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难堪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朝天花板翻了一白眼,然后灿烂一笑,“女儿知道。”

    这时候,有丫鬟进来道,“大姑娘,苏家表姑娘来给你送添妆了。”

    明妧起身打算去迎接,只是刚起身,那边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传来,苏蔓她们进来了。

    三个香娇玉嫩的姑娘鱼贯而入,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观之可亲,可最叫人瞩目的还是苏梨腰间佩戴的荷包……和华阳公主送给明妧的一模一样。

    明妧摸了摸鼻子,看着苏梨腰间荷包,夸赞道,“这荷包真漂亮。”

    苏梨朝明妧眨眼一笑,把荷包摘下来道,“刚刚在街上买的,表姐喜欢,我就送你了。”

    明妧接了荷包,笑问道,“这荷包是在哪个铺子买的,赶明儿我去挑两个,留着做回礼。”

    苏梨俏皮一笑,道,“表姐喜欢,我让丫鬟去街上买来就是了,这么漂亮的荷包才五十文一个,一点都不贵。”

    嗯,华阳公主专程出宫在街上给她挑了一个五十文钱的荷包做添妆,果然是礼轻情意重呢,她感动的鼻子都酸了。

    苏蔓几个上前给老太太请安,苏氏看着那荷包,眼神闪过不悦和无奈,怕明妧说些讥讽的话,她道,“你们表姐妹说体己话去吧。”

    明妧便把手里的荷包放在了老太太手边小几上,一旁就是华阳公主送的添妆。

    等明妧她们走后,老太太把锦盒在打开,两个荷包不止样式一样,就连针脚都不差,绝对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这边明妧刚迈步出门,身后就传来东西砸地的声音。

    她出嫁,华阳公主完全不必送添妆来,本来送添妆就是关系好的才送,可她既然来了,就送这样一个买的荷包,这是送添妆,还是打发叫花子?

    苏梨怂了怂肩膀,道,“我们来晚了一步。”

    要是早来一步,没准儿能让华阳公主当场难堪,华阳公主用鞠球砸晕明妧的事,苏家听说了,苏老夫人勃然大怒,孙贵妃给明妧下毒不成,又用鞠球砸晕她,这是要明妧的命不可。

    明妧只是选择了镇南王世子而已,这也是成全四皇子和卫明柔,就这么一点小事就要明妧一条命,实在是心狠手辣至极。

    苏梨她们对孙贵妃和华阳公主也没有好感。

    知道明妧和楚墨尘定亲后,苏家姐妹就开始准备添妆,早前绣的添妆,在卫明柔替明妧出嫁的时候送给了她,苏蔓绣了一扇双面绣屏风,因为之前被鞠球砸伤胳膊,有两天没能绣针线,后来再绣把手指给戳破了,掉了滴血到屏风上。

    明妧出嫁大喜,她不能送一扇带血的添妆,这不吉利。

    这不,苏梨和苏瑶就陪她上街挑礼物,然后送来,碰巧在街上看到了晋阳郡主,华阳公主戴着面纱,但苏蔓认得她腰间佩戴的玉佩,也知道她这会儿应该还被皇上禁足,不应该出宫才是。

    苏蔓让丫鬟凑近偷听,华阳公主的丫鬟催道,“公主,时辰不早了,该挑了礼物送去给卫姑娘,然后回宫。”

    晋阳郡主笑道,“你还真打算去定北侯府送添妆?”

    华阳公主手里拿着荷包看着道,“毕竟拿送添妆做借口出来的,逛一圈什么都不送,回去叫父皇知道了,肯定会责罚我的。”

    她东挑西捡,拿了一荷包道,“就送这个吧。”

    丫鬟付了钱,买了荷包就坐马车来定北侯府了。

    丫鬟转身回去告诉苏蔓她们,把苏蔓几个气的不轻,砸伤明妧,皇上罚她禁足半个月,还借口出来逛街,要知道公主出宫极难,她这是托了明妧的洪福,居然就拿一荷包敷衍人,也不怕丢了她堂堂公主的脸。

    既然她不怕丢人,她们还要为她留着颜面吗?

    苏蔓决定买一个一模一样的荷包挂在身上,堂而皇之的来定北侯府找明妧,到时候看她华阳公主的脸往哪里搁。

    只是她们去晚了一步,一模一样的荷包被一姑娘买走了。

    苏蔓不死心,问小摊贩那姑娘穿什么衣裳的,往哪方向走的,她们追过去想把荷包买回来,哪怕是十倍百倍的价格,她也乐意。

    她们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那姑娘进了一间卖笔墨纸砚的铺子。

    苏蔓快步追过去,她怕耽搁时间久了,华阳公主走了,那她们找荷包的意义就不大了。

    只是去的凑巧,一男子正好出来,苏蔓差一点和他撞上。

    四目相对。

    苏蔓眸底火花噼里啪啦的燃烧,这不就是那天在岳麓书院用鞠球砸到她的那可恶男子吗?!

    她好不容易才寻到机会进岳麓书院,结果什么都没看到,就被他砸了肩膀,灰头土脸的出了书院,没想到又碰到了!

    苏蔓把男子认了出来,男子也认出了她。

    上回苏蔓蹲在地上哭,他就纳闷,没见过这么爱哭的男子,尤其那双含泪的眼睛比他见过的姑娘家还要好看几分……

    因为印象深刻,所以男子一直记得,他问过带路的小厮,只说是坐苏家马车来的,他找苏阳询问,苏阳摇头说不知道,不知道她是谁,也就放弃了赔罪的想法,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是个姑娘。

    男子要给苏蔓作揖赔礼,只是不等他开口,苏蔓两只眼睛瞪向他,硬生生的把他到嘴边的话给瞪了过去,砸了她,还想当众毁她闺誉不成?!

    男子杵在门口,苏蔓要找的那姑娘转身回头,苏蔓认得她,她是工部尚书府钟家四姑娘。

    看到苏蔓她们,钟四姑娘笑说好巧,苏梨不知情,道,“我们是专程过来找你的。”

    苏蔓拽苏梨云袖,苏梨回头看着她道,“怎么了,方才你跑的最急,怎么见到钟四姑娘反倒不说话了?”

    钟四姑娘不解道,“找我?”

    苏梨点头,问道,“一刻钟前,你们是不是在一小摊铺上买了一个荷包?”

    钟四姑娘点头。

    苏梨就道,“我们就是为那荷包来的,你能不能把那荷包让给我们?”

    一个荷包而已,钟四姑娘就是瞧着漂亮才买的,对她来说没有特别大的用处,便点头应了,道,“在马车里。”

    钟大少爷就道,“我去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