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最疼
    ,精彩小说免费!

    转眼,又过去了两天,明天就是明妧出嫁大喜的日子了。

    府里丫鬟婆子忙的脚不沾地,一大清早起来,丫鬟婆子们把院子里的落叶扫的纤尘不染,而且边扫边泪眼婆娑。

    她们在菡萏院住了好几年,乍一下要搬去别的地方住,心底不舍,不想离开。

    连丫鬟们都这样,何况是嫁女儿的苏氏,明妧见到她时,她眼眶红肿,眸底含泪,握着她的手,半晌说不出来话,明妧道,“娘,你别担心,指不定过一年我就回来了呢。”

    苏氏呸呸两声,嗔瞪了明妧道,“口没遮拦,大喜日子也敢胡说八道,女儿大了总归要嫁人,娘生下你们两姐妹就有这心理准备,只是娘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你们姐妹都嫁了,往后连跟娘撒娇的人都没了。”

    明妧挨着苏氏道,“娘别太伤心了,会有人跟娘撒娇的。”

    苏氏拿帕子抹眼泪道,“除了你们姐妹,哪有跟娘撒娇的?”

    “娘还年轻啊,等爹爹回来,再给我生个弟弟……”

    明妧说的真诚,苏氏年纪真不算大,她才三十四岁,别说再生一胎了,就是生两胎都行,结果苏氏嗔了她道,“娘已经是做祖母的年纪,娘只盼着能早日找到你大哥,他娶妻生子,娘和你爹能含饴弄孙。”

    明妧知道苏氏把寻找儿子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明妧对自家大哥屁股上的胎记有些无奈,这叫她怎么找,让楚墨尘张贴告示吧,大哥就是找回来了,估计也会把她恨个半死。

    但看着苏氏殷切的眼神,明妧重重点头道,“娘放心,明妧一定会把大哥找回来的,到时候让大哥生上十个八个……”

    话到一半,苏氏伸手戳明妧的脑门,“生三五个就不错了,十个八个府里还不得闹翻天。”

    她回头看了赵妈妈一眼,赵妈妈拿了一锦盒过来,明妧好奇锦盒里装的是什么,苏氏道,“这是你爹离京办差前让娘代他给你的嫁妆。”

    锦盒里有八千两银票,一间五进庄子一个铺子。

    这是定北侯对女儿的一番疼爱,明妧想到定北侯离京办差是个阴谋,也不知道楚墨尘派去的人能不能护他周全,心里就泛酸,希望他能平安无事。

    明妧鼻子泛酸,苏氏只当她是感动的,笑道,“眼睛哭肿了难看,娘希望镇南王世子能站起来,你和他能相扶相携过一生。”

    明妧轻点了下头。

    从幽兰院出来,长晖院过来一丫鬟把她叫了去,和苏氏一样,老太太也给了明妧一锦盒,是她这个做祖母的对孙女儿的一番心意。

    老太太还和明妧说了一堆体己话,毕竟明妧嫁进镇南王府是去冲喜的。

    老太太乏了,明妧才退出去,身后卫明依几个追上来,闲聊几句之后,眸光落到锦盒上,好奇道,“大姐姐,祖母给你了些什么?”

    她们都是老太太的孙女儿,自然希望老太太一视同仁,尤其是卫明依。

    明妧淡淡道,“我还没看。”

    谢婉华笑道,“那快瞧瞧啊。”

    明妧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却也没有拒绝,她要不给看,她们反倒疑神疑鬼,老太太能给,就没有什么不能看的,她把锦盒打开,里面是三千两银票和一间铺子。

    卫明依看过后道,“和给三姐姐的一样。”

    明妧笑道,“五妹妹以为祖母会多给我一点儿?”

    刚刚她们就是这么认为的,但眼见为实,卫明依摇头,“那倒不会,我们这么多姐妹,祖母最疼三姐姐,给她的肯定是最多的。”

    明妧笑了笑,把锦盒合上,转身离开。

    回了菡萏院,明妧把银票和铺子房契地契拿出来,就看到锦盒里的夹层了,里面还有两千两银票和一个四进院子。

    喜儿见了,笑的眉眼弯弯的,“老太太最疼姑娘。”

    明妧笑了笑,老太太不是最疼她,而是最愧对她,庄子和银票全当作是弥补,可惜,她真正的孙女儿福薄,没有得到过她的疼爱,反倒是便宜了她这个外来的。

    除了定北侯和老太太,还有就是苏家,也差人送了四箱子添妆来,是苏家珍藏的古玩字画,价值不可估量。

    这些天,明妧是收礼收到手软,除了卫明依她们送的添妆,几位婶娘也送上了自己的心意,就连二太太都送了明妧一对金簪。

    傍晚时分,明妧坐在秋千上欣赏落日余晖,喜儿揉着手背走过来,嘴撅的能悬壶了,雪雁笑道,“挨打了吧。”

    喜儿看着手背上的红印道,“方才夫人把周妈妈叫了去,回来的时候抱了一匣子,我想看看里面装了什么,周妈妈不给看,还打了我一下。”

    说着,她凑过来神神秘秘道,“东西肯定是给姑娘的,周妈妈直接抱进了姑娘的闺房,锁进了箱子里,钥匙贴身带着,你说夫人给姑娘的会是什么呢?”

    雪雁摇头,她猜不到,明妧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如果她猜的不错,应该是古代大家闺秀出嫁必看的春、宫、图……

    夜幕散去,晨曦归来。

    天才麻麻亮,明妧就被雪雁叫醒沐浴,然后周妈妈拿了棉线来给她开脸,棉线一拉一扯,脸上没了汗毛,光滑溜溜的,就跟剥了皮的鸡蛋似的,就是过程疼的人龇牙咧嘴。

    再后面,便是全福娘娘来给她梳头,帮她穿上嫁衣,一早上明妧听的吉利话,比她两世加起来都多。

    卫明依她们在一旁看着,见明妧把嫁衣穿上,她道,“大姐姐不是打算穿朝霞锦的嫁衣出嫁吗,怎么换了?”

    不是她换了,是嫁衣被人拿夜明珠偷换了去,她别无选择。

    明妧不解释,只笑了笑,算作回应,卫明依就当她是顾忌嫁衣被烧过,只是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嫁衣,就这样束之高阁不能穿,而全福娘娘不免多看了明妧一眼,卫姑娘居然准备了两套嫁衣,她还真打算嫁两回啊……

    梳好发髻,全福娘娘帮明妧戴上凤冠,六斤六两的凤冠,一戴上去,明妧觉得自己脖子都被压短了一点,内心控制不住的开始一遍一遍的问候楚墨尘,姥姥的,他到底是想冲喜呢,还是想借着娶她堂而皇之的要她的小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