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灵通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跟在明妧身后,听明妧的话心急的很,姑娘万事不放在心上的清冷性子,真是要把她急死啊,本来夫人都不一定记得答应四皇子妃的事,姑娘怎么还提醒她啊。

    明妧就是要提醒苏氏和老太太,卫明柔和四皇子不仁在前,休怪她和楚墨尘不义。

    老太太把请帖丢在小几上,二太太见她脸色泛青,忙道,“乔迁之日,是钦天监拿四皇子和明柔的八字测算的,半年之内就这一天最为大吉大利,四皇子步步高升,明柔能一举得男,错过这一天,就要再等半年了,孙贵妃等不及,明柔也不好开口让孙贵妃和四皇子依着她。”

    二太太说的时候,明妧就盯着她,听得认真,看的二太太背脊发麻,“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明妧笑了一声,道,“我就说二婶的消息最灵通,果不其然,祖母和娘亲都不知道内情,二婶知道的比谁都清楚,三妹妹和二婶关系最亲厚,娘亲和祖母反倒排在后头,二婶也无需替三妹妹解释,连祖母和娘亲都不知道的事,何况是镇南王世子了,左右这一天乔迁新居,四皇子会步步高升,要不要一块玉佩也无所谓。”

    二太太嘴张了张,想再帮卫明柔解释两句,却是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了,仿佛被黏住了一般。

    四太太看热闹不嫌事大,她望着苏氏道,“大嫂要去吃明柔和四皇子的乔迁酒?”

    苏氏脸色淡漠,“妧儿出嫁,我都忙不过来了,哪有分身术去恒王府。”

    明妧摸着鼻子道,“娘,你别太生气,我相信三妹妹是有苦衷的,我估摸着三妹妹要不了一会儿就会哭着回府和您还有祖母解释了。”

    老太太听了更生气,“遇到事情就只知道哭,我没有这么没用的孙女儿!”

    话音刚落,外面跑进来一丫鬟,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道,“老太太,四皇子妃哭着回府了。”

    丫鬟禀告的时候,明妧瞄着二太太,眼见她的脸绿了。

    三太太和四太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想笑不敢笑,憋得实在辛苦,明妧都晾准了明柔会使苦肉计……这苦肉计还怎么唱的下去?

    喜儿一脸佩服,姑娘就是料事如神,算的准准的。

    明妧坐下,破天荒的,王妈妈亲自给她端了杯茶来,王妈妈是老太太的贴身奴婢,她只给侯爷倒茶,连苏氏都没享受过几回这样的待遇,明妧瞧了就知道她借花献佛的那瓶治脚痒的药膏,王妈妈用了,而且很管用。

    等了小半盏茶的功夫,卫明柔就红着眼睛进屋,抽抽泣泣,我见犹怜,但和她预料的不一样,居然没一个人问她出什么事了,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没人配合,这戏还怎么唱下去?

    卫明柔望向二太太,二太太眉头拧成一团,明妧笑看着她,“哭完了吗?”

    卫明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都哭的这么伤心了,你也不劝我两句!”

    明妧一脸无辜,挂着牲畜无害的笑容道,“我知道你委屈,二婶方才都帮你解释过了,孙贵妃一心盼着你和四皇子搬出皇宫后,能顺风顺水,所以专程挑了这么个大吉大利的日子,结果和我嫁给镇南王世子冲撞了,你想着要求我和镇南王世子把玉佩给你,所以求孙贵妃,结果被孙贵妃狠狠地痛斥了一顿,你觉得孙贵妃不体谅你,夹在我和孙贵妃中间左右为难,越想越伤心,你希望侯府和我能体谅你……别哭了,我体谅你的。”

    卫明柔没想过明妧会这么好说话,她将信将疑道,“你真的体谅我?”

    明妧琉璃般璀璨的眸子闪着真诚的笑,“我真的体谅你,和你的眼泪一样真,并真诚的希望镇南王世子也体谅你。”

    明妧的讥讽,屋子里丫鬟都听出来了,可是卫明柔不知道,她高兴的笑着,笑的二太太脸漆黑如炭,牙关紧咬,明妧这是把明柔当成猴耍给大家看!

    可偏偏明妧的话,没人能挑出错来,卫明柔的眼泪是真的,那她的体谅也是真的,如果眼泪是假的……脸皮得多厚才能指责她的不是。

    二太太怕卫明柔直接找明妧要玉佩自讨没趣,她转移话题道,“四皇子肚子疼好了吗?”

    卫明柔点头,“已经没事了。”

    “没查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二太太再问。

    卫明柔摇头,“没有,好几位太医看过都说是吃坏了肚子,但没能查出是吃什么坏了肚子。”

    这些话题,听得明妧犯困,她打算回菡萏院,结果又有人给她送添妆来了。

    来的人明妧并不认识,都是侯府的表姑娘,有老太太娘家表姑娘,还有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的娘家表姑娘,还有一些想和明妧交好的,来者是客,明妧一一招待,并叮嘱喜儿把前来送添妆的姑娘家世和送的添妆一一记清楚,将来要回礼的。

    来来回回,累的明妧趴在小榻上装死,外面丫鬟快步进来,明妧头疼道,“不要再叫我迎接客人了,我走不动了。”

    别说明妧了,就是喜儿和雪雁也扛不住了,坐在小杌子上歇息,海棠捂嘴笑道,“这时辰,没有大家闺秀来给姑娘送添妆的,奴婢要禀告的是苏家表姑娘的事。”

    明妧抬头,“苏家表妹怎么了?”

    海棠回道,“苏家大姑娘和工部尚书府钟大少爷定亲了。”

    明妧听懵怔了,喜儿啊了一声,“怎么就定亲了?”

    这话问的海棠也懵了,定亲不是件喜事吗,怎么都这懵怔不敢置信的表情,海棠呐呐道,“奴婢不知道啊,不过苏大姑娘的丫鬟香草就在外面。”

    “快叫进来。”

    刚刚明妧还累的不想动弹,现在感觉浑身打了鸡血似的八卦,苏蔓昨儿还瞪的人家钟大少爷怀疑人生,今天就结亲了,要不要这么儿戏啊。

    很快,苏蔓的贴身丫鬟香草就进来了,她进屋就给明妧跪下了,明妧赶紧扶她起来道,“有话起来说。”

    香草站起来,望着明妧道,“表姑娘素来主意多,你帮我家姑娘出出主意,怎么才能把这桩亲事退了。”

    喜儿站在一旁,听得着急上火啊,“你先说说,怎么就定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