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定亲
    ,精彩小说免费!

    亲事一旦定了,可没那么容易退的,前因后果都不知道怎么退。

    香草忙把知道的都告诉明妧,事情还得从昨天那荷包说起。

    昨天,苏蔓她们去工部尚书府送还荷包,结果钟四姑娘逛街还没有回去,苏蔓不想再跑一趟,就把荷包交给了钟家管事的,言明荷包之事,她后来发现荷包里还有银票,怕是钟四姑娘忘记了,特来归还。

    钟家管事的保证会把荷包送到,苏蔓她们就回苏家了。

    但是没想到今儿上午,苏蔓她们出府赴约,钟家大太太登门求亲。

    昨天钟大少爷就回书院了,钟四姑娘独自回府的,钟大太太问她荷包的事,钟四姑娘就解释了两句,但是对于银票,她摇头道,“娘,你还不知道我,我一个月的月钱拿到手就花完了,哪攒的下钱。”

    钟大太太就奇怪了,“不是你的银票,那这荷包里的银票是谁的?难不成是卖荷包的小摊贩的?”

    钟四姑娘嗤笑道,“娘,你就会开玩笑,小摊贩一两银子都找不开,哪来的一千两,我之前看过荷包,里面没银票。”

    钟大太太身边的丫鬟眼尖,发现银票缺了一角,和钟大太太给钟大少爷的一模一样,就提醒她道,“会不会是大少爷的,太太昨儿不是给了他一千两吗?”

    钟四姑娘眨眼道,“我想起来了,这荷包就是大哥递给苏家大姑娘的,可大哥为什么要送人家苏大姑娘银票啊?”

    钟大太太就心下了然了,“准是和你爹一个德行,喜欢人家姑娘说不出口,就用这样笨拙的方式表达爱意,幸亏苏家姑娘品性高洁,不为钱财所动,这要不送回来,娘哪知道你大哥有心上人了?”

    钟四姑娘连连点头,“肯定是的,昨儿大哥看到苏大姑娘,脸红脖子粗,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

    儿子也到娶妻了年纪了,有了心上人,又是名满天下的苏家姑娘,她这个做娘的能不能帮着撮合吗?

    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想着怎么和苏家开口,一大清早,钟大太太就起程去苏家了。

    钟大少爷在岳麓书院求学,苏大老爷对他有印象,再加上工部尚书夫人和苏老太爷的得意门生右相的夫人是表姐妹,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这桩亲事是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等苏蔓回府,丫鬟小厮道喜的时候,苏蔓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她昨天还那么狠狠的凶悍的把人家钟大少爷给瞪的不知所措,现在要嫁给他,她怎么面对他啊,她不要嫁。

    苏蔓找苏老太爷抗议,但是抗议无效,苏蔓急的不知道怎么办,然后就想到了明妧,上回苏梨和镇南王世子定亲,就是明妧想办法帮着退的,或许明妧还有退亲妙计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然而,明妧听到经过之后,却是捧腹大笑,真是无巧不成书,送荷包也能送出一段姻缘出来。

    但是她觉得钟大少爷为人不错啊,知错赔礼,顾及苏蔓闺誉,借荷包塞银票,何况又是书院的学生,品性都知道。

    明妧在走神,喜儿则问道,“钟大少爷缺胳膊断腿有隐疾吗?”

    香草摇头,“应该没有吧。”

    喜儿就犯难了,“一点毛病都没有,我家姑娘怎么帮表姑娘退亲啊?”

    香草想想也是,表姑娘帮二姑娘退亲,是因为帮镇南王世子治眼疾和断腿,钟大少爷四肢健全,表姑娘也束手无策啊,“可姑娘不想嫁怎么办?”

    明妧双眸灿亮如星,“表妹有意中人?”

    “没有啊,”丫鬟摇头,她贴身伺候,这一点她可以打包票。

    明妧齿若编贝,轻笑道,“告诉表妹,让她别急,只是定亲了,又不是就要出嫁了,钟大太太会错意,钟大少爷估计和她一样着急,让她找三表哥帮忙,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比如画舫上,断桥上,约钟大少爷好好谈一谈,多见几面,等水到渠成了,再提解除婚约的事,苏家和钟家也不会闹的面子上不好看。”

    香草连连点头,觉得这主意好极了,表姑娘就是聪明,姑娘没有找错人,“奴婢这就回去告诉姑娘。”

    等香草走后,喜儿一脸古怪的看着明妧,“挑风景好的地方见面,这不是约会吗?”

    没有对比,就不知道其实她的丫鬟还是很聪明的,明妧点头,“就是让他们约会。”

    喜儿杏眼圆瞪,“可表姑娘要的是退婚啊。”

    明妧继续趴小榻上装死,“她就是脸皮薄,多见几面熟悉了,要是人家钟大少爷不错,就不会抗拒嫁人一事了,要还是互不喜欢,就把亲事退了。”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亲,姑娘在成人之美呢,”雪雁捂嘴笑道。

    这边明妧还在为苏蔓和钟大少爷定亲一事抖肩膀,那边钟大太太帮儿子定亲后,想着让儿子高兴高兴,让书童赶紧送信给钟大少爷。

    钟大少爷听后,当时就如遭雷劈了,娘坑他啊!

    他什么时候倾慕人家苏大姑娘了,人家姑娘一点都不乐意看到他,两次见面,要么在哭,要么瞪他,他都怕见到她,娘怎么会以为他要娶她呢,不是谁都和父亲似的一有点银子就献宝似的交给她保管啊啊啊。

    钟大少爷急的快马加鞭赶回府,把一千两银票的事解释清楚,少不得连苏蔓女扮男装的事一起说了,钟大太太这才知道自己好心办了坏事,遭儿子埋汰了,但是她就是喜欢苏大姑娘做儿媳妇,有才有貌有胆识,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他还不满意。

    钟大太太瞪了儿子道,“玩蹴鞠把人家姑娘砸了,人家瞪你两眼不应该吗,砸了人家姑娘就应该负责,人家姑娘哪点不好了,你看不上人家?”

    钟大少爷头疼,“她没有哪点不好,儿子也没有看不上人家……”

    钟大太太高兴的打断他的话道,“看吧,娘就知道你偷偷喜欢人家姑娘,你是我生的,我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好了,赶紧回书院吧,才和苏家定了亲就逃学,苏家别后悔和我钟家结亲了。”

    钟大少爷心好累,知道和他娘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扶额走了,说服苏家退亲希望或许还大些。

    等他一走,钟大太太就瞪着钟大老爷了,“我急着去苏家提亲,你怎么不拦着我点儿?”

    钟大老爷嘴角扯了下,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担心去苏家晚了,儿媳妇被人捷足先登,儿子求而不得悔恨一生的……

    继钟大少爷之后,钟大老爷也默默的起身走了。

    钟大太太坐在那里,揉太阳穴,长吁短叹,自言自语道,“我这儿子是不是眼光有问题,多好的姑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