确定是穆王府的人?”

    赵成点头,“属下本打算把嫁衣抢回来,可是黑衣人留下了一锦盒,里面装的是夜明珠,属下见他没有伤人之心,就一路尾随,看着他翻墙进了穆王府。”

    赵成怕锦盒里藏着机关暗器,不放心所以打开看过。

    云嬷嬷给卫明蕙下跪,后来登门询问二太太胳膊上有没有莲子大小胎记的事,赵成都知道,也一五一十的禀告了楚墨尘。

    一个嬷嬷是不可能使唤的动穆王府暗卫的,而且当初是穆王妃出面找明妧要的朝霞锦荷包。

    可穆王府要找人,有那么难吗?

    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张贴告示悬赏,这对穆王府来说易如反掌。

    穆王府没有这么做,唯一的解释就只有一个。

    “穆王府要找的应该是一个想找到,又不能正大光明寻找的人,偷走朝霞锦的嫁衣,应该是为了守护这个秘密,”楚墨尘眸光深邃。

    赵风有些担忧,能让穆王府都这么顾忌,看来定北侯夫人的身份不简单,不过现在但他更关心的还是嫁衣,“没有了嫁衣,世子妃怎么出嫁?”世子妃总不能一身寻常裙裳,捧着夜明珠嫁人吧,大白天的,夜明珠很一般啊。

    赵成忙道,“苏家给世子妃做了两套嫁衣……”

    “两套嫁衣?”楚墨尘脸黑如墨,“她还真打算嫁两回?!”

    赵成刚要解释,外面传来丫鬟给王妃请安声,赵成便纵身跳出屋外,回菡萏院蹲守。

    等他回菡萏院,明妧正好带着喜儿去长晖院请安,明妧是第一次都走到屏风处了,没有上前请安就转身走了。

    屋子里在谈论她出嫁的事,因为镇南王府娶她回去冲喜,许诺一年后再嫁,老太太和苏氏也不知道明妧和镇南王世子会不会圆房,虽然断了一只脚,但好像并不妨碍……

    可真有了夫妻之实,就要从一而终,又何来再嫁之说?

    苏氏犹豫要不要教明妧行周公之礼,这事她都纠结两天了,头发都白了好几根,拿不定主意,索性问老太太,这一问,把老太太也给难住了,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要不要给明妧准备陪房丫鬟。

    一般大家闺秀出嫁,是要准备两个暖床丫鬟的,在身子不便或者怀身孕的时候代她伺候夫婿,当年苏氏出嫁,也是准备了暖床丫鬟的,按理她应该给明妧准备,但如果明妧出嫁都不圆房,拿丫鬟打发镇南王世子,这有些说不过去,人家镇南王府难道缺丫鬟吗?

    陪嫁好办,可这些琐事不宜处置,明妧听了两句,脑袋发胀,果断转身离去。

    在花园逛了一圈,打算回菡萏院的时候,那边丫鬟过来禀告道,“大姑娘,东宁侯府沈三姑娘来给你送添妆了。”

    明妧又去迎接沈三姑娘。

    远远的,就瞧见她从垂花门走过来,一身淡绿色云锦裙裳,纤细腰肢,让人不觉想起湖畔杨柳,她双手交叠于小腹处,一方香罗帕随风飘扬,端庄大方,额前受伤处,用繁杂的额坠遮挡,如果不是知道她额头有伤疤,真的不会想到她毁容了。

    真的有些对不住她,收了东宁侯夫人一万两银票,还没有把药膏送去给她,应该等的很着急吧。

    明妧脚步提快几分,看到明妧,她脸上展露出愉悦的笑容,看起来叫人舒心,明妧道,“真没想到你会来。”

    沈三姑娘看着明妧道,“虽然我们只见过一回,但我真心拿你当朋友看,你出嫁,我自然要送一份添妆来,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拿我当朋友。”

    “荣幸之极,”明妧笑容干净,两人往前走,她道,“你别着急,药膏要不了几天就会送去给你了。”

    怕明妧误会她是借送添妆催药膏的,沈三姑娘忙道,“我相信你。”

    明妧看她额头道,“这额饰很漂亮。”

    沈三姑娘摸了摸额饰,露出甜美笑容来,“这是我自己画了图纸让人定制的,之前寻遍各大首饰铺子,都没有合适的,我就自己画了。”

    她稍稍侧身,身后跟着的丫鬟便把一锦盒送上,沈三姑娘笑看着明妧道,“这是我送你的添妆,你看喜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