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敬茶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楚墨尘好奇明妧什么时候见过楚墨枫,明妧才不说她女扮男装去岳麓书院的事,虽然暗卫可能早就禀告过了,两人进了松鹤院,然后进屋。

    见明妧推着楚墨尘进来,所有人眸光都落在他们身上,尤其是明妧,从上到下扫视了个遍,传言定北侯府嫡女木讷寡言,虽然事后她们都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却没想到模样不止标致,而且最难得的是身上那股叫人说不出道不明的韵味,从容不迫,嘴角一抹淡笑,恬淡如云,给人一种飘逸脱俗的美。

    楚墨尘俊逸,她柔美婉约,看上去宛如一对璧人。

    放着四皇子不嫁,选择嫁给一个断腿眼瞎的人,他们实在想不透明妧是怎么想的。

    在他们打量明妧的时候,明妧将他们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知道她嫁给楚墨尘,镇南王府就出现不少邪门事,她就知道镇南王府不是那么好嫁的,但楚墨尘比四皇子好说话一点,她嫁了。

    不知道她们和孙贵妃比如何,明妧刚这样想,那边一夫人看着指甲上凤尾花涂的鲜红丹寇,阴阳怪气道,“一坐半天,都腰酸背痛了,总算是来了,这杯茶还真是不容易喝。”

    明妧望向她,她穿着一身莲青色夹金线绣百子石榴花裙裳,头上戴着宝蓝吐翠孔雀吊簪,孔雀嘴衔着一颗露珠,晶莹剔透,她容貌姣好,但是眼角狭长,再加上唇瓣偏薄,稍显刻薄,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

    再看她坐的位置,她应该就是镇南王府三太太了。

    镇南王府有三房,长房就是以前的镇国公,是老国公原配嫡妻所出,难产而亡,王爷是老国公填房所出,在生下王爷不多久也溘然长逝,现今的老夫人是老国公的填填房,而且她另外一个身份是老国公原配嫡妻的同母胞妹,是长房的继母,也是亲姨母。

    想想二老爷,还是定北侯的亲弟弟,都觊觎兄长的爵位,心肠歹毒的痛下杀手,何况是镇南王府,不希望她嫁给楚墨尘冲喜,再正常不过了。

    他们不喜欢,但是王妃喜欢啊,尤其先前楚墨尘在书房睡了一夜,早上起来就双目失明,王妃更是坚信明妧能把楚墨尘冲好,她道,“快上前给老夫人敬茶。”

    明妧推着楚墨尘上前,丫鬟拿了蒲团来,明妧跪下给老夫人敬茶,楚墨尘因为腿脚不便,就没有起来了,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想起来,毕竟昨天拜堂他是亲自行礼的。

    老夫人接了明妧奉上的茶,看着明妧道,“模样标致,气质也不错,但我老婆子实在眼拙,京都大家闺秀也不少,怎么就只有你能把世子冲喜给冲好?”

    这叫她怎么回答,她会医术啊,明妧想了想,很认真的回道,“大概是因为猿粪吧。”

    想想她坠落崖底,和喜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然后楚墨尘就掉下去了,还正好被她们给救了,说没有猿粪,谁能相信?

    老夫人眸光在明妧脸上多停留了几秒,眉宇间淡如春山,气质却如九天皎月,含笑的眸子没有丝毫怯懦,背脊也挺的直直的,老夫人暗暗心惊,这气度在京都一众大家闺秀中怕是也难找到一两个与她比肩的,就是她那名冠京都的三妹妹,如今的四皇子妃,以及苏家姑娘,比之她只怕也稍逊一筹。

    想到冲喜,老夫人不着痕迹的斜了楚墨尘断腿一眼,笑意未达眼底道,“既然有缘,希望世子能早日站起来。”

    她说了一句,掀开茶盏盖轻轻的拨弄了一下,先后喝过楚墨尘和明妧敬的茶,赏了明妧一对羊脂玉镯。

    敬过老夫人之后,就是敬王爷和王妃了,本来该楚墨尘敬王爷,明妧敬王妃,偏偏楚墨尘不按常理出牌,他敬王妃,对王爷的意见和不满都在那一盏茶中了。

    两次坑他,坑的他人生四大喜之一的洞房花烛夜在书房里头睡,他现在看王爷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明妧在心里翻白眼,她挺喜欢王爷的啊,便跪下来给王爷敬茶,王爷儒雅俊美,单看容貌真的看不出来他是赫赫有名的将军王,更看不出他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砍掉亲儿子首级的狠心父亲,他喝了茶,把见面礼给明妧。

    嗯,原本王爷准备的是一块墨玉,给楚墨尘的,明妧戴着不合适,楚墨尘不按常理出牌,导致王爷只能随机应变,以至于最后便宜了明妧,王爷摸出一张银票给她当见面礼,足足一万两。

    阔气,随随便便身上都带一万两。

    可王爷能变,王妃却是不能啊,她准备了一套头饰,身上又不带银票,那些玉簪手镯啊,给楚墨尘不合适……

    虽然楚墨尘敬了王妃茶,但是,王妃的见面礼还是给了明妧,把楚墨尘给郁闷的,尤其明妧收了双份礼,瞥过来的那暗自得意的小眼神,就更郁闷了。

    更叫他郁闷的还在后头呢,敬过王爷王妃之后,再就是大老爷和大太太。

    明妧就当镇南王府的规矩和旁人家不一样,直接敬大老爷,楚墨尘只好敬大太太了,嗯,茶是敬了,但是所有的见面礼都收归明妧囊中,楚墨尘毛线都没收到。

    大太太看着喜儿端着的托盘,放满了东西,眸底微闪,世子妃比他们想的要聪慧的多,当着所有人的面不着痕迹的占尽了便宜,踩的世子都没话说。

    而在镇南王府,世子和王爷关系是最不好的,一部分是因为从小管教严格的缘故,一部分是因为兄长被杀,世子妃踩着他,正中王爷下怀,没瞧见王爷眸底的赞赏吗?

    不过世子妃怕是要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亦或者她只是打算待够一年,捞够了好处拍拍屁股走人的,那世子的不愉快她可以置之不理。

    给长辈敬茶后,再就是平辈,镇南王府大少爷楚墨枫方才见过了,二少爷也就是楚墨尘的亲哥哥被杀,二嫂是东王府琅嬛郡主,许是因为孀居的缘故,并没有来,明妧便绕过她给三少爷敬茶。

    再就是几个小辈过来给明妧见礼,喊她四嫂。

    屋子里其乐融融,王爷起身道,“敬完茶了,都散了吧。”

    他还有事要忙,迈步就要走,结果曲妈妈喊住他,态度恭谨有礼道,“王爷,方才东王府派人送了帖子来,说是东王爷和东王妃要来,有事和您还有王妃商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