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出嫁
    ,精彩小说免费!

    这么大的凤冠,除了明妧不满意,定北侯府上下要么高兴,要么羡慕妒忌恨,因为凤冠越大越美,代表了镇南王府越看重她,六斤六两,寓意六六大顺,和和美美。

    明妧坐在床上,脑袋顶的有点晕乎,外面鞭炮齐名,有丫鬟高呼,“新郎官来了!”

    卫明依好奇,“镇南王世子腿断了,他还能骑马吗?”

    很快,就有丫鬟过来释疑,“是镇南王府长房大少爷代替镇南王世子来迎亲的。”

    卫明依啊了一声,道,“竟是他?”

    吃惊之声犹在耳畔,卫明依几个已经快步走了,留下明妧顶着凤冠凌乱,她这个准嫁娘被一个假新郎官抢了风头?

    明妧耐着性子安静的坐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喜娘才进来道,“吉时已到,送姑娘出闺房。”

    明妧先去正堂,跪下来叩谢爹娘养育之恩,洒了两滴不舍泪,苏氏抱着女儿哭了会儿,才由喜娘扶着坐上花轿,在吹吹打打,鞭炮欢送中走远,身后是一抬抬嫁妆。

    谢婉华站在一旁,眸光紧紧的追随着骑在马背上,穿着大红锦袍的男子,那刀削棱刻的俊逸脸庞,脸上一抹淡笑,如山涧飞溅的清泉,又似清晨沐浴在朝霞中荷叶上的晶莹露珠,世间所有美好的景致,都不及他那一抹清隽浅笑,那弯弓射箭的从容,提笔挥墨的大气,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谢婉华望着花轿,卫明依见她看愣了神,手在她跟前晃了晃道,“花轿都走远了,还看呢,走了走了。”

    谢婉华回过神来,啊了一声,“去哪儿?”

    卫明依一脸古怪,“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恒王府了,这不是事先说好的吗,送大姐姐出嫁,就去恒王府参加乔迁宴,你在想什么呢?”

    卫明依朝花轿看了一眼,眼底有一抹了然,表姐是春心萌动了,谢婉华脸颊腾起两朵红云,作势要打她道,“这会儿时辰还早呢,我们就这样走了,多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卫明依不以为然。

    再说明妧,坐在花轿里,眼皮都快翻抽筋了,凤冠太沉,花轿颠簸,肚子又饿,才过了一条街,浑身都疼了,她几时受过这样的罪啊,忍无可忍她把盖头揭了,把凤冠摘下来放在膝盖上,整个人都松快了。

    喜儿透过轿帘看着,道,“姑娘……”

    明妧摆手让她别出声,喜儿一脸无奈,不就一天么,最多这辈子也就经历两天,忍忍不就过去了,这要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啊。

    也不知道颠簸了多久,这一天对明妧来说,真是尝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刚到镇南王府所在街道,喜儿就敲花轿道,“姑娘,快到镇南王府了。”

    这是在提醒她赶紧把凤冠戴好,明妧硬是等了会儿才把凤冠戴上,把盖头盖好。

    噼里啪啦,鞭炮炸的人耳膜生疼,花轿停下,明妧坐端正了些,只听喜娘喊道,“新郎官射花轿!”

    砰砰砰!

    三箭射在花轿上,再就是新郎官踢轿帘,一双麒麟靴踢进来,之后应该是新郎官把明妧扶下来,但这不是真新郎,这一步就省略了,喜娘扶的她,然后握着喜绸迈进镇南王府。

    跨火盆,迈马鞍,喜儿扶着她进正堂。

    进屋之后,喜儿就道,“姑娘,世子爷在等你。”

    明妧走过去,楚大少爷楚墨枫把喜绸交给楚墨尘,道,“四弟,新娘我替你迎接回来了。”

    他的声音深沉动听,紧接着是楚墨尘醇厚如酒的声音,“谢谢大哥。”

    楚墨枫拍拍他肩膀,“你我兄弟,不必言谢。”

    楚墨尘一直站着,前来观礼的宾客觉得他实在没有这个必要,楚大少爷帮他把新娘迎回来,大可以帮人帮到底,替他拜天地,他却执意要自己来,总担心他会站不住,到时候摔倒。

    在大家提心吊胆中,拜了天地,楚墨尘坐上轮椅,赵风推着他和明妧一起被送进洞房。

    只是明妧进了新房,楚墨尘被人推走了,“喝酒去。”

    明妧坐在雕花紫檀木大床上,屋子里站着好几个丫鬟,周妈妈进来一人塞了一荷包,道,“让世子妃歇会儿。”

    丫鬟们道了谢,说了几句吉利话就退下了。

    “好饿……”

    明妧叫苦道。

    喜儿见一旁有许多吃的,就道,“奴婢给你拿吃的。”

    周妈妈将她拦下道,“要等世子爷回来一起吃,再等一会儿。”

    喜儿只好乖乖站在一旁,心疼的望着明妧,姑娘一天没吃东西了。

    周妈妈走上前,道,“方才镇南王妃身边的曲妈妈瞧见我,问丫鬟书房的床有没有铺好。”

    周妈妈也是人精一般的人物了,都到这会儿了,再问丫鬟床有没有铺好,这不明显是说给她听的,好让她给世子妃传话吗,要是不同意圆房的话,可以把世子爷轰书房去,书房有地方睡。

    明妧正愁待会儿睡觉怎么办,这屋子里就一张床,没想到镇南王府这么善解人意,她点头道,“我知道了。”

    刚说完,外面车轱辘声传来,守在屋外的丫鬟道贺道,“祝世子爷、世子妃夫妻恩爱,白首偕老。”

    “赏!”

    楚墨尘进来后,喜娘也跟着进来了,楚墨尘帮明妧掀开盖头,两人喝了交杯酒,然后说了几句吉利话就退下了。

    等人都走了,明妧就把凤冠摘下来丢给楚墨尘,“这么沉的凤冠,差点压断我脖子!”

    “不是越沉越好吗?”楚墨尘笑意点点。

    明妧坐下来,拿筷子夹菜道,“卖钱的话,那是越沉越好。”

    楚墨尘脸一黑,“你还打算把凤冠卖钱?”这女人是掉进钱眼里了吗?

    明妧凑到他身边嗅了嗅,“也没喝多啊,就是因为不卖钱,所以用不着这么沉。”

    算了,她说这么多做什么,人家镇南王府不差钱,反正也戴过了,不戴这么沉的凤冠,都不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轻松,明妧道,“你收好了吧,下回拿去祸害别的姑娘去。”

    大喜日子,楚墨尘觉得手心特别痒,有掐死人的冲动,她一定要时刻提醒他,她一年后能再从镇南王府出嫁的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