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食言
    ,精彩小说免费!

    苏梨拿银锭子给她,钟四姑娘笑道,“一个荷包而已,给钱就太见外了,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好了。”

    钟大少爷拿了荷包来,递给苏蔓,苏蔓伸手接了。

    没有耽搁,坐马车一路奔来,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看见苏蔓气大的模样,苏瑶捂嘴笑道,“别生气了,你那么瞪钟大少爷,瞪的他满脸通红,他肯定以为你是个凶悍的姑娘,我打赌,他肯定不敢登门赔不是。”

    苏蔓脸一红,“谁凶悍了?!”

    苏瑶躲到明妧身后,“表姐,你说她凶不凶悍?”

    “有点儿……”

    苏蔓跺脚,“你们就会打趣我!”

    她摸着发烫的脸,一边往前,一边反省自己是不是真那么凶悍。

    身后,跑过来一丫鬟,手里拿着一荷包,走到明妧跟前道,“姑娘,老太太让你把这荷包还给表姑娘。”

    明妧眉头微挑,道,“为何?”

    丫鬟小声道,“这荷包里有银票。”

    老太太担心明妧夸荷包好看,苏梨不好意思不把荷包给她,一千两不是小数目,苏家疼明妧,因为一千两表姐妹之间生了嫌隙就得不偿失了。

    明妧接了荷包,然后望向苏梨,苏梨摇头道,“我没放银票……”

    话还没说完,苏梨嘴巴张大,“肯定是钟大少爷给大姐姐赔礼的。”

    苏瑶则捂嘴笑道,“还说不凶悍,瞪的人家直接往荷包里塞银票,也不敢登门赔不是。”

    苏蔓回头,挨个的狠狠地瞪了一眼,连明妧都跟着遭了殃,“指不定是人家钟姑娘放的呢,不管是谁放的,我都不要,我一会儿就还回去。”

    没人劝她不用还,被砸肩膀一下,钟大少爷并非故意的,当时就赔了不是,收人家一千两的赔罪礼太多了,要是叫祖父和父亲知道,也不会同意的,何况她们还找人家要荷包。

    苏蔓性子急,她道,“我们现在就去吧。”

    苏梨则道,“我们才来呢。”

    明妧见苏蔓急的不行,笑道,“你们先去吧,等明儿送,我怕她晚上会睡不着。”

    苏梨捂嘴一笑,道,“那大姐姐出嫁那天,我们早些来陪你,对了,除了我们给你准备了添妆,三哥也让我们给你带了一份礼物来,他最近比较忙,老看不见他人影儿。”

    “还在忙清雅轩的事?”明妧问道。

    苏梨点头,圆润耳垂上的东珠耳坠划过绝美的弧度,“是啊,祖父见他对清雅轩上心,干脆把清雅轩交给他折腾了,除了三哥,我觉得明柔表妹对清雅轩也挺上心的。”

    卫明柔对清雅轩上心?

    明妧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她问道,“她问过几回?”

    “两回了。”

    苏梨把卫明柔旁敲侧击的话告诉明妧,明妧觉得状元坊这些天降价拖死清雅轩没准儿和卫明柔有关,因为苏梨告诉她,清雅轩在赔本赚吆喝,而状元坊降价能加速清雅轩再次关门,明妧道,“以后和她说话一定小心谨慎。”

    苏梨叹息,“明柔表妹出嫁后,感觉变了许多,我都快不认识她了。”

    明妧表姐是她亲姐姐,她怎么能因为妒忌,就毁掉她的嫁衣呢,太自私了,她现在都怕和她说话,祖父给表姐两成清雅轩的股,她说祖父最疼表姐,一点都不疼她,闹得祖父那叫一个尴尬,要不是祖母拦着,祖父都要给一成股给她,她现在是越来越不喜欢她了,明柔表妹和明妧表姐虽然一母同胞,却有着云泥之别。

    送走了苏家姐妹,明妧就回菡萏院了。

    喜儿对苏家姐妹送给明妧的添妆是爱不释手,尤其是苏阳送的碧玉狼毫笔,碧玉雕刻成翠竹,青翠欲滴,多看两眼就有了提笔挥洒的冲动。

    “姑娘,要不要试试?”喜儿怂恿道。

    明妧拿在手中把玩道,“到镇南王府再试吧,收好了。”

    翌日,又是一艳阳天。

    白天迎来送往,疲惫不堪,一觉醒来,又是生龙活虎。

    明妧一路欣赏风景,一边迈步去长晖院给老太太请安,刚走到一岔道处,那边卫明依和卫明绮娉娉袅袅走过来。

    她们快步上前,脸上洋溢着笑容道,“大姐姐,你知道三姐姐和四皇子哪一天搬出皇宫吗?”

    明妧漫不经心的接了一句,“不会和我出嫁是同一天吧?”

    卫明依嘴巴微张,一脸佩服道,“这都能猜到?”

    明妧脸上挤出一抹无奈笑容,真不是她猜的准,而是她们脸上看热闹的神情太明显了,卫明柔和四皇子哪一天搬家,她并不关心,也不会去道贺,可她们却屁颠颠跑来告诉她,这不明显和她有关系吗?

    只是没想到居然和她出嫁是同一天。

    不得不说,卫明柔和四皇子脑子里的坑,深的只怕女娲都补不了,一边求她和楚墨尘把沈大少爷的玉佩给他们,一边变着法的和他们作对,她从来不是打了她一巴掌,她还高高兴兴的凑上去的人,楚墨尘就更不是了。

    卫明绮捂嘴笑道,“四皇子来这么一出,满朝文武该为难了,到底是去恒王府喝乔迁酒,还是去镇南王府参加你和镇南王世子的喜宴。”

    明妧只笑了笑,并未接话,她对这些并不在乎。

    见明妧没生气,更没有想象中的暴跳如雷,卫明依和卫明绮面面相觑,四皇子和三姐姐存心和她作对,大姐姐居然都不生气?她是不是没睡清醒?

    屋内,老太太和苏氏也为这事不快,镇南王府娶明妧冲喜的日子早早就定下了,她不信孙贵妃和四皇子不知道,却偏偏选择了同一天,这不明摆着是故意破坏镇南王世子和明妧的喜宴吗?

    明妧迈步进屋,苏氏见她脸上没有笑容,心疼道,“妧儿,你生气了?”

    明妧摇头一笑,道,“娘,我生不生气不重要,只是娘亲难办,那天在美人阁挑头饰,你可是答应三妹妹会在她和四皇子搬出宫乔迁新居的那天去给她暖房,答应的事就不能食言。

    还有镇南王世子,我本来有七八成把握劝他把沈大少爷的玉佩给三妹妹和四皇子,三妹妹和四皇子却来这么一出,我大概是爱莫能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