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失礼
    ,精彩小说免费!

    她怎么能用自己吃过的筷子夹蛋饺给世子爷吃呢,别说世子爷有洁癖,就是寻常夫妻,这样做法也失礼啊。

    待会儿世子爷不给她面子,她不得难堪,曲妈妈打算走人,给明妧留点面子,转身之际看了一眼,结果她眼睛都睁大了,因为楚墨尘嘴张开,把蛋饺吃下去了。

    曲妈妈能不吃惊吗,从来不知道自家世子爷还会迁就别人,莫非世子妃真就那么邪乎?

    楚墨尘看着明妧一脸咬牙切齿的笑容,他看向曲妈妈道,“先坐会儿,喝杯茶。”

    雪雁赶紧端凳子来,曲妈妈笑着坐下,喜儿则奉茶,明妧想踹楚墨尘,这厮绝对是故意的,这么盯着,叫她怎么吃饭?!

    楚墨尘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这女人居然怕曲妈妈,他要不要找母妃要了曲妈妈来沉香轩,专门治她,免得隔三差五就揍他,想着楚墨尘道,“还要一个蛋饺。”

    你丫没长手,不会自己夹啊,明妧心底翻白眼,筷子还是伸了出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左右不过一年时间,三百六十五天,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拿了二十万两,海阔凭鱼跃,山高任鸟飞,哪管他吃成胖子还是瘦成竹竿。

    想到什么,明妧眸光精光一闪,飞快的给楚墨尘夹了好几个蛋饺,难得曲妈妈在,她要好好表现啊,“相公,你多吃点儿。”

    这女人……这么好说话,笑的怎么真诚,他怎么心慌慌啊,难道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她在饭菜里下毒了?

    楚墨尘看了曲妈妈一眼,眸底闪过一抹笑意,楚墨尘拿筷子给明妧也夹了点,两人你来我往,看的曲妈妈心情好的不得了,看世子爷和世子妃的感情多好,王妃还怕委屈了世子妃呢,要她看,这么好的感情,一年后,世子妃怎么可能会再嫁呢,早给世子爷添个小小世子爷了。

    外面,丫鬟进来禀告道,“曲妈妈,床要搬进来吗?”

    曲妈妈笑道,“不用了,搬走。”

    明妧杏眼圆瞪,手里夹给楚墨尘的豆沙包差点没掉下来,想狠狠地抽自己一耳光,她要积极表现个毛线啊,活生生的把自己给坑了,她能不能说把床抬进来?

    曲妈妈有些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来,道,“世子爷,奴婢先去松鹤院,你和世子妃吃完饭,就去敬茶,莫要耽搁了。”

    楚墨尘轻点了点头,曲妈妈笑着走了。

    等她一走,明妧就狠狠的瞪着楚墨尘了,“你故意的!”

    楚墨尘一脸无辜,脸上牲畜无害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扎眼,他夹起蛋饺道,“我可没要求你给我夹蛋饺。”

    明妧语噎,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还以为曲妈妈来只是催他们赶紧去请安的,却没想到是搬床的,而且还打算搬进屋来,明妧声音弱了几分道,“那你再叫她把床搬回来。”

    他有那么傻吗,“时辰不早了,吃完饭去请安。”

    楚墨尘不接招,明妧郁闷,她还吃的下去吗,这屋子里就一张床,看着床榻,明妧紧紧的咬着筷子。

    吃完早饭,又净了手,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去松鹤院,一路往前走,丫鬟婆子们看着他们,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明妧听了两耳朵,都在说她和楚墨尘关系好,明妧恨不得大声告诉她们,这都是假的,他们水火不容。

    推着楚墨尘从回廊上走,转角处,只见一男子走过来,容貌俊朗如谪仙,一袭月牙白云锦长袍,衬托的他长身立玉,如秋夜里那一弯高洁的明月,而且,还有那么点眼熟。

    他越走越近,明妧猛然想起来他是谁,等他靠近的时候,明妧把脑袋低下了,当初就觉得他看起来有那么点似曾相识,原来他和楚墨尘是兄弟,也是镇南王府的少爷。

    男子走过来,温文尔雅道,“四弟气色似乎没有昨儿好,四弟妹……”

    明妧手遮着脸,胡乱一福身道,“见过大哥。”

    她这样子,楚墨尘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皱,楚墨枫则道,“我还有事,先出府一趟,我的那杯茶,等我回来再喝。”

    他笑了一笑,转身离开,等走远了些,还回头看了一眼,不明白明妧为什么不见他。

    楚墨尘看着明妧,道,“大哥已经走了。”

    明妧轻呼一口气,道,“你们镇南王府的基因还真是不错,你大哥的容貌可丝毫不比你差。”

    楚墨尘眉头狠狠一皱,明妧说的基因他不懂,但夸楚墨枫容貌,他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大舒服,“所以,你看上我大哥了?”

    明妧瞅了他一眼,不懂他怎么就从一句很寻常的夸赞听出她看上人家了,许是因为年长两岁的缘故,楚墨枫俊朗之余多了两分稳重,这一点是楚墨尘比不了的,她道,“你大哥难道还没有娶妻吗?”

    明妧只是好奇一问,可这话听在楚墨尘耳朵里意味可就重了,都关心人家有没有娶妻,这不明显是看上了吗?

    楚墨尘轻哼一声,道,“我大哥年满二十,一年后,他早娶妻了,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明妧两眼一翻,她就没动过这样的心,又怎么死心,她有自知之明,她现在是楚墨尘的世子妃,回头嫁给他大哥,这叫什么,大哥娶弟媳妇,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不尴尬,除非他们远走高飞还差不多。

    一年后,她可以嫁任何人,除了镇南王府的嫡枝旁枝。

    见楚墨尘一副臭脸,明妧笑道,“我一年后才能再嫁,你现在就关心我嫁给谁,莫不是打算看在我们的交情份上,给我把把关,免得嫁个德行败坏的歪瓜裂枣?”

    楚墨尘气笑了,气的恨不得掐明妧脖子,他道,“在我没有娶世子妃之前,是没人敢来镇南王府求娶你的。”

    明妧想想也是,不过她又不着急,笑道,“等新世子妃进门,我就是想多待,她也不会答应。”

    喜儿和雪雁跟在身后,只觉得自家姑娘脑袋有坑,她怎么就不盼着和世子爷能长长久久的过下去呢,她比谁都清楚,世子爷能站起来,活蹦乱跳无病无痛,人家要不是摔断了腿,等着嫁给他的姑娘能从镇南王府排到京都外的十里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