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眼瞎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掀开被子下床,雪雁伺候她洗漱,帮她梳好发髻。

    这边,明妧刚迈步出书房,那边镇南王府带着丫鬟急匆匆赶来,明妧福身给她请安,王妃朝她一笑,就迈步去书房了,明妧紧随其后。

    王妃心急如焚,一进门就问道,“怎么回事,眼睛怎么又看不见了?”

    明妧跟在后头,听到这一句差点没摔趴下,她就说他没那么好说话,果不其然在这里挖坑等着她呢。

    她嫁进来冲喜,结果他没有好转,好了的那只眼睛都瞎了,这不是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吗,他这是逼她求他呢?!

    赵风就站在床边,心急如焚道,“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世子爷从世子妃房间出来,没一会儿眼睛就开始胀疼,以为用热水敷一下就没事了,没想到早上起来就看不见了。”

    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明妧算是见识到了,楚墨尘那双妖冶凤眸笑意点点,哪像看不见的样子,可他说看不见,居然没人怀疑他在装瞎,这些人眼眶里装的当真是眼珠子吗,就是装玻璃珠也看出来了啊啊啊。

    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撒谎骗人,实在是过分,王妃这么关心他,他也忍心吓唬她。

    明妧走过去,打算戳破他的谎言,他不仁,就别怪她不义,结果她一靠近,楚墨尘就用手挡住眼睛,王妃急问道,“怎么了?”

    楚墨尘的回答,明妧差点没被口水呛死,“能看到一点亮光了。”

    王妃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楚墨尘就指着明妧道,“你过来帮我揉揉眼睛。”

    明妧暗磨了下牙,她算是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这厮绝对是属狐狸的,敢情她嫁进镇南王府,头一个宅斗对象就是他呢,偏偏这么多人看着,她不能扎他几针,让他真的瞎上几天。

    王妃看着明妧,明妧脸颊微红,慢步走过去,虽然是冲喜,但她毕竟是楚墨尘明媒正娶的世子妃,帮他揉揉眼睛不算什么。

    明妧抬起手来,帮楚墨尘揉太阳穴,印堂穴、鱼尾穴、四白穴……

    一边揉,一边龇牙咧嘴的瞪着楚墨尘,算你狠!

    揉了好一会儿,楚墨尘抬手把明妧的手挡住,王妃问道,“如何了?”

    楚墨尘忍住欣喜道,“母妃,我两只眼睛都能看见了。”

    说完,又看了明妧一眼,脸皮绷着,端着镇南王世子尊贵的架子道,“以后有劳世子妃每天给我揉眼睛一刻钟。”

    明妧狠狠的瞪了楚墨尘一眼,你不要太过分了,结果王妃看过来,明妧一脸笑意的点头应下。

    王妃高兴坏了,算命大师说的果然不错,冲喜管用,她问道,“腿有没有好一点?”

    楚墨尘摇头,赵成就道,“昨晚爷疼到半夜都睡不着,再加上书房睡不习惯……”

    曲妈妈站在一旁,看看楚墨尘,又望望明妧,以前世子爷晚上睡觉腿也没疼的睡不着啊,眼睛虽然没有好全,却也没有一觉睡起来就看不见过,怎么世子妃进门就这么邪乎了,难道是因为分房睡的缘故?

    新婚夫妻该蜜里调油,分房睡乃是敢情不合,这倒不像是冲喜了,更像是招煞气,曲妈妈在王妃耳边嘀咕了几句,王妃先是为难的看了明妧一眼,又看看楚墨尘,最后道,“那……还是搬回内屋睡吧。”

    楚墨尘嘴角一抹笑意流逝,快到来不及捕捉,只淡淡的,仿佛心不甘情不愿似的道,“母妃的安排,世子妃没有意见吧?”

    明妧蓦地想起了昨晚,她说的那句话:咱们做小辈的,还是听长辈的话比较好。

    这才一晚上,他就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

    还就还吧,偏那张俊美如妖孽,人神共愤,天怒人怨的脸上还一脸不情不愿,仿佛被人逼迫似的神情,就太招人恨了,好想扑过去掐死他,然后替他守寡六十年。

    楚墨尘能看见了,打着哈欠道,“好困,我再睡会儿。”

    说着他就躺下了,王妃见了道,“不能再睡了,老夫人他们都在松鹤院等着你和世子妃敬茶,一会儿敬茶回来,你睡多久都没关系。”

    楚墨尘一脸不愉快,道,“那母妃先走吧,我这就起了。”

    这算是答应先去敬茶了,王妃点点头,转身离开,明妧紧随其后,结果走了才一步,身后有慵懒的声音传来,“世子妃留下。”

    王妃回头看了一眼,嘴张了张,终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赵风把丫鬟轰走,自己也跳窗闪人,他和世子爷联手算计世子妃,他怕再不走,世子妃给他下毒啊。

    明妧粉拳攒紧,狠狠的剜着楚墨尘,结果楚墨尘胳膊抬起来,蔷薇色的唇瓣微张,吐出四个字来,“扶我起来。”

    明妧清澈的眸底火光噼里啪啦的燃烧,“你不会自己起吗?!”

    “腿断的,还没好,”他很认真的回答,顺带好心提醒明妧道,“待会儿敬茶晚了,可是会挨训斥的。”

    赤果果的威胁,她贝齿磨的嘎吱响,本该刺耳的声音,听到楚墨尘耳朵里却格外的动听,只听明妧恨恨道,“我就知道我是在与虎谋皮!”

    虽然很愤岔,但还是认命的过去扶他起来,连王妃都哄他早点去敬茶,她敢耽误吗,楚墨尘扶她手下床,凤眸夹带一丝魅惑笑意,道,“虽然你我已是夫妻,但娘子也无需这么真诚的告诉为夫你是只母老虎吧?”

    娘子?为夫?母老虎?

    她说自己与虎谋皮,她又嫁给了他,她不得是同一物种,又是雌的……

    明妧气的浑身无力,心底后悔的小泡直往上涌,深呼一口气,明妧笑意盎然道,“坦诚点好,这样接下来一年时间才能相处的更愉快,不是吗?”

    至于一年后……不好意思,姐姐不伺候了!

    方才还意气风发占尽上风的某男,碰到一年两个字,脸就黑成了锅底色,活像谁欠了他百八十万两银子赖账不还似的臭着一张脸道,“更衣。”

    屋外,赵风、赵烈、赵成三暗卫凑到一起,听到屋子里的对话,肩膀差点抖脱臼。

    世子爷和世子妃是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你们说,将来世子爷和世子妃谁会占上风?”赵风好奇道。

    “当然世子妃啊,”赵成自信十足。

    赵烈笑道,“这么笃定?”

    赵成看着屋内,成竹在胸道,“世子爷不打女人,可世子妃会下毒啊,这还有的比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