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讲究
    ,精彩小说免费!

    屋内,见明妧手忙脚乱的帮着穿衣服,楚墨尘脸越来越黑,“你是故意的,还是真就这么笨?”

    明妧想勒死他,她自己的衣服都不会穿,是雪雁和喜儿伺候她穿的,却要伺候他更衣,明妧把衣服丢给他,真是气糊涂了,他断的是脚,又不是手,“你自己穿吧,我不会。”

    衣服砸楚墨尘身上,然后掉在了地上,喜儿在一旁站不住了,赶紧过去把锦袍捡起来,随手拍了拍,就要帮楚墨尘穿上,楚墨尘脸更黑了,主子笨,丫鬟更笨,“不知道换一套新的吗?”

    她们初来嫁到,哪里知道楚墨尘的锦袍都放在什么地方的,而且地很干净,连灰尘都看不见,要不要这么爱干净啊。

    不过喜儿还是照办了,明妧双手环胸在一旁道,“当初在崖底,几天不洗澡不都过了,现在这么讲究。”

    楚墨尘看过来,想要说什么,最后忍着,示意明妧凑近一点,明妧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是好事,”楚墨尘眼里带笑。

    明妧不上当,“是好事,你就直接说就是了。”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随便能哄骗的,坚决不过去,只是又按捺不住好奇,这厮要和她说什么?

    明妧不过去,楚墨尘也就不说了,偏明妧好奇心被勾了上来,想着一会儿还要去请安,他也不敢过分,便走过去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墨尘看着她那双眼睛,澄澈清凉,如寒冬飘然而至的雪花般纯净,他低语了一句,明妧脸上腾起一抹红霞,拳头一握,朝他肚子凑了过去。

    这一幕,正好被进来的曲妈妈和喜儿看见了,两人齐齐一呆。

    喜儿率先喊出声来,“姑娘!不是,世子妃!”

    喜儿泪流满面,她就知道不能放世子妃和世子爷独处,她才走了多会儿,世子妃就动上手了,还被曲妈妈看见了,她们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啊?

    才出嫁就被轰出镇南王府,侯爷和夫人也会脸上无光,定北侯府也不会让她们回去,到时候……会不会流落街头啊。

    明妧回头看了一眼,就瞧见曲妈妈一副大白天活见鬼的表情,明妧想死的心都有了,转过身语笑嫣然的扶着楚墨尘,道,“相公,我刚刚那一拳力道够吗,你舒服了一点没有?”

    一边说,一边用手掐着他的腰肢,他要敢拆台,大家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明妧一拳头,就是吃奶的力气全使出来,也伤不了楚墨尘分毫,但他就是露出疼的龇牙咧嘴的神情,再见明妧娥眉修长婉约,琼鼻秀美挺直,两颊如天边绚烂的晚霞,清润的眸子带了些紧张和威胁,分外动人,只觉得有一只纤纤柔夷拿着鹅毛在他心间撩拨,痒痒麻麻的,挠不着浑身难受。

    见他不说话,明妧狠狠地剜了他一样,语气更轻柔了几分,怎么看怎么温婉如水,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来,“相公,你好点没有?要不要叫暗卫进来帮忙?”

    曲妈妈走上前来,楚墨尘淡淡一笑,眼底泻出妖魅的光芒,“好多了,有劳娘子了。”

    曲妈妈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世子爷要求的啊,她还以为世子妃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揍世子爷呢,也是她老糊涂了,世子爷虽然断了一只脚,可武功还在,世子妃手无缚鸡之力,世子爷一只胳膊就能将她掀出窗外,又怎么给她动手的机会,再说了,世子爷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哪有脾气好到被人打了还帮人圆谎的时候过?

    明妧回头望着曲妈妈,“曲妈妈来是?”

    曲妈妈和蔼一笑道,“王妃不放心,让奴婢过来瞧瞧,怎么世子爷衣裳还没穿好?”

    喜儿忙道,“方才锦袍掉地上去了,奴婢去拿了一套新的来。”

    曲妈妈点头,“赶紧伺候世子爷穿上。”

    喜儿忙帮忙,明妧方才揍了一拳头,心有余悸,表现的也很积极,虽然在喜儿看来,自家姑娘完全是帮倒忙……

    等锦袍穿好,曲妈妈转身出了门,楚墨尘看着明妧道,“娘子打算如何谢我?”

    明妧正帮他系腰带来,闻言,狠狠地一用力,“谢你?谢你个大头鬼!”

    喜儿在一旁,听到楚墨尘的闷哼声,只觉得心惊肉跳,她就知道那一拳头是姑娘揍的,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样的不舒服需要别人帮忙揍拳头,她上前小声劝道,“姑娘,这里是镇南王府,隔墙不止有耳,还有眼睛啊。”

    方才曲妈妈那神情,的确有些吓人,明妧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受惊了,她狠狠道,“是他活该,我揍人手也很疼好么!”

    她又不是喜欢揍人的人,是他恬不知耻,往她耳边吹风,还说什么虽然这里不是悬崖底下,但你可以正大光明的霸王硬上弓了。

    听听这叫什么话,她要想霸王硬上弓还用等到现在,给他一拳算是轻的了!

    还说的那么小声,那么厚的脸皮,难不成还怕窗外的暗卫听见,知道他们的主子爷是这么无耻之人吗?!

    喜儿眼眶微红道,“姑娘,奴婢胆小,你别吓奴婢啊……”

    咱们不受宠没关系,有吃有穿还有钱,日子照样过,可太岁头上动土会没好日子过的。

    喜儿说自己胆小,明妧更郁闷,这丫鬟胆小吗,她胆子比谁都肥,在悬崖底下怂恿她霸王硬上弓把生米煮成熟饭,以至于被楚墨尘逮到把柄的不就是她吗?

    明妧迈步要走人,想着曲妈妈可能在书房外,她又转身回头,把轮椅推了过来,用甜腻的能叫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唤了一声爷,楚墨尘嘴角都抽了下,“好好说话。”

    这声音的杀伤力比拳头还要大,明妧两眼一翻,“赶紧的洗漱、吃饭,再去敬茶。”

    书房有门槛,明妧和喜儿可推不动,少不得暗卫进来帮忙了,然后回内屋,等他们一走,曲妈妈就带人进来把床拆了。

    等拆完了床,曲妈妈心情好的进屋,明妧看到她进来,积极表现,把最爱的蛋饺送到楚墨尘嘴边,喂他吃,曲妈妈眉头狠狠地皱了下,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世子妃刚刚就用那双筷子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