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喷饭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说完,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该吃吃该喝喝,别说,镇南王府的厨子手艺真不错,色香味俱全,见她吃的欢,楚墨尘怒气散了几分道,“这些菜都冷了,还吃什么,我让人给你换一桌热菜来。”

    “不用,”明妧无所谓道。

    楚墨尘没听她的,把丫鬟叫进来,可怜明妧才吃了几口,眼睁睁看着丫鬟把饭菜端走了。

    那可怜巴巴,恨不得跟着丫鬟一起走的模样,看的楚墨尘直郁闷,他进屋这么久,她停留在他身上的时间还比不上看丫鬟和饭菜的!

    很快,丫鬟就端了六菜一汤来。

    明妧大快朵颐,她和楚墨尘也算很熟了,再加上是真饿,拿出前世赶时间吃饭的速度,看的喜儿目瞪口呆,姑娘,在世子爷面前你好歹注意一点形象啊。

    看她吃的太快,楚墨尘怕她噎着,给她盛了一碗汤,凤眸带笑道,“不用吃这么急,这会儿时辰尚早,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圆房,为夫不急……”

    噗!

    明妧呛了喉咙,一咳嗽,一口饭全喷了出来,楚墨尘就坐在她对面,好巧不巧的喷了他一脸。

    喜儿呆若木鸡,看着楚墨尘的俊脸上全是饭米粒,脸黑成炭,喜儿吓的心扑通乱跳,明妧咳嗽不止,看着楚墨尘的脸,她也有点心虚,但这不能全怪她吧,谁让他乱说话了,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明妧吩咐喜儿道,“端水来,再叫丫鬟进来换一桌饭菜。”

    屋子里就有热水,喜儿端了铜盆来,明妧犯的错,少不得亲自动手弥补了,一点点的把楚墨尘脸上和身上的饭菜收拾干净,见他脸还绷着,明妧道,“等我吃饱就给你治腿可好?”

    温温柔柔的语气,就跟哄小孩子似的,楚墨尘却是听出威胁来了,再绷着个脸,她不治了。

    犯了错,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偏偏还拿她没辄。

    明妧不止没认错,喜儿叫丫鬟进来撤桌的时候,明妧拿帕子拍身上的嫁衣,偶尔拿小眼神瞪楚墨尘一眼,瞪的楚墨尘都没脾气了,这女人……

    明明喷了他一身,还让丫鬟误会是他喷了她一身。

    经过喷饭,楚墨尘不敢坐明妧对面,明妧也不敢再胡吃海塞,优雅的细嚼慢咽,等她吃完,饭菜都冷了。

    吃饱了,明妧吩咐喜儿道,“把我的金针取来。”

    其实楚墨尘的断腿不需要她施针,用药膏后过两月就能站起来,施针只是让他好的稍微快一点,只是他这么误会了,再加上当初四皇子还想娶她做侧妃,她实在不想嫁给他,这才将错就错。

    就这样收人二十万两,还白得一郡主身份,真的有点过意不去啊,不知道镇南王府还有没有谁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她帮忙看看,好歹良心稍安一点儿。

    明妧让喜儿搬凳子来给楚墨尘架腿,楚墨尘看着床榻道,“先扶我上床。”

    明妧警惕的看着他,她可没忘记他之前说圆房,她道,“上床做什么,就在轮椅上看就是了。”

    楚墨尘收回眸光,就看到明妧防备的眼神,心里有些不痛快,她那是什么眼神,活像他霸占了她东西似的,这是他的床,他道,“我不能先上床上坐着?”

    明妧手里拿着金针,道,“当然可以,只是我觉得没必要,一会儿还要扶你下来,多麻烦啊。”

    楚墨尘一听就知道明妧什么意思了,他道,“我晚上在这里睡。”

    明妧先一步坐到床上,把床霸占了道,“床是我的,你母妃给你另外安排的睡觉的地方,你睡书房。”

    虽然她也可以去书房睡,但她可以一年半载的窝在屋子里不去书房,但是他能不去书房看书吗?

    明妧相信镇南王妃做这样的安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她,对楚墨尘都好。

    楚墨尘的脸比之前明妧喷了他一脸的饭菜还要黑,他喊道,“赵风!”

    屋外,赵风推开窗户,闪身进屋道,“爷,你唤属下何事?”

    楚墨尘磨牙道,“母妃真的打算让我在书房住?”

    赵风望着楚墨尘道,“爷不知道这事?”

    楚墨尘想揍人了,他要知道,他还用得着问吗?!

    赵风以为赵烈禀告了,谁想到没有,他便回道,“本来王妃打算把世子妃安排在跨院住的,王爷觉得委屈了世子妃,就让爷住书房,把正屋给世子妃住。”

    继赐婚圣旨后,楚墨尘又一次被自家亲爹给坑了一把。

    明妧觉得镇南王实在是太太太好了。

    见楚墨尘一脸不快,明妧站在一旁,双眸含笑,“咱们做小辈的,还是听长辈的话比较好。”

    楚墨尘气笑了,明妧以为他会反驳的,谁想他道,“娘子说的对。”

    这么好说话?

    这厮是哪根筋搭错了吗?

    可楚墨尘不止顺着她,而且他推轮椅就走,连赵风都糊涂了,“爷,你不治腿了?”

    “明天再说。”

    真的走了?

    明妧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假药,实在不放心,吩咐喜儿道,“去看看。”

    喜儿连连点头,明妧坐到床上,就哈欠连天了,这一天,她实在是太累了,可是一躺下,后背就膈应的慌,床褥下面一堆枣子、花生、桂圆、莲子……

    明妧把东西都收拾好,喜儿进屋道,“姑娘,世子爷真去书房睡了。”

    “他没说什么?”明妧问道。

    喜儿摇头,“没说什么,只让丫鬟给他打了一盆热水。”

    这么好说话,这还是她认识的镇南王世子吗,明妧不放心,让喜儿把门栓上,然后沐浴了一番,就爬上了床,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白天累的慌,晚上睡的香,一觉睡到天大亮,还是被雪雁叫醒的。

    明妧坐在床上伸懒腰,外面喜儿端了铜盆进来,古怪道,“世子爷知道姑娘医术高超,他怎么还请太医进府啊?”

    明妧听的皱眉,问道,“怎么了?”

    喜儿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丫鬟从书房出来,急着叫人请太医。”

    世子爷住在书房,整个沉香轩,只有世子爷和姑娘才有资格请太医,姑娘没事,那不就是世子爷有问题吗?

    可世子爷有问题,他应该找姑娘才是啊,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